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海证券:迷失的260亿劵商 高层离心黑天鹅事件频发

东海证券:迷失的260亿劵商 高层离心黑天鹅事件频发

2019年09月04日 18:40:28
来源:极客财经社

撰文@张化倩

编辑@李斌斌

8月29日晚间,东海证券发布公告称,因私募托管业务违规,公司近日收到江苏证监局出具的警示函。

此前东海证券曾连领罚单,加之员工判刑、高管离职,风暴逐渐大了。

7月18日晚,东海证券自曝称,任期16年的董事长朱科敏正式递交辞职报告,而在两日前他就被江苏省公安厅带走,接受调查。

股权新规落地,中小券商何去何从?四面楚歌的东海证券又如何破局?

01

7月18日,东海证券发布公告承认董事长被调查传闻,并披露董事长朱科敏的辞职报告。

“希望在这片江湖某个地方也一样闪亮着我们的名字,希望我们百岁黿鼍之时还有人记得我们曾经拥有的辉煌。”

旦夕风云,祸福难料,谁会想到在资本市场叱咤风云16年的“一代枭雄”,会以如此结果黯然离去。

从2003年5月,从行业大潮转折开始,到2012年跻身福布斯中国A股最佳IPO投行,再到2015年以净利润排名第一的成绩成为新三板领跑者。

朱科敏在东海证券的发展中,扮演着至关重要的角色。

当朱科敏褪去光芒后,他缔造的辉煌与激动时刻,也疑点重重。

1990年,18岁的朱科敏刚上专科院校,却已经是湖南省汝城县政法委副书记。

而他往后的履历也是不清不楚,似乎飘忽在迷雾中,让人生疑。

朱科敏于1993年9月-1996年3月中共中央党校法学专业学习,获法学硕士学位。但刚刚大专毕业,就进入中央党校硕士学习,也与当时普通高等教育申请学位的规定不符。

在之后的履历显示,朱科敏1996年5月-1998年3月中国财政部条法司工作;1998年3月-2003年4月中国证监会发行处副处调研员;2003年4月至今东海证券有限责任公司董事长。

这种传奇人生,让人咋舌。

如今,朱科敏的传奇之路夏然而止,风云十数年却被公安机关带走调查,其中似乎牵连到“阜兴事件”。

2018年5月底,百亿私募“阜兴系”爆雷案发,同年8月,“阜兴系”核心人物董事长朱一栋等8名犯罪嫌疑人依法逮捕。

作为东海证券第二大股东华闻传媒全资子公司,山南华闻创业投资有限公司深陷“阜兴系”泥潭。

东海证券和阜兴系的渊源不止如此。

2016年11月,西藏麦田通过向东吴证券质押公司股权1.9亿股的融资金额,疑似与上海通曼投资管理有限公司(简称“通曼投资”)存在相关业务往来,通曼投资为“阜兴系”公司。

2018年年报显示,东海证券第六大股东“首誉光控资管-浙商银行-首誉光控东海证券1号新三板专项资产管理计划”背后也是阜兴集团,东海证券共有约20.16%的股权与阜兴系有关联,合计持股比例与第一大股东的21.59%只差一步之遥。

如今“阜兴系”违法被究,朱科敏想要“金蝉脱壳”,怕没那么容易。

02

债券违约、高管离职、“黑天鹅”事件频发,业内公司不是正在踩雷就是在去往踩雷的路上,东海证劵也不例外。

中小型券商可是哑巴吃黄连,这有苦说不出。

“曾经东海证券‘东风’系列资管产品闻名业界,但‘铁三角’先后散去,东海证券资管也就逐渐淡了下来。”劵商人士如是说。

2006年,东海证券成立债券型计划“东海东风1号集合资产管理计划”东海东风1号集合资产管理计划,当期收益达到73.05%,年化收益超过20%。

这一年,东海证券的营收和净利润分别为5.9亿元、2.16亿元,2007年这组数据已经变为35.31亿元、15.73亿元,几近翻了六倍!

那一年,东海证券,不鸣则已一鸣惊人!

此后,债券型资管计划,也成为了东海证券一张“黄金”名片,敲开了诸多投资者的大门。

2009年,东海证券成立了一个三人投资决策委员会,专门负责资管产品的重大决策,被人称为“铁三角”。

然而在2012年,“铁三角”中资产管理部原总经理龚小祥,因病去世,原总裁章涌涛离开,资产管理部原投资总监朱玺也在2018年入狱。

“铁三角”分崩离析,东吴证券陷入风波。值得注意的是,仅仅一个月前,东海证券副总裁彭晓星亦因个人原因辞职。

因果相连,高层离心,朱科敏脱不了干系。

屋漏偏逢连夜雨,东海证券短期内多位高管离职,东海证券管理的多支资管产品又出现违约。

“全债双利集合资产管理计划”持有总面额1000万元的“13 中森债”;“东海证券月月盈集合资产管理计划”持有面额5000万元的“16 中科建设PPN001”,面额5000万元的“16中科建设PPN002”。

两项违约让东海证券付出了近6000万的商誉减值。

中诚信在一份评级报告中表示,东海证券未来业务转型仍然面临较大压力。

“在信用违约风险加大的环境下,公司前期发行的资管产品出现较多违约事件,受此影响资管收入大幅下降,公司整体投资管理能力仍须进一步提升。”

福无双至祸不单行。东海证券资管业务不仅业绩失速,而且还带来一张监管函。

6月25日,江苏证监局出具的决定书显示,东海证券存在对境外子公司管控不到位,内部控制存在缺陷,相关业务规定未按要求执行,江苏证监局因此决定对其采取责令改正的措施。

今年4月,东海证券曾因总部合规部门中具备3年以上证券、金融、法律、会计、信息技术等有关领域工作经历的合规管理人员数量占比不足,而被江苏证监局采取责令改正的监督管理措施。

证监局频繁“插手”东海证券,但它似乎屡教不改。

03

7月5日,劵商圈内迎来了一颗“重磅炸弹”,卷起的巨大浪潮让中小型券商“自身难保”。

证监会发布《证券公司股权管理规定》,明确提出了券商分类管理,综合类公司要求控股股东“总资产不低于500亿元人民币,净资产不低于200亿元人民币”,“单个非金融企业实际控制证券公司股权的比例原则上不得超过50%”。

新规对大券商的主要股东不会带来太大影响;但对中小券商的控股股东却是不小的挑战,这对东海证券来说无异于是雪上加霜。

数据显示,2018年上半年,在131家券商中,前十大券商收入占比为52%。中信、海通、国泰君安等头部券商已经进入“快车道”。

市场被挤压下,东海证券等排名靠后的中小券商收入份额仅占5%,市场风险抵御能力不足,业绩饱受压力,艰难度日,几近无法呼吸。

东海证券净资本近两年来维持在70亿左右,位列行业倒数。相对大券商来说,无论是体量还是品牌,东海证券的“拳头”没别人家的硬,缺少竞争力。

这与白酒行业相似,马太效应愈加显著!

8月8日晚,东海证券近期发布的半年报显示,报告期内公司实现营收9.1亿元,同比增长59.5%;净利润2.36亿元,与上年同期的净亏损2.23亿元相比大幅好转。

消息一出,市场哗然,诸多机构跌破了眼球,东海证券多次踩雷,净利不跌反涨11倍?

上半年业绩有没有增长不确定,但最近三年东海证券业绩运行确实在下滑。2016年至2018年,东海证券归母净利润同比下滑幅度分别为75.49%、2.75%、81.94%。

早期改制以来就一直较为分散的股权结构、股东之间的“内斗”导致了东吴证券股改难度较大。如今股权新规落地,业绩飘摇,东海证券上市路困难重重。

“2015年股灾后整个行业业绩都在腰斩,在经历了几年的快速发展期后,风险也在逐渐暴露。”行业利润空间持续缩窄,想要在大券商主导的券业中抢食,东海证券“偏爱债市”。

2015年业绩创新高,东海证券也是在债市上尝到了甜头。可债市来钱快,但也很凶险“踩雷”、“诉讼”、“高管问题”已经成为债市的关键词,东吴证劵也无法幸免于难。

虎狼环视,新规“敌视”,动荡不安的东海证券需要一次做大做强的机会,迎风飞行。如若不然,被大型证券吞并不会让人意外。(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