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药企业半年报透视:龙津药业销售费用占营收74%

中药企业半年报透视:龙津药业销售费用占营收74%

2019年08月28日 09:57:07
来源:21世纪经济报道

2019年上半年对于中药企业来说并不平静。

龙头企业“黑天鹅”事件频出。康美药业货币资金虚增300亿的财务造假、葵花药业原董事长涉嫌故意杀人、步长制药“斯坦福”招生丑闻等事件让人“大跌眼镜”,引发一片哗然。

另一方面,从辅助用药重点监管,到财政部77家药企穿透式查账,以及医保目录调整一系列政策面调整,均为规范行业发展提供新的方向。

多方承压之后,部分中药企业先后交出2019年上半年报成绩单。纵观各个企业业绩情况,两极分化趋势明显,部分企业仍表现强劲增长态势,但如东阿阿胶、龙津药业等则出现营收大幅下滑。销售投入层面,尽管超过营收占比50%仍为常态,但仍有部分企业研发增速显著,加大转型力度。

对中医药来说,如何发挥中药应有作用,规范发展成为药企和行业共同面临的新挑战。

华南某上市中药企业人士对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表示:“对中药企业来说,随着一系列管控加强,行业洗牌已经成为不可逆的趋势,以目前的趋势来看,以往中药企业的发展主要通过并购的方式,而未来OTC领域可能争夺更加激烈,对于研发来说,由于中药的特殊属性,中药企业转型生物药研发管线储备也成为一定趋势。传统中医药企业转型生物药研发并非个案,九芝堂、天士力、步长制药等为代表的上市药企纷纷布局生物药领域,其中抗肿瘤药物、干细胞药物均是热点。”

业绩两极分化

片仔癀2019年半年报显示,公司实现营业收入28.94亿元,同比增长20.40%;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7.47亿元,同比增长20.89%。业绩增长的原因系母公司漳州片仔癀药业股份有限公司、控股子公司厦门片仔癀宏仁医药有限公司(合并)及子公司福建片仔癀化妆品有限公司(合并)的销售收入增加所致。

值得注意的是,片仔癀与上海家化合资的子公司扭亏,片仔癀化妆品子公司实现净利润5735.83万元,同比增长281.13%。

尽管爆出原董事长涉嫌故意杀人丑闻,葵花药业2019上半年的业绩仍稳中有升:2019半年报显示,葵花药业上半年实现营业收入23.87亿元,同比增长2.18%;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3.06亿元,同比增长8.03%。

OTC业务占据优势的华润三九2019年上半年则实现营业收入71.67亿元,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17.22亿元,同比增长108.39%,成绩亮眼。

但中药龙头股上半年成绩单并非都是“优等生”,业绩呈现两极分化趋势。

其中,东阿阿胶12年以来第一次交出来负增长的成绩,2019年上半年营业收入18.9亿元,同比下降36.69%;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净利润为1.93亿元,同比下降77.62%。

其他部分中药企业也出现净利润下跌。如龙津药业净利润同比大幅下降87.8%,此外,通化金马下降15%,信邦制药下降40.5%,康恩贝下降24.4%,贵州百灵下降19.2%。

华东某中型券商医药分析师向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指出:“中药行业洗牌加剧是必然趋势,目前的2019年半年报还暂未受到今年上半年以来政策面的持续影响,具有一定滞后趋势,往后的洗牌分化很有可能更甚。一些以往的龙头白马股也有可能出现分化。”

加大研发投入

而对中药企业来说,与轻研发形成鲜明对比的是销售费用占比总营收的居高不下。长期以来销售支出占营收超过50%,而研发支出占营收不到5%成为常态。

Wind数据显示,71家上市中药企业中,2018年销售费用占营收比例超过50%的有15家;而研发费用占营业收入比重超过5%仅有9家。

从目前已公布2019年半年报中药企业来看,这一趋势也并未改变。

龙津药业、中恒集团、大理药业、通化金马销售费用占总营收高达74%、65%、62%、60%,居前列。济川药业、康恩贝等行业龙头也均达50%以上。

今年以来随着政策面的持续冲击和引导,尽管研发费用仍占比较低,但可发现半年报中有不少企业研发费用同比增速较快,从而窥见中药企业转型之“苗头”。

以片仔癀为例,公司2019年上半年研发费用为5211万元, 同比增长86.88%,研发费用占营收比为1.8%。

同仁堂2019年上半年研发费用为4450万元,同比增加51.44%,研发费用占营收比为0.61%。半年报披露研发费用的大幅度增加主要是科研项目投入增加所致。

东阿阿胶上半年的研发费用为1.131亿元,同比增长47.29%,研发费用占营收比为5.97%;丽珠集团2019年上半年研发费用为2.88亿元,同比增加18.24%,研发费用占营收比为5.83%。

此前就有业内人士指出,中药企业的研发投入一般分为两种:一种是在老产品的优化升级和功能效用再开发,另一种是开发新的产品。国内的中医药企业更多是在“吃老本”,一直在卖之前传统的经典名方,或者前几年批准的产品,因此更多的是存量的市场。这也导致了中药市场轻研发、重销售,研发转型向生物制药管线倾斜成为趋势。

行业转型承压

今年以来,中药行业优化政策导向也愈发明显。

6月4日,财政部组织对77家药企进行会计检查,其中中药生产企业33家,占比超过化药和生物制药企业。此次检查中,国家医疗保障局全程跟进。国家医保局负责制定医保目录和医保支付的标准。

8月21日,国家医疗保障局公布2019版医保目录,中成药品种增加到1321个,与西药的1322个并驾齐驱。

此前7月1日,卫健委首次公布首批国家重点监控合理用药药品目录,包括小牛血清去蛋白、鼠神经生长因子、长春西汀、核糖核酸等在内的20个药品被重点监控,都被踢出医保目录。

同时,国家医保局明确要求,目录中的中成药和中药饮片品种,应当参照《国家卫生健康委关于印发第一批国家重点监控合理用药药品目录(化药和生物制品)的通知》(国卫办医函〔2019〕558号)的要求,由具有相应资质的医师开具。

这意味着西医药师、医生开具中药处方将被严格限制范围。“禁止西医开具中药处方的政策影响对行业来说的实际冲击可能最大,与目前西医大量开中成药的现状有关,此类政策对企业今后的影响可能更大。”前述分析师向记者指出。

而对中药的争论也一直未曾停止过,学术界一直有声音认为,中药有农产品属性,不可能随着需求的激增而迅速增长。违背自然规律施用化肥、缩短种植周期,产出的药材质量和安全性都无法达标。

而今年以来除了中药原本的争议之外,龙头中药企业频繁爆雷再次引发多方关注。《“健康中国”2030规划纲要》里明确指出中医药需要在“治未病”中发挥主导作用、在重大疾病治疗中发挥协同作用、在疾病康复中发挥核心作用。

中药来源于大自然,很多品种属于药食两用。延伸发展中药,以“治未病”为目标,延伸回归为以养生保健为核心,走大健康路线,如食品、保健食品、日化、药妆等品类或许成为中药企业今后发展破局之道。

(编辑:张伟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