财长刘昆两提政府压减一般性支出力争10% 释放什么信号?
财经

财长刘昆两提政府压减一般性支出力争10% 释放什么信号?

2019年08月25日 11:40:28
来源:第一财经

财政收入日趋紧张,政府决心压减一般性等不必要支出。

近日,财政部部长刘昆在向全国人大作今年以来预算执行情况报告,提及下一步重点财政工作时,要求坚持政府过紧日子。

“中央财政带头压减一般性支出,除刚性和重点项目外,其他项目支出平均压减幅度达到10%。在严格落实年初既定的一般性支出压减5%的基础上,有条件的地方要进一步加大压减力度,力争达到10%以上,把节省下的资金用于支持重点建设和民生改善。”刘昆说。

第一财经记者注意到,这是刘昆在两个月时间里,第二次在全国人大常委会作报告,提及一般性支出力争压减10%以上。这意味着在当前经济下行压力加大,财政收入困难,各级政府将比年初用更大力度压减不必要支出,过紧日子来支持减税降费,减轻市场主体负担,让企业过好日子。

政府预算专家、上海财经大学邓淑莲教授告诉第一财经记者,官方预算科目中没有一般性支出概念。它主要指党政机关维护运转或是履行职能所需的费用,不仅包括“三公”经费,还包括办公楼和业务用房建设及修缮费、会议费、差旅费等。

而重点专项支出,则指落实到特定事项和对象的非行政开支,如各类建设发展专项等。

受减税降费政策带来的减收,以及经济下行压力加大,今年财政困难十年内罕见。

财政部数据显示,前7个月,全国一般公共预算收入约12.56万亿元,同比增长3.1%,增幅同比回落6.9个百分点。其中最为核心的全国税收收入增长仅0.3%,增幅同比回落13.7个百分点,创十年来新低。在全国31个省(自治区、直辖市)中,11个省收入下降,十分罕见。

预算法规定量入为出、收支平衡,今年地方财政收入下滑,支出势必也要下滑。而财政取之于民,用之于民,民生类支出必须保障,因此政府一般性支出、跟民生无关的专项支出成为压减对象。

由于地方早已预计到今年大规模减税降费,因此年初地方普遍提出压减一般性支出5%,也有少数省份将目标定在10%。

但2万亿元减税降费政策还是超出地方预期,减收也比年初预计来得更猛,仅上半年新增减税降费11709亿元。因此不少地方提高了一般性支出压减比例。

比如,江苏省财政厅厅长储永宏近期表示,下半年要进一步压减一般性支出,压减幅度达到10%以上。上海市财政局局长过剑飞近期也表示,进一步加大一般性支出压减力度,力争使各市级部门和各区全年压减幅度由年初的5%提高到10%以上。陕西和新疆在提及下半年重点财政工作时,要求今年各级各部门压缩一般性支出一律不得低于5%,力争达到10%以上。

刘昆两个月内两度要求地方加大压缩一般性支出力度,预计未来更多地方会加大压减力度。

全国各级政府压减一般性支出规模很难测算,但一些地方也给出具体数字,一窥情况。

陕西省财政厅预计全省今年压缩一般性支出18亿元。陕西去年全省地方财政收入约2243亿元,一般性支出压减金额占当地财政收入比重约0.8%,尽管比重小,但绝对金额仍是一笔可观的数字。

重庆市财政局公开消息称,重庆今年压减一般性支出、取消低效支出的力度超出想象。年初全市统一压减一般性支出5%,5月份再对市级一般性支出、重点专项支出分别按5%和13%压减,总额55亿元。“尽管各方面对政府今年的‘紧日子’早有预期,但当方案与各单位一一见面、一笔一笔压减时,很多人还是忍不住惊叹。”

重庆市是全国11个财政收入下滑省市之一。今年1~7月重庆市一般公共预算收入完成1369.1亿元,下降7.3%,根据重庆市统计局数据,这是1994年以来的重庆首次出现收入下滑。这次压减的55亿元开支,占2018年当地一般公共预算收入比重为2.4%。

压减一般性支出直接触动部门利益,因此一些地方坦言压减过程比较难。比如,浙江省磐安县2019年上半年预算执行情况的报告称,今年一般性支出应比上年压减5%以上。从上半年执行来看,不但压减支出十分困难,反而要求追加预算的项目非常多。今年以来县财政部门陆续收到各预算单位要求追加预算的报告40多项,共计1.5亿多元。

刘昆在上述报告中要求,硬化支出预算执行约束,严控预算追加事项,坚决禁止违反预算规定乱开口子。

中国政法大学财税法研究中心主任施正文曾告诉第一财经,目前各地加大力度压减一般性支出必要可行,向市场传达了政府与市场同甘共苦,过紧日子的决心。

压减政府支出并非今年权宜之计,政府过紧日子将是常态。刘昆近日撰文称,要把党和政府过紧日子作为财政工作长期坚持的方针,切实贯彻和体现到财政改革发展的全过程和各方面,开源节流、精打细算,行简约、倡简朴、戒奢华,当好“铁公鸡”,打好“铁算盘”。

虽然政府在大力压减一般性支出,但与民生相关的支出仍力度不减。目前地方政府将把这笔省下来的资金,优先用于落实“三保”(保工资、保运转、保基本民生)支出、支持打赢三大攻坚战等重点事项。

刘昆在前述报告中,也要求各地严把支出政策关口,强化财政可承受能力评估,凡是不具备实施条件、超出财力可能的支出政策,一律不得实施。地方要统筹转移支付资金和自有财力,按照“县级为主、省级兜底”的原则,在优化支出结构上多下功夫,坚持“三保”支出在财政支出中的优先顺序,坚持国家标准的“三保”支出在“三保”支出中的优先顺序,切实保障“三保”支出需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