筑博设计再闯IPO: 行业下行、毛利率异常、高管薪酬奇高
财经

筑博设计再闯IPO: 行业下行、毛利率异常、高管薪酬奇高

2019年09月04日 16:53:27
来源:凤凰网财经

专题:筑博设计再闯IPO: 行业下行、毛利率异常、高管薪酬奇高

2019年8月22日,证监会披露了筑博设计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筑博设计”)IPO招股书。

根据招股书,筑博设计本次发行股本不超过2500万股,占发行后总股本不低于25%,拟募集6.39亿元资金以用于设计服务网络建设项目;装配式建筑与 BIM业务研发及产业化项目;技术研发中心(深 圳)建设项目;高原建筑研究中心建设项目;信息系统建设项目;补充流动资金等。

作为一家建筑设计企业,2016-2018年三筑博设计的营业收入分别为6.37亿元、6.97亿元、8.42亿元。纵观筑博设计前五大客户名单,保利、万科、绿地等大地产巨头悉数上榜,因此筑博设计的发展与房地产行业也密切相关。

早在2013年,筑博设计便开始筹划IPO一事,并在2016年6月筑博设计迎来了第一次上会大考,遗憾的是彼时公司的合同终止、中止问题就遭到了证监会的重点关注,冲管A股并未获得发审委放行。

时隔3年多,筑博设计再发力闯关A股资本市场,能否得胜?又有哪些问题值得关注呢?

二闯IPO或遇地产行业下行风险

筑博设计在公司控股股东徐先林、徐江兄弟俩的带领下走得颇为坎坷。招股书显示,筑博设计的主营业务为建筑设计及相关业务的设计与咨询,其中建筑设计业务是公司收入的主要来源。报告期内,筑博设计的建筑设计业务收入分别为5.87亿元、6.34亿元、7.65亿元和4.15亿元,占同期主营业务收入的比例均超九成。

建筑设计行业的发展离不开房地产市场,各大房地产商也就成为了筑博设计的主要“金主”。其中,值得一提的是,保利、万科始终稳居筑博设计的第一、二大客户,其中在报告期内对保利的销售金额分别约为1.11亿元、1.09亿元、1.36亿元以及7660万元,对应的销售比例分别为17.36%、15.61%、16.21%以及17.24%,从销售比例上来看,筑博设计对保利的依赖出现升温。

在监管趋严、融资收紧的行业大背景下,地产行业景气度出现下行,房地产开发市场环境直接影响建筑设计行业的发展。对于靠地产“吃饭”的筑博设计而言,在当下房地产市场景气度下行的情况下,公司未来的业绩预期也不被市场看好。对此,筑博设计也提示风险称,如果未来宏观经济出现不利变化或政府进一步加大对房地产市场调控,可能会对公司业务发展产生不利影响,进而影响公司的经营业绩。

毛利率长期低于行业平均水平

上面提到,筑博设计业务范围涵盖建筑设计、城市规划以及与设计相关的咨询服务。而建筑设计业务是其主要营业收入的来源。

2019年更新的招股书显示,2016-2018年,筑博设计中的建筑设计业务收入分别为5.87亿元、6.34亿元、7.65亿元,占同期营业收入比分别为92.29%、91.18%、90.99%。虽然筑博设计的建筑业务收入在不断地增长,但是其毛利率却低于同行业平均水平。

资料来源:筑博设计招股书

2016-2018年,筑博设计建筑业务的毛利率分别为35.16%、35.29%、34.82%。而同行业公司2016-2018年的毛利率平均水平分别为39.77%、39.88%、38.15%。连续3年,筑博设计建筑业务的毛利率低于行业平均水平。

对此,筑博设计解释称,主要是人力成本过高,人员薪酬过高所导致。

高管薪酬畸高疑套现

根据招股书,筑博设计董监高的薪酬高的有些离谱。报告期内(2016-2018年),筑博设计董监高及其他核心人员已领取的薪酬总额分别为1943.08万元、2011.18万元和2080.26万元,占当期利润总额的21.93%、22.29%和15.70%。被疑是公司涉及高层套现及重点项目非本公司设计等“虚假”宣传问题。

具体来看,2018年,筑博设计多位董监高薪酬超过百万,其中董事长徐先林领取184.55万元,董事、副总经理杨为众和徐江的薪酬分别为167.12万元和150.12万元,监事马镇炎、城市建筑设计部总经理杨晋的薪酬则超过200万元。

上海易居房地产研究院总监严跃进在接受记者采访时说道,“对于此类装修业务来说,管理层高年薪,但是企业经营收益非常弱,说明薪酬分配不到位。这样做往往会引起外部关于此类企业套现等质疑。而且类似企业若是要上市,本身要注意这方面的权衡,否则很难理解这种差异。”

10多年前的重大合同仍未完成

近日,号称是国内民营建筑设计领域“第一梯队”的企业迁址西藏,似欲借贫困地区IPO绿色通道实现快速上市的“梦想”。

作为一家总部位于深圳的建筑设计公司,筑博设计在2016年闯关IPO被否后,公司选择将注册地迁至西藏,并在今年2月再次向A股发起了冲击。

2018年,筑博设计迎来了爆发式增长,公司净利润猛增逾五成。但在“高光”业绩的背后,筑博设计的重大合同仍然存在一些疑问, 根据招股书,截至2019年2月底,公司存在15个正在履行的重大设计业务合同(合同金额在2000万元以上),合同金额总计约为4.92亿元。在披露的这些合同中,多个合同都是在7年多以前签订的,其中还存在10年以上的合同。

对此,证监会发审委要求筑博设计说明已中止、终止合同确认收入而不存在退款风险的认定依据;说明已中止项目如重新执行,如何计算各阶段的完工百分比。发审委还要求筑博设计的保荐代表人,对已中止、终止项目确认收入而不再退款是否存在法律风险发表核查意见;说明对已中止、终止项目确认的1.07亿元收入是否符合《企业会计准则》的规定发表核查意见。

如上,筑博设计再次冲刺IPO,究竟能否成功,依旧充满不确定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