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时便利店之死
财经

全时便利店之死

2019年09月02日 15:16:48
来源:启阳路4号

凤凰网财经启阳路4号|出品 作者:陈瑶 编辑:沈长安

地铁门口买一个饭团,晚归家时带杯酸奶,偶尔买回的进口轻型日用品…车水马龙,人来人往,便利店早已悄无声息地融入快节奏的生活。

有人说,便利店是中国的新时代风口。对于新零售来说,便利店解决了互联网电子商务最后一公里和最后一小时的难题,将成为未来生活的社区枢纽。全家、罗森、全时、7-Eleven、便利蜂等各类便利店品牌蜂拥而出,跑马圈地,企图在市场分一杯羹。

但当下各大传统零售企业不景气,便利店运营成本高、利润率低,该行业并没有那么容易经营。据《2018中国便利店发展报告》显示,2017年便利店行业运营成本快速上升,其中房租成本上升18%,水电成本上升6.9%,人工成本上升12%。

同类相争,必有一伤。曾经风靡一时的全时便利店就进入了倒闭拆分卖身的清算程序中。

自去年11月以来,全时便利店在北京关店约90家;截至2019年2月13日,全时在北京的店铺剩余320家左右。有网友去年11月时就表示部分全时便利店陷入“货架半空”的状态,商品骤降,包括熟食在内的种种商品迟迟补不上货。

凤凰网财经记者也发现,在望京某处的全时便利店,伞的类型稀缺,价格昂贵,一把折叠伞售价45元,但伞骨脆弱,质量不及同价产品的一半。在大望路某处的全时便利店,连口香糖等价格低廉的小商品竟也没有售卖。

长时间以来,全时便利店裁员欠薪、拖欠供应商账款、商品供应不及时,连续关店, 负面新闻爆棚。内部抱怨不断,外界众说纷纭。

图注:全时官网提供的全时集团服务号“全时OurHours”,最新文章日期为2018年11月22日 来源:全时集团服务号“全时OurHours”

2019年2月22日,传闻中的一切终于坐实——全时粉丝最多的微信公众号账户主体从“北京全时叁陆伍连锁便利有限公司”改为了“北京山海蓝图商业有限公司”,全时便利店正式被北京山海蓝图商业有限公司收购,该公司由蔡学彦和山海酒业股份有限公司分别持股50%,主营业务为进口葡萄酒。

全时深陷倒闭旋涡,通过"解体分拆"的方式结束品牌运营。位于北京、天津、成都的全时便利店由山海蓝图收购,位于华东、重庆地区的90余家则由罗森便利店接手,包括门店、设备、商品,以及部分自愿加入的员工。至此,全时的“接盘”情况才逐渐明朗。

图注:全时微信公众号已改为由山海蓝图运营 来源:天眼查

图注:全时粉丝最多的微信公众号账户主体从“北京全时叁陆伍连锁便利有限公司”改为了“北京山海蓝图商业有限公司” 来源:全时微信公众号

全时与罗森这一对儿,罗森的商业野心巨大,誓在华东地区实现“千店计划”的目标,因此这次收购全时,既满足了罗森的扩张需求,同时也带给全时一次重生。正如罗森董事总经理张晟所言,接手全时便利店门店属于战略互补,双方共赢。

01 投诉无门“两不管”的加盟商

然而全时与山海蓝图的交易过程并不是平平稳稳。凤凰网财经记者接到爆料,如今全时的加盟商、供货商进入了投诉无门,进退两难的境地,甚至直接与山海蓝图发生了“血肉之战”。

新浪微博用户“全时山海蓝图长点心吧”,自称全时加盟商,与北京全时叁陆伍连锁便利店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北京全时”)签订了联合投资暨委托经营加盟合同(实际只是按照一定利率按季度付息),合同尚未届满,但目前已经停止付息。

今年5月末6月初,自称全时负责解约事宜的员工韩某上门与该加盟商谈解约事宜,称全时已被北京山海蓝图商业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山海蓝图”)收购。收购过程中,出现了以下不能使加盟商信服以及疑似非法集资的行为

1、拒绝向加盟商提供任何证明收购情况、解约方案的书面材料。

2、要求加盟商在折损本金或收益的情况下签解约协议。

3、韩某与已入职山海蓝图的刘某称,若不同意或满意解约条件,采取包括报警、找刑侦、打官司等任何方式都将毫无意义,只能使加盟商更晚甚至拿不到钱。公司不怕打官司,因为打完官司公司已破产。

该全时加盟商表示,此次解约协调过程给人一种威逼利诱尽快解除合同的感觉,所谓的委托加盟经营也就变成了非法集资。

凤凰网财经记者试图向山海蓝图负责解约的韩某与自称全时负责解约的刘某,以及以上二位的领导,负责加盟业务的肖某(前全时加盟总监,现已入职山海蓝图)求证此事,截至发稿对方未给予回复。

在全时加盟商与山海蓝图解约协调未果的情况下,双方矛盾进一步激化,全时委托经营加盟商集体到山海蓝图上门等待消息、围堵监事及大股东蔡学彦先生,全时供应商上门讨债,发生了肢体冲突流血事件,解约局面逐渐失控甚至演变为“血肉之战”。

从可靠的知情人士处了解到,山海蓝图原本准备了全款解决这69户加盟商的事情,只等北京全时与其签完解约协议后立即付款。北京全时从5月开始陆续联系加盟商,分阶段解决。

具体的解约方案如下:

第一阶段,先后与10户加盟商签了《解约协议》或《终止委托加盟合同》,合同约定30个工作日内将加盟的本金全款退还给加盟商,据说这10户加盟商是与全时的工作人员关系较好的加盟商。

第二阶段,继续与剩余加盟商联系,协商以折损本金或收益的方式解约,少数加盟商为了尽快拿回钱也签署了解约,另外有一些加盟商和北京全时继续协商。

第三阶段,北京全时突然又口头通知继续执行原合同,暂时拖欠收益至10月时付清收益,合同到期后解约。

与此同时,第一阶段签署解约或终止合同的付款时间已到,但北京全时未付款,口头通知收回解约或终止协议,继续执行原合同。此举引起全部加盟商的极度不满,因为北京全时已经被封锁账户,法人也是失信被执行人,涉及刑事诉讼,根本不具备10月付清收益的条件。于是,众多加盟商开始去北京全时和山海蓝图办公场所等待消息和找负责人讨说法,局势失控,引发广泛关注。

图注:全时与山海冲突时间线 凤凰网财经整理

02 祸起P2P:

从互联网到实体的危机

究竟是什么导致了今天的局面?是什么导致全时便利店“解体分拆”,落得一地鸡毛?

首先,从便利店行业本身来说,房租成本、采购成本、人工成本这些都是经营者所不能忽视的,尽管便利店的平均价格比传统超市高15%、毛利率多在20%~30%,但净利率却难超5%。即使如7-11这类国际便利连锁品牌,从2004年进入北京市场,直到2017年才弥补了累计亏损,进入盈利状态。

从2011年开始,聚焦于北京市场的全时便利店,几年内快速实现了跑马圈地。之后,全时便利店以北京为根据点开始在全国进行扩张。2017年启动的“百城百万”计划,要投资百亿元在五年覆盖“100个城市,100万个终端”。

全时便利总裁张云根曾经表示,全时目标是做中国目前唯一的超重资产模式运营的内资便利店。超重资产运营,则是指单店投资规模超过150万元。过去全时便利店更是投资千万元研发了管理系统“全时汇”。重资产模式直接导致门店运营负担过重。经营不善,难以善终。

全时的覆灭除了经营不善,更重要的是全时母公司——北京复华卓越商业管理有限公司,于2018年11月受旗下P2P平台海象理财爆雷事件的影响,资金链出现问题。这对于疯狂扩张的全时来说,犹如亲妈断奶,是为穷途末路。

官方资料显示,复华控股成立于2013年,业务涵盖地产、金融、投资、文化、旅游、健康、酒店、商业等领域,截止2017年,总资产规模逾千亿元,企业员工约10000余人。复华控股内部资料显示,公司主要有两个板块,一个是实业资本,比如全时便利店业务; 另一个是金融资本,包括瀚亚资本、复华投资有限公司(下称“复华投资”)、北京复华旅游文化发展有限公司(下称“复华文旅”)等。

2018年9月,有消息称复华文旅出现欠薪。爆料人称,“复华整个体系都存在欠薪,各个体系的工资由复华总部分拨,现在就算找各个体系的总部也没钱。”在复华控股欠薪事件的背后,旗下金融业务早已危机四伏。金融资本中,瀚亚资本销售的非标类私募基金已经全线延期。10月31日,瀚亚资本销售的14只基金发布延期公告。知情人士透露,延期的14只产品,每个项目整体金额不低于1亿元,涉及金额至少10亿元。这些基金产品都是投资到复华的文旅项目,年利率10%左右。瀚亚资本2015年9月获得基金销售牌照,主要从事地产基金。瀚亚资本的14只产品的延期说明书显示,这些项目包括九寨沟复华度假世界和丽江复华度假世界。公开资料显示,早在2017年4月,就有报道称九寨沟复华度假世界于2018年开业,不过至今未有明确的开业消息。在复华文旅官方公众号中,关于该项目的最新消息,停留在2017年7月份。

根据官方的说法,延期主要由于项目处于快速发展期,所需资金量较大,同时受外部环境影响,短期现金流回收不及预期。

导致复华集团资金缺口巨大是因为旗下网贷平台海象爆雷。

2018年7月25日,海象理财宣布实缴注册资本金将增加到10亿元。然而没过多久,平台部分产品就出现逾期。根据2018年10月9日,官方发布的数据,8月出现逾期以来累计还款9.7亿元。还款来源除了催收企业还款,还与股东建立资金联动机制,也就是与复华文旅等股东共同调配资金。

对此,复华集团此前也向媒体证实了海象理财、文旅板块遇到的困境。从时间上来看,海象理财挤兑危机爆发在前,欠薪、私募基金延期在后。难免会有员工、投资者认为是受到P2P的影响,导致工资发不出,所投私募无法按期兑付。

复华控股旗下的二百多家公司有多家私募基金,加上如海象理财一样的网贷平台,利用“高杠杆”和“短融长投”的方式来为实体商业和地产“输血”,存在风险极大。网贷平台“短融长投”行为极易造成企业陷入财务危机,甚至破产等严重后果。

复华集团通过海象理财这样的网贷平台融资,运用金融运作的手段,通过追赶各类风口,让资产在流动中不断升值,但是,企业实际经营的产业却一直在亏损,运营风险也需要监管力量。2018年8月份,全国P2P网络借贷风险专项整治工作领导小组办公室下发《关于开展网贷机构合规检查工作的通知》以及《P2P合规检查问题清单》(“108条”),陆续展开网贷机构合规检查工作,整治互联网金融监管领域。

今年8月26日,马云以联合国数字合作高级别小组联合主席的身份出席了2019年重庆数字博览会。马云发表演讲表示,互联网金融需要以数据为基础的信用体系、以数据为基础的风控体系,它需要有强大的数据。P2P从第一天起就不是互联网金融,它是一个有了网页的非法集资产业,因此不能把问题全怪罪互联网金融,当然互联网金融需要提示的地方还是很多。同时马云还对金融科技监管提出了建议,他表示:技术是发展出来的,金融也一样,也是发展出来的。不是说发展一定会带来风险,监管就没有风险,有时候不恰当的、落后的监管本身就是巨大的风险。“我们强调实体的时候千万不要灭掉金融,我们过去不是金融不好,是金融没有做好,我难以想象实体会离开数字经济、离开虚拟经济,我们必须让虚拟经济、金融经济真正做到安全、健康的发展。”

03 全时“金融加盟”:创新还是陷阱?

最后,我们再回到全时便利店本身,从全时加盟方式的角度,再次反思全时之死是否还存在其他问题。

据全时官网,全时加盟商分为A型加盟(特许加盟)和C型加盟(合作加盟)。

图源:全时官网

但是否就如全时官网描述的,全时只存在两种加盟模式呢?

凤凰网财经记者以加盟咨询者的身份致电全时工作人员,该工作人员表示全时的加盟类型除了官网显示的A型(特许加盟)和C型(合作加盟),还存在“内部加盟”。

他解释到,内部加盟就是加盟者先以加盟商身份来全时工作,从基础员工做到店长后,会收到总部的加盟申请书,填写提交,总部审核通过的话,将会成功加盟;内部加盟年限合约期一般为三年,三年之后续约,不需要保证金,且加盟费会便宜很多。如对于北京地区加盟费是30万,而内部加盟仅需18万,便宜了12万,可为加盟者的前期投资省一大笔钱。

甚至,再深究一步发现,全时除A型、C型及“内部加盟”外还存在另一种加盟模式。

根据新闻报道、天眼查、内部人士及加盟商的综合反馈,全时A型(特许加盟)和C型(合作加盟),此两类加盟商已经与北京全时和山海蓝图签了三方协议,平稳过渡到山海蓝图。8月爆发冲突和问题的是B型(委托经营)和F型加盟,北京全时内部统称“金融加盟”,据悉B型加盟60户,F型加盟9户,共计69户,涉及资金5,000余万元。

“内部加盟”和“金融加盟”,是全时的独家“创新”吗?

凤凰网财经记者网上查询了罗森、全家、7-11三家知名便利店的加盟模式发现,7-11便利店有A型(特许加盟)D型(委托加盟)两种加盟模式,全家Family加盟模式分为A类(投资管理型)C类(委托管理型),罗森的加盟方式也分为特许加盟和委托加盟两种。

并未发现存在类似于全时加盟的“金融加盟”和“内部加盟”,加之8月与山海蓝图发生争议及冲突的正是统称为“金融加盟”的B型(委托经营)和F型加盟商。

图源:第一商业网

因此,全时便利店的这两种加盟方式到底是创新还是陷阱,是否涉及非法集资,值得我们深深思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