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贵银业实控人被冻结17倍股份
财经

金贵银业实控人被冻结17倍股份

2019年09月05日 13:50:27
来源:蓝鲸财经

9月4日,金贵银业(002716.SZ)发布公告,又一次表示要延期回复深圳交易所的关注函。

被延期回复的问询函早在8月30日就已经下发,内容关于实际控制人曹永贵占用公司资金。据金贵银业的半年报显示,公司实际控制人共占用公司非经营性资金余额10.14亿元,占公司最近一期净资产的27.42%。

半年报还显示,公司账上仅有现金12.1亿元,实际控制人曹永贵所占用的资金,是现金余额的83.8%。

从关注函下发到回复,金贵银业沉默了整整5天,然后轻飘飘地回复了深交所一句“晚点再说”。整理金贵银业这一年来的公告不难发现,这样高冷的态度,金贵银业已经维持了接近一年。而每一次的公告和回复,都令人大开眼界。

唯一白银股,带着污染上市

金贵银业的总公司位于湖南郴州,这里有色金属矿产储量丰富,是我国的有色金属之乡。郴州的钨、铋、锡、石墨等矿储量据全国乃至世界第一,矿业经济一度占当地GDP的六成。因此当地有着大量的有色金属冶炼厂,而金贵银业就是其中之一。

金贵银业不但是当地最大的白银冶炼企业,也是A股唯一一家以白银为主营业务的上市公司。2017年和2018年,金贵银业的总收入分别为113.02亿元和106.57亿元,占到当年郴州市GDP的5.2%和4.5%。

金贵银业的主营业务是“从富含银的铅精矿及铅冶炼废渣废液中综合回收白银及铅、金、铋、锑、锌、铜、铟等多种有色金属”的清洁生产和销售。由于自然界中,银往往与铅伴生,因此白银的冶炼过程不可避免地会铅污染。正是因为这样,当初金贵银业在上市时曾引发过极大的争议。

2012年金贵银业过会之际,多家媒体就报道了公司所在地湖南郴州白露塘镇的“血铅事件”。据报道,自2010年起,白露塘镇的居民,尤其是儿童就不断检测出血铅超标,当地居民更是向媒体指出,金贵银业是郴州的污染大户,当地居民都深受其害。

然而,金贵银业在招股说明书中却表示“本公司及子公司遵守国家及地方相关的环保法律法规,近三年未发生过环境污染事故,无环境违法行为,也没有因违反环保法律法规而受到处罚。”

在湖南省环境保护厅出具了证明文件《关于郴州市金贵银业股份有限公司上市环境保护核查情况的函》(湘环函〔2011〕109号)后,金贵银业通过了上市的环保核查,顺利在2014年1月28日登陆深圳交易所中小企业板。

多年来,白露塘镇当地的居民一直没有放弃对金贵银业污染问题的投诉。在今年中央组织的专项督查行动中,金贵银业赫然出现在报告文件中,郴州市政府因为处理其污染问题不力而受到了批评。

然而,事实证明,因为污染而被点名,对于金贵银业和曹永贵来说,根本算不上什么大问题。

为担保伪造董事签名,信用评级一年两降

由于白银冶炼是一个周期性行业,从购买原材料到白银出售回款需要一定的时间。因此金贵银业的运营资金周转大量依托银行贷款,偿债能力岌岌可危。自上市以来,金贵银业的资产负债率一直保持在68%左右,现金比率更是逐年下降,由2017年的0.62降至2018年的0.25,到2019年上半年降至0.21。

然而,这并不妨碍曹永贵一次次地对外进行担保。

2018年12月22日,金贵银业发布公告称,公司部分银行账户被冻结,冻结金额为1936.7万元,而被冻结的原因竟然是实际控制人曹永贵未经董事会和股东大会批准,就私自使用公司公章,为自己名下的另一家企业金江地产提供1.6亿元的融资担保。

据天眼查数据,郴州市金江房地产开发有限公司为曹永贵的控股公司,曹永贵持有股份92%,且为法人代表。

而2019年1月26日金贵银业发布的问询函回复公告则更为令人匪夷所思。公告称“公司对担保事项一无所知”,经工作组向金江地产相关人员核查后发现,曹永贵在签订担保合同时仅叫来了另外三名董事许军、张平西、刘承锰,并且伪造了两名独立董事喻宇汉和赵德军的签名。另外,到场的两名董事许军和张平西为曹永贵的关联方,根据相关法律法规本应该回避。

在金贵银业,董事会和股东大会形同虚设,连公司对外担保这样的大事,都是曹永贵自己说了算。并且,因为曹永贵个人担保而导致公司银行账户被冻结的事情今年又一次发生了。

据金贵银业8月16日公告,曹永贵和许丽夫妻二人在2018年6月向上海一家名为常嘉融资租赁的企业签署了《高额担保书》,以个人连带责任担保的方式,为郴州市旺祥贸易有限责任公司进行担保,以使其获得9900万的保理融资。

然而,保理融资到期,曹永贵夫妻未能支付应收账款。江苏省常州市中级人民法院裁定冻结郴州市旺祥贸易有限责任公司、金贵银业、曹永贵、许丽银行存款9900万元或查封、扣押相应价值的财产。

实际控制人一再因个人原因导致公司银行账户被冻结,最终影响了金贵银业的信用评级。受托对金贵银业的债券进行初始及跟踪评级的东方金诚国际信用评估有限公司(下称东方金诚)在今年的3月22日和8月15日两次下调金贵银业的信用评级,从AA(高信用评级)下调至AA-,又从AA-下调至A(中高信用评级),且将评级展望下调至负面。

两次修改财报业绩,十问八延期

前文中提到,金贵银业在2019年共收到了10封来自深交所的信函。具体来说是问询函3封,关注函4封,监管函3封,通报批评1次,平均下来每月一封。但有趣的是,金贵银业在需要进行的10次回复中,延期回复了8次,而每一次延期回复,都会换来深交所更严厉的责问。

3月29日,金贵银业公告称独立董事赵德军辞职,此前的1.6亿担保事件中,他曾经被伪造签名。

5月14日,深交所下发了一封年报问询函和一封关注函。其中,问询函质疑了金贵银业的年报信息。

首先,公司的年审会计师对金贵银业2018年度财报出具了保留意见,并且公司四季度业绩大幅下滑的同时,当年的应收票据增加2.5亿元,经营性现金流同比减少114.21%等。

对于上述问题,金贵银业原本应该在5月21日前回复。可是到了21日,金贵银业却选择了在当日直接修改年报,并表示将延期回复关注函。而修改后的年报将第二季度的收入调低,第四季度的收入调高至与第三季度基本持平的水平,这样就不用回答第四季度业绩大幅下滑的问题了。

然而,深交所在21日当天又下发了监管函,指出金贵银业年报披露的实际利润与其之前的业绩预告不符,并提醒其上市公司应当忠实履行信息披露义务。

5月23日,金贵银业实际控制人曹永贵又因为增持股票数量与其披露的增持计划不符而收到深交所的监管函。原来,2018年2月5日金贵银业曾披公告称曹永贵将在一年内增持不低于5000万元的股票,然而一年过去了,曹永贵仅增持了1601.3万元。深交所在监管函中希望曹永贵可以“知错能改”。

5月30日,曹永贵计划将其所持5494万股及对应的表决权转让给湖南省财信常勤壹号基金,该股份占其所持股份的5.7%,深交所下发关注函。当时曹永贵已经质押了所持有股份的98.01%,该交易最后以失败告终。

6月4日,金贵银业再次延期回复深交所关于2018年年报的问询函。

6月5日,金贵银业表示延期回复5月30日的关注函。

7月10日,金贵银业终于回复了深交所关于年报的问询函,但解释年报的主体竟然不是上市公司,而是会计师事务所,仅就年报的会计处理进行了说明,只字未提财年内的经营情况。而此时距离深交所下发问询函已经过去了接近两个月。

7月11日,深交所对私自决议对外进行担保的四名董事曹永贵、许军、张平西、刘承锰进行通报批评。

7月13日,金贵银业再一次修改了财务报表,将原本盈利至少7883万的半年报业绩预告修正为至多亏损4000万。同日,独立董事喻宇涵辞职,他与赵德军一样被伪造过签名。

7月24日,深交所下发监管函,要求金贵银业就董事长曹永贵违规担保一事提出整改措施。

7月27日,副总裁兼财务总监陈占齐和副总裁刘承锰接连辞职。据招股说明书,这两人在金贵银业上市时就担任金贵银业的高管。

8月8日,深交所因为金贵银业被冻结1481万元且实际控制人股份被全部冻结而下发关注函。

8月30日,深交所因金贵银业实际控制人曹永贵占用公司非经营性资金余额10.14亿元下发关注函。

因为深交所下发了关注函就紧急修改年报,这样的操作已经是闻所未闻。而半年之内,财务总监和两位独立董事接连辞职更不免让人有种树倒猢狲散之感,让人不禁好奇,金贵银业这完全不可信的财报之下到底藏着怎样的雷。

年内22亿债务到期,实控人被冻结17倍股份

9月4日,金贵银业又发布了新的公告,公告内容大意如下:

由于债务纠纷,公司实际控制人曹永贵所持股份已经被深圳市中级法院、郴州市中级法院、北京市东城区法院、南昌市中级法院、重庆市渝北区法院、苏州工业园法院、益阳市赫山区人民法院、成都市中级法院、上海市浦东新区人民法院、长沙市芙蓉区人民法院、成都市青羊区人民法院、烟台市中级人民法院、重庆市第五中级人民法院、广州市番禺区人民法院、上海市宝山区人民法院、深圳市福田区人民法院轮候冻结。

截止至目前,曹永贵已被冻结的股份累计为54.5亿股,有趣的是,他名下仅持有3.14亿股金贵银业的股票,被冻结的股份累计已达其所持有股份的17.3倍。

曹永贵究竟欠了多少钱,谁也不知道,但金贵银业欠了多少钱倒是一目了然。

公司公告显示,截止2019年8月19日,金贵银业已经逾期债务金额9.7亿元,且2019年8月19日至2019年8月31日公司即将到期的债务金额共计5.98亿元。而2014年公司发行的第一批债券也将在今年11月3日到期,余额尚有6.85亿元。

也就是说,金贵银业在2019年共计需要偿还债务22.44亿元,而目前公司账上现金为12.1亿,曹永贵占用的10.14亿现金归还给公司的可能性已经不大。A股唯一的白银股,难道就要这样倒下了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