华谊、光线、华策业绩骤降  影视大佬上半年缘何这般难过
财经

华谊、光线、华策业绩骤降 影视大佬上半年缘何这般难过

2019年08月30日 16:46:27
来源:北京商报

如果用四个字形容影视大佬们上半年的日子,没有比“我好难过”四个字更为贴切。截至8月30日,包括华谊兄弟、光线传媒、华策影视、北京文化在内的多家影视大佬,纷纷亮出了上半年的成绩单。除华录百纳因新剧发行业绩扭亏为盈外,其他多家公司均出现了业绩下滑,其中,华谊兄弟、光线传媒、华策影视三家净利骤降。究其原因,多为报告期内影视作品数量减少、电影票房不及预期所致。今年以来,无论资本还是制作方,都开始谨慎入局,一方面是受到市场环境整体低迷的影响,另一方面则是高昂的制作成本让从业者始终难逃负重前行的窘境。

几家欢喜N家愁

接连4天,17家影视上市公司纷纷对外发布2019年半年度报告,将今年以来的经营情况公开在众人眼前。然而,相继展开的一系列数字,并难以让从业者放松下来。

北京商报记者初步统计发现,在这16家影视上市公司中,共有12家公司的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同比下滑,占比达到约七成,且以上公司少则净利润较上年同期减少一两成,多则大幅下滑数倍,甚至还有部分公司在今年上半年出现同比由盈转亏,且亏损规模在亿元以上。

以ST中南为例,数据显示,该公司在报告期内共实现营业总收入3.3亿元,同比下滑43.53%,而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则为亏损1.4亿元,较上年同期减少408.52%。与此同时,华策影视也是同比由盈转亏的一员,不仅营业总收入比上年同期减少57.7%,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则同比大幅下滑120.14%,为-5826.45万元。

而曾投资《流浪地球》、《战狼2》等多部爆款电影,被称为“黑马”的北京文化,也难逃亏损,并在2019年半年报中指出,营业收入为6211万元,同比下降79.54%,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则为-5560万元,较上年同期下降225.7%。除此以外,华谊兄弟的亏损规模相比其他影视上市公司相对较大,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为-3.79亿元,较上年同期下滑236.75 %。

或许是受到业绩报的影响,8月30日部分影视上市公司的股价也出现下滑,截至北京商报记者发稿时,北京文化的股价下降了1.51%,华策影视的股价则较前一日下滑2.74%。在新元文智创始人刘德良看来,观影人次的下降直接影响了几大电影公司的票房成绩,今年上半年,与《复仇者联盟4》等进口片的火爆上映情况相比,国产片的表现稍显弱势,电影公司的业绩自然受挫,“除《流浪地球》外,上半年鲜有引起广泛影响力的头部国产影片,而这些头部影片才是电影企业提振业绩的砝码”。

高成本、高库存

在众多年报中,每每提及业绩缘何不佳甚至亏损,“受大环境影响”这个原因算是出镜率最高的。在整体大环境不及往年的情况下,高成本、高库存使大多数的影视上市公司都在负重前行。

以光线传媒为例,半年报中披露的主要财务数据显示,今年上半年该公司的营业成本为11.5亿元,同比增长了195.78%,光线传媒对此表示,主要是本报告期电影成本增加所致。与此同时,据光线传媒各产品的财务数据可以发现,电影及衍生品一栏中的营业成本达到10亿元,同比增长314.41%,远超电视剧和游戏及其他业务。

与此同时,电视剧公司也纷纷在为缓解此前的高成本而进行布局。其中华策影视在半年报中指出,2019年上半年,文化影视行业仍处于行业调整周期。自上一年度政策层面规范行业秩序以来,产业链上下游价格逐步回归理性。由于影视剧项目制作周期较长的特点,出现了公司规模化的前期投入处于相对高成本阶段,播出则处于价格相对理性阶段的情况,导致该部分项目的利润空间受到较大影响,毛利率下降。同时,为积极应对行业变化、为下一轮高质量发展做好准备,公司对内部组织和团队进行了调整和优化,由此导致的成本控制成果需要一定的时间方能体现。

值得注意的是,对于电视剧市场而言,尽管新剧数量有所减少,但“供大于求”仍是国内电视剧市场的现状。据前瞻产业研究院的数据显示,2018年全年获得备案许可的电视剧达到1163部、45731集,但2018年包含互联网渠道播出的新剧数量共为382部。也正是由于电视剧制作公司筹备的项目量远高于播放量,使得不同公司或多或少都存在着库存。

影评人刘畅对此表示,从市场环境来看,今年以来,影视市场处于艰难的行业调整期,对于电视剧市场来说,在市场日趋规范的过程中,所有的价格体系也都在随之调整,买卖双方对于电视剧交易都更谨慎,无论是上市公司还是中小企业,大都仍处于负重前行的状态。而对于电影市场而言,由于上座率下降、加上优质报款影片的稀缺,导致整个电影市场的活跃度都不及往期,因此业绩受到影响自然也在情理之中。

亏钱不能只怪大环境

“反观那些业绩增长的影视公司就能看出,亏钱不可能只因为大环境。”制片人孙畏强调。

尽管从影视上市公司的整体业绩情况来看,业绩下滑的占据多数,但仍有公司可以稳定自身的业绩表现。以华录百纳为例,对于业绩大幅增长,华录百纳方面表示,报告期内,公司经营收入主要来源于新剧目发行、过往剧目的二轮发行、主流卫视晚会类节目的内容营销以及媒介资源的硬广项目投放等。利润较前期大幅增长主要系报告期内公司积极开拓并新增大客户所致。

而不断被从业者认为经营压力较大,仅能有少数盈利的影院领域,也有公司能实现业绩增长。其中,上海电影在今年上半年营业收入和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均为增长的状态,且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较上年同期增长16.42%。对此,上海电影方面表示,报告期内的业绩增长则是因为旗下连锁影院“SFC上影影城”的经营效率依然远超行业平均水平,单银幕产出、单座位产出两项核心指标具有很高的市场竞争力。

此外,更有多家公司已根据市场情况进行成本上的控制,且中视传媒在年报中明确指出:“针对影视剧行业竞争不断加剧的市场现状,为控制影视业务经营风险,公司继续对影视剧投资项目及投资规模严格把控”。

“在经济大形势整体不佳的情况下,上市公司如果能够及时做好成本控制,适度开拓新的业务板块,拓宽收益渠道,也是能够达到在逆势中稳定业绩的效果。”孙畏如是说。

北京商报记者 卢扬 郑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