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哪吒》票房升至中国影史第二 阿里创投却要亏着钱减持光线传媒
财经

《哪吒》票房升至中国影史第二 阿里创投却要亏着钱减持光线传媒

2019年09月04日 08:25:55
来源:21世纪经济报道

在《哪吒之魔童降世》不断创下新记录,票房升至中国影史第二,光线传媒(300251.SZ)股价也随之节节攀高之际,一纸减持计划却不期而至。

9月2日晚,光线传媒公告称,其持股8.78%的第二大股东杭州阿里创业投资有限公司(以下简称“阿里创投”)计划减持其不超过2%的持股。这些股份是阿里创投在2015年3月通过定增方式认购得来。

一边是风头正盛的光线传媒,一边是涉及阿里的大手笔资金,这一减持行为也随即引发业内关注。

有业内人士认为,这或与光线传媒在阿里和腾讯之间的进退有关。

而从投资的时点来看,对于当下的光线传媒,应该买还是卖呢?

入股4年首次减持

这是阿里入股光线4年来首次减持。

9月2日晚,光线传媒公告称,持有其股份 257,638,314 股(占公司总股本比例8.78%)的股东阿里创投计划自公告披露之日起十五个交易日后的六个月内,以集中竞价或大宗交易方式减持公司股份不超过58,672,168股(占公司总股本比例不超过2%)。

这些股份是阿里创投在2015年3月通过定增方式认购得来。

2015年3月,光线传媒筹划一笔规模约28亿元的定向增发,阿里创投以每股24.22元的价格参与认购了约24亿元,成为光线传媒第二大股东。

彼时阿里创投承诺,增发认购所得股份于上市后12个月内锁定。 2016年3月28日,这些股份已悉数解除限售。

此后,阿里创投并未进行任何增减持,直到9月2日的公告。

公告显示,减持价格将“根据减持时的市场价格确定”。

2016年5月,光线传媒曾公告向全体股东每10股转增10股,阿里创投持股成本减半。

不过,若以光线传媒9月3日每股8.84元的收盘价计算,阿里创投的投资收益浮亏8.42亿。

进退之间

根据公告披露,减持原因为“基于自身投资安排”。

不过,一些业内人士认为,这笔减持或与光线传媒在腾讯和阿里之间的进退有关。

4年前参与光线传媒的定增之时,影视行业资本运作正热,阿里也正围绕以影视为主的大文娱业务多方布局。

2014年6月,阿里巴巴耗资62.44亿港币收购港股上市公司“文化中国”,并更名为“阿里影业”。

2015年投资光线前夕,阿里还曾和腾讯、平安共同参与了华谊兄弟的定增。

华谊兄弟2015年8月17日公告显示,其以24.73元/股完成非公开发行合计14557.22万股,募资近36亿元,发行对象为阿里创投、平安资管、腾讯计算机及中信建投。

一个有趣的细节是,发行结束后,马云和阿里创投所持华谊兄弟比例之和为8.06%,持股比例和腾讯相同,并列为华谊兄弟的第二大股东。

公开资料显示,在电影产业链上游,阿里影业先后投资了华谊兄弟、光线传媒和博纳影业,并在2018年2月与万达签署战略合作协议,以46.8亿人民币收购万达电影12.77%的股份。至此,阿里实现了入股中国电影行业前四大影视制作公司的战略布局,分别成为了这四家的第二大股东或者重要股东。

阿里成为光线传媒第二大股东后不久,双方就签订了《战略合作框架协议》,表示未来三年将在投资出品、发行、票务、衍生品等多个领域展开合作。在阿里入股后,时任阿里影业董事长的邵晓锋担任光线传媒董事,和光线还达成了7项战略合作。

不过,此后两者的合作并未太多。

而其后有关猫眼和新丽传媒的种种动作显示,光线传媒在逐步向腾讯靠拢。

2017年9月21日,光线控股的猫眼和腾讯系的娱票儿正式合并,此前处在三国混战状态的票务市场进入了两强争霸的时代。合并后,猫眼的对手方正是阿里旗下的淘票票。

2018年年初,光线传媒出售新丽传媒股权获得不少投资收益,接手方正是从腾讯分拆上市的阅文集团。

另一边,阿里的撤退似乎也早有征兆。

2018年9月,阿里影业CEO樊路远因个人原因申请正式辞去光线传媒董事职务,并且不再担任光线传媒任何职务。根据“毒眸”报道,今年1月,阿里合伙人邵晓锋也被证实已退出光线传媒董事职位。

光线的未来

8月28日晚间,光线传媒披露了半年报。上半年,光线传媒实现营业收入11.71亿元,同比增加62.37%,但净利润仅为1.05亿元,同比下降95%。

净利润的大幅下降,和其上一年转让新丽传媒股权获得大额投资收益有关。

此前2018年年报则显示,光线传媒在2018年出现上市以来扣非后首次亏损。

从近期披露的半年报来看,多家影视行业上市公司营收净利下滑,影视业仍在“过冬”。

观影数据来看,隶属国家广电总局的专资办票房数据显示,2019年上半年,在内地电影自2011年来持续蓬勃增长后,首次出现了票房与观影人次的双双下降。截至2019年6月30日,全年总票房为311.7亿元,去年同期为320.35亿元,同比减少2.7%;总人次为8.08亿,去年同期为9.01亿,同比减少10.3%。

其后的2019年暑期档表现也比较平淡,直到爆款动画电影《哪吒》的出现。

猫眼专业版数据显示,截至9月3日晚记者发稿,《哪吒之魔童降世》上映40天票房已高达47.35亿元,仅次于《战狼2》的56.83亿元,高居中国电影票房总榜第二。

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根据此前光线传媒对票房收益的公告测算,截至9月3日,其来自《哪吒》票房的收益或可达到12亿元以上。

《哪吒》的现象级火爆,也让光线传媒成为2019年暑期档的最大赢家。其2019年下半年的业绩,也被认为将会受益于此。

华泰证券认为,光线传媒《哪吒》表现亮眼,动漫电影优势明显,项目储备丰厚,预计公司下半年电影业务将大幅好转。其表示,《哪吒》票房位列影史动画电影票房冠军,冲破国产动画电影票房的天花板,印证了公司多年来在动漫业务板块的战略布局成效显著。

中报显示,下半年光线传媒预计将上映《妙先生》,《姜子牙》《深海》《大鱼海棠2》《西游记之大圣闹天宫》等动漫项目在有序推进中。

“基于《哪吒》票房表现,我们上调19-21盈利预测至11.67/9.74/11.83亿元(前值为8.89/9.6/11亿元),EPS为0.4/0.33/0.44元,参考可比公司19年PE估值18.6X,考虑公司龙头地位、动漫电影竞争优势,给予一定估值溢价25X-26X,对应调整目标价至9.94-10.34元,维持买入评级。”华泰证券表示。

方正证券也提到,光线传媒多年来在动漫产业的战略布局成效显著:截止目前公司已通过股权投资等多种方式与动漫领域内大部分的优质公司建立了密切的联系,业务布局横跨漫画、二维动画、三维动画、游戏、版权、技术、衍生品,基本实现了从IP源头到作品制作再到周边衍生品的全产业链部署。

动漫方面,光线已进行了数年布局,有分析者认为,这是光线传媒未来业绩增长的重要支点。

围绕于此,一系列布局也在构建。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注意到,《哪吒》的片尾中,便出现了《姜子牙》的彩蛋。

投资者关系活动记录表显示,8月29日的调研中,有人提问,电影项目上,每年做很多新内容,是否有做系列化开发的计划?

光线回复称,项目持续性、品牌化,确实是美国电影公司惯用的手法,这是为了适应电影投资规模不好控制、品牌延续性不够强等问题。真正的系列化是在IP上极其强大、不可替代、有识别标志的大片,是一种独特资源。漫威代表了真正的系列化方向,还有美国的一些动画片,或者一些非常强的标签化的产品。

“在中国市场,这些类型都在形成中。目前光线最先可能做成的就是动画电影方面,大圣、大鱼海棠、哪吒、姜子牙等都有做系列化的筹备,将来每一个都会形成一个系列化的品牌,未来有机会形成复联形式的综合品牌,里面又可能产生新的人物,新人物还可以再独立发展。有些动画还可能真人化,古装的还可以做现代化。”其表示。

目前来看,影视行业估值已在相对低点。不过此前,有投资人对记者表示,对于影视行业投资已更加谨慎。“影视行业公司业绩受个别电影票房影响波动很大,能不能押中爆款不确定性太高。”其认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