同业监管趋严:一则传闻扇动债市起落,哪些银行受影响?
财经

同业监管趋严:一则传闻扇动债市起落,哪些银行受影响?

2019年08月31日 17:51:59
来源:证券时报网

原标题:同业监管趋严?一则传闻扇动债市起落,政金债成关键,哪些银行受影响?会引来抛售吗?

在银行同业监管再起波澜!

8月29日,一则传闻在市场流传,银保监近日下发同业监管文件,提出同业资产和同业负债的相关监测指标及参考标准。30日,监管人士表态称,市场对此理解有误,起因或为误解了政金债作为同业投资子项目填报“1104报表”。

消息往返之间,债券市场波动加大。8月29日,10年国债期货主力合约收涨0.32%,创8月5日以来最大涨幅,盘中最大涨幅0.51%。30日,涨幅全部抹去,主力合约跌0.35%。而在于国债二级市场上,政金债和国债之间的利差也有所拉大。

现在,政金债是否属于同业资产?这一问题引起业内广泛关注。一旦纳入同业资产,会对债券市场产生哪些影响?多位证券公司固定收益部门表示,加强同业监管的最终目标仍是减少资金空转、增加实体经济融资比重。

当前,国内货币政策传导路径仍待疏通,特别是信用债重返刚兑信仰,配置需求被倒逼集中在国企和央企身上。目前央企信用利差也达到2016年的最低点附近,地方国企信用利差较2016年最低点还有25bp左右空间。

近期3MShibor和回购利率低位倒挂,这意味着银行资产扩张的能力在下降,也意味着实体经济融资需求在过去的一到两个月内,出现了比较明显的收缩,银行重新面临“资产荒”,而央行持续短期利率锚定在2.6%左右,成为10年期国债收益率进一步下行的重要限制因素。而同期对比美国国债市场来看,其收益率下滑可谓相当顺畅。

一天大涨一天大跌,传闻扇动市场起落

受一则同业传闻影响,8月29日和30日,债券市场风起云涌,政策性金融债和国债走势几乎要分道扬镳。

8月30日,受消息影响,国债期货全线低开,随后一路震荡走低,午后持续保持弱势。截至下午收盘,10年期国债期货主力合约跌0.35%,5年期主力合约跌0.20%,2年期主力合约跌0.07%。

8月29日,一则传闻在市场流传,银保监近日下发同业监管文件,提出同业资产和同业负债的相关监测指标及参考标准。8月29日,10年国债期货主力合约收涨0.32%,创8月5日以来最大涨幅,盘中最大涨幅0.51%。银行间政金债与国债走势分化,政金债收益率大幅上行约5bp,而国债收益率大幅下行。

随后,有媒体引用监管人士说法士表示,政策性金融债监管口径近期并无变化,市场对此理解有误,起因或为误解了政策性金融债作为同业投资子项目填报“1104报表”。 但是,最终政金债是否纳入同业投资,需要继续关注后续监管进展。

是否纳入同业监管成焦点,国开与国债利差走扩已成必然

现在,政金债是否属于同业资产?这一问题引起业内广泛关注。一旦纳入同业资产,会对债券市场产生哪些影响?

太平洋证券固定收益部门分析师张河生:

银监体系每月向央行上报数据的 1104 报表中政金债是作为同业投资子项目存在的,市场据此 认为政金债属于同业资产范围。结合 127 文的明文规定,政金债大概率属于银行的同业资产,对同业资产的限制也会影响到银行对政金债的配置行为。

申万宏源证券固定收益部门研究员孟祥娟:

政策如果再度加强同业监管,最终目标仍是减少资金空转、增加实体经济融资比重,预计未来信贷占比将有所增加,但效果仍需观察。此前也指出过,当前宽信用传导的问题,除了价格、资金,还有金融机构风险偏好降低的问题,在经济下行期企业盈利下行违约风险加大,资金偏向于向安全资产集中。

江海证券首席经济学家屈庆团队:

问题的关键并不是政金债的变化,而是这次政策意图在于逐步压降同业规模及占比,并对不同监管评级的银行做出限制,倒逼资金投放到实体经济中,疏通货币政策传导机制,推动宽信用提振经济。如果是这个角度看,不仅仅是对政金债,对国债也会产生一定的压力。

哪些银行会受影响?会引来市场抛售吗?

太平洋证券固定收益部门分析师张河生:

我国商业银行的一级资本净额为16.7 万亿,其中上市的国有大行与股份制银行一级资本净额为 11.4 万亿,那么小银行一级资本净额约 5.5 万亿。 根据同业资产最多不得超过一级资本金额的 5 倍规定,小银行持有的同业资产不得超过 27.5 万亿。 而中资小银行资产结构中对中资小银行与非银金融机构的债权 各为10 万亿,还剩余 7 万亿的空间。

从债券托管数据可知,我国城 商行、农商行等小银行持有政金债共计约 3.6 万亿,它们目前没有必要大幅抛售政金债。

申万宏源证券固定收益部门研究员孟祥娟:

是否会引发持续抛压? 对这种情景下的同业资产抛压进行了大致测算: 商业银行三项同业资产加上持有政金债、同业存单,除以一级资本净额的倍数分化较大。 全国性商业银行和城商行压力整体可控,在2倍以内,但农商行略有压力,倍数略超5,假设将农商行倍数设置在5倍左右,则抛压整体可控,短暂调整之后即可消化。 但如果将农商行的倍数控制在4倍以内,则同业资产或者政金债、同存的抛压可能将在8600亿元以上。

江海证券固定收益部门屈庆团队:

总体来看商业银行同业投资占比不高,但农商行已触及监管红线。 根据2018年底数据计算,全国性商业银行、城商行和农商行的平均同业投资与一级资本净额比值为145.49%,远低于监管要求,这说明整体压力不大。

但是看具体的结构,还是有压力,例如农商行的评级相对较低,多数采用300%的监管指标,而农商行的同业投资与一级资本净额平均比值为386.09%,远超300%,未来将面临较大的监管压力。 从农商行同业资产的结构来看,同业存单占比超过50%,是未来压降的重点方向。

此外,个别城商行有较大压力。 根据2018年底数据计算,有30多家银行的同业资产(不包含同业存单)/一级资本净额大于300%,其中有30家城商行,突出的问题就是应收款项类投资占比过高,甚至部分城商行超过90%。 如果把同业存单计算在内,设城商行的同业资产/一级资本净额为300%,将有更多的城商行同业投资占比超过300%,届时这些城商行持有的SPV面临赎回的压力,因此未来公募基金,券商资产管理计划都可能面临赎回的压力。 实际上,去年债券牛市叠加公募基金的免税的优势,很多公募债券基金本质上是银行的自营盘。

国开与国债利差走扩已成必然

太平洋证券固定收益部门分析师张河生:

虽然小银行目前无需大幅抛售政金债。 但是在增量配置上,国债与地方政府债会成为更有吸引力的对象。

政金债的投资者结构中非银金融机构占比较高,但是最大主体仍然是商业银行,一个作为配置盘的最大参与者 在增量市场中不再积极,只有政金债的供给大幅下降才不会影响非银金融机构的交易盘。 未来国开与国债的利差走扩可能是大趋势,不过 由于政金债的准国家信用仍然存在,其利率走势仍然同国债趋同,取 决于基本面与流动性的变化。

申万宏源证券固定收益部门研究员孟祥娟:

如果将政策性金融债被纳入同业投资管理,短期肯定利好国债和地方政府债,利空政策性金融债和同业存单,两边利差会走阔; 增加约束之后,未来政金债与国债的利差中枢也会较以往有所提高。

央行中性基调让国债牛市逡巡不前,银行资产荒仍然持续

尽管上述市场传闻推动下,10年期国债期货价格一度逼近新高,但是在现货二级市场上,10年国债活跃券收益率下探突破3%关键点位后,市场持续逡巡不前,做多情绪持续不足。

而在政金债方面,过去两周收益率也有所回调。8月29日,政金债受到纳入同业管理消息影响,收益率出现明显上行。

江海证券首席经济学家屈庆团队:

8月以来长端利率持续窄幅波动的直接原因就是短端利率不下反上,使得收益率曲线进一步平坦化,限制了长端利率的下行空间。 那么短端利率为何下不去呢? 主要原因就在于7月中旬以来,在银行体系流动性风险有所缓和后,央行一直维持偏中性的货币政策基调,通过公开市场操作将资金利率的中枢水平锚定在2.6%左右,这就事实上定下了短端利率的波动区间下限。 一旦短端利率被资金利率锚定,那么长短端利差压缩到极限后,短端利率就成为了限制长端利率下行的重要因素。

中信建投证券首席经济学家张岸元:

利率债短期内没有明确方向。 利率下行是趋势,但不是短期的必然。 作为配置的基础,“食之无肉、弃之有味”; 信用债部分恢复“地方平台信仰”。 投资者应该,关注解决地方平台的镇江模式、山西模式,以及PSL未来扩大适用范围的可能性。

敦和资产首席经济学家徐小庆:

近期3MShibor和回购利率低位倒挂,这意味着银行资产扩张的能力在下降,或者资产扩张的意愿也在减弱,也意味着实体经济融资需求在过去的一到两个月内,出现了比较明显的收缩。 银行重新面临“资产荒”,企业贷款需求依然疲弱。

信用债重返刚兑信仰,货币政策传导路径仍待疏通

值得注意的是,在央行加大同业监管的背后,是货币政策传导路径的阻塞。表现在信用利差方面来看 ,就是虽然今年以来信用利差整体呈现收窄态势,但民企信用利差依然居高不下,投资者对民企也是谈虎色变,信用债需求被倒逼集中在国企和央企。目前央企信用利差也达到2016年的历史最低点附近,地方国企信用利差较2016年最低点还有25bp左右空间。

中银国际首席经济学家徐高:

货币政策传导路径的阻塞并不仅仅发生在金融市场内部。 金融市场向实体经济的传导阻塞是更严重的问题。 2018年,由于社会融资规模增长显著放缓,实体经济陷入了“融资难”的困境。 其中,民营企业承受了格外沉重的压力,民企相对央企和地方国企的发债信用利差大幅扩张,上升至历史高位。 在民企融资困局的背后,既有民企在经济下行时偏弱的风险抵御能力,也有深层次的结构性原因。 由于这些长短期的问题并未得到有效化解,所以尽管货币政策在2019年明显放松,社会融资的增长显著加快,宽松政策也并未有效传导至民营企业,民企的融资困局仍在延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