秦川物联科创板IPO: 应收账款拖累现金流 短期偿债风险凸显
财经

秦川物联科创板IPO: 应收账款拖累现金流 短期偿债风险凸显

2019年09月12日 07:39:10
来源:时代周报

时代商学院研究员郑琳 实习研究员郑耀辉

近日,成都秦川物联网科技股份有限公司(下称“秦川物联”)科创板IPO申请获上交所受理。秦川物联是一家从事智能燃气表及综合管理软件的研发、制造、销售和服务的企业,主要产品为IC卡智能燃气表、物联网燃气表及综合管理软件。

招股书显示,近两年秦川物联营业收入的复合增长率为29.68%,增速较快。

据时代商学院《2019年科创板IPO企业成长性排行榜》,在119家科创板IPO企业中,秦川物联排名第78位,这主要是由于公司在营收规模、毛利率增长、净利率增长、资产负债率以及流动比率等方面的指标得分较低。

时代商学院研究员发现,该公司在业绩高速增长的同时,存在对下游议价能力较弱、短期偿债压力大等问题。

8月12日,就公司短期内是否存在流动性风险等问题,时代商学院向秦川物联发函调研,但截至9月11日发稿,秦川物联仍未予以回复。

短期偿债压力大

招股书披露,秦川物联的净利润从2016年的3477万元增长到2018年的4412万元,但经营活动产生的现金流量净额却从2016年的3937.78万元降低至2018年的3416.75万元,呈现出净利润增长,经营现金流净额不增反降的背离情况。

剔除股份支付影响后的2017年和2018年,秦川物联经营活动产生的现金流量净额均低于当期净利润,净利润并不能全部转化成现金流入公司,净利润含“金”量低。

这是由于秦川物联对下游议价能力弱导致的,货物发出后下游并没有立即付款,所以账面显示出净利润增长,而经营现金流净额下降的情况。

此外,由于应收账款占比较大使得秦川物联的现金流较差,短期有一定的偿债压力。

招股书显示,2018年末,秦川物联的速动比率为1.30,同期可比公司平均速动比率为3.28。一般而言,速动比率可以衡量一家企业短期的偿债能力,数值越高,偿债能力越强。秦川物联的速动比率不足可比公司平均值的一半,意味着其短期偿债能力较弱。

但这样的速动比率其实还含有“水分”。

2018年末,秦川物联的流动资产为1.95亿元,应收账款为1.43亿元,占比73.33%,此类资产不容易立即变现,亦存在坏账风险。

如果剔除这项资产,秦川物联目前可立即用于还债的资产仅有货币资金2100万元和应收票据730万元,而同期秦川物联的流动负债为1.37亿元,可立即变现资产远不能覆盖流动负债。2018年,新天科技的货币资金为2.35亿元,流动负债为4.46亿元。

挤掉“水分”后,秦川物联的债务风险已经不容小觑。

从财务数据来看,秦川物联的债务风险很可能源于居高不下的应收账款。

应收账款占比高达76%

一般情况下,议价能力强的企业可以在发出货物前要求下游先付货款,或者在货物发出后要求下游立即付款,反映在财务报表上则是预收账款多和应收账款少。

时代商学院研究发现,秦川物联存在预收账款少而应收账款多的情况,并且应收账款余额占当期营业收入的比例远超同业,这或与该公司对下游议价能力弱有关。

招股书显示,2016-2018年,秦川物联营业收入分别为1.20亿元、1.61亿元和2.02亿元,增长较快。但报告期末应收账款余额分别为1.05亿元、1.13亿元和1.54亿元,应收账款余额占当期营业收入的比例分别为87.79%、70.65%和76.29%,占比非常高。

秦川物联卖出的货物,大部分款项在当年年末收不回来,资金长期被下游占用。对此秦川物联解释为“公司的客户主要以城市燃气运营商为主,信用期一般在6个月以内”。

时代商学院研究发现,秦川物联2018年的应收账款周转天数为238天,约为8个月,与其解释的6个月以内的信用期不相符。而且同业公司应收账款余额占营业收入的比例均远低于秦川物联。

图表1:秦川物联应收账款余额占当期营业收入的比例与同业公司对比情况

数据来源:秦川物联招股书、同花顺,时代商学院整理

如图表1所示,2018年可比公司应收账款余额占当期营业收入的比例均值仅为48.38%,低于秦川物联近30%,这足以说明秦川物联的应收账款余额占营业收入的比例远高于同行。同时,招股书显示,2018年年末,秦川物联的预收款项仅25万元,而同期新天科技和金卡智能预收款项分别为4000万元和3900万元。

可见,秦川物联对产业链上游和下游的企业议价能力较弱。因此,不少投资者怀疑,该公司是否通过延长客户信用期和不收取客户的预付款以达到增加收入目的。

8月12日,就公司短期内是否存在流动性风险等问题,时代商学院向秦川物联发函调研,但截至9月11日发稿,秦川物联仍未予以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