多想互动IPO: 招股书过度包装 五成净利靠子公司税收优惠​

多想互动IPO: 招股书过度包装 五成净利靠子公司税收优惠​

2019年09月16日 16:49:35
来源:凤凰网财经

北京时间6月28日,厦门多想互动文化传播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多想互动)向证监会提交了IPO招股说明书,拟在创业板上市。

根据招股书披露,此次IPO, 多想互动拟发行不超过16960100股,占发行后总股本25%,发行后总股本不超过67840101股,募集资金主要将用于时尚及体育 IP 运营项目,数字营销平台升级项目 ;创意中心建设项目,全国营销服务网络体系建设项目,补充流动资金。总募集资金为44206.90万元。

多想互动从策划公关活动与媒介广告代理起家,作为一家营销公司,曾服务过恒安、韩后、虎都、鸿星尔克、青蛙王子、金牌橱柜等等一长串大家耳熟能详的品牌。

在内容营销这个业务的带动下,多想互动营业总收入与净利润快速增长,2016年至2018年多想互动实现营收1.01亿、1.79亿与2.91亿,净利润0.19亿、0.34亿与0.57亿。净利润持续增长,这或许是多想互动申报IPO的底气,不过在多想互动业绩快速增长的背后或也暗藏一系列风险。

1、业务独立性存疑,重要股东股权被冻结

虽然多想互动业绩增长迅速,但其业务独立性却存疑。招股书披露显示,多想互动媒体渠道重度依赖网易授予的闽南地区独家代理权,其核心业务之一的数字营销业务就依托网易授权的渠道进行开展,而数字营销业务2018年为多想互动提供了20%左右的收入。

除了业务独立性存疑外,多想互动部分股权或存争议。多想互动披露,公司股东薛李宁持有的发行前16.88%的股份被厦门市公安局司法冻结。而在此前,薛李宁曾大幅减持多想互动股份。遭受司法冻结,使得这部分股权存在一定的不确定性。

2、子公司净利润"冰火两重天"

梳理招股书发现,多想互动4家子公司亏损的同时,另外一家新疆子公司的净利润却占了多想互动净利润的一半,子公司净利润出现"冰火两重天"。

多想互动2016到2018年的净利润为1,851.82万元、3,432.30万元、5,702.09万元,但其6家子公司中有4家在2018年出现了净利润亏损,其中的北京多想互动文化传播有限公司、泉州多想互动文化传播有限公司、上海森昱广告有限公司、厦门第二未来科技有限公司,分别亏损了364.33万元、56.77万元、0.08万元、2.01万元,共计亏损423.19万元。

3、报告期内多名高管变动

除此之外,《号外》在梳理招股书时还发现:多想互动在报告期内出现多名高管变动,包括董事、监事、财务总监等核心高管。

2017年1月31日,张浩由于自主创业原因辞去公司副总职务。同年12月6日,因上述原因辞去董事职务。2017年3月10日,原职工代表监事傅晶晶由于自主创业原因申请辞去职工代表监事职务,原监事章淼鑫由于个人职业发展原因辞去公司监事职务。2017年3月13日,原财务总监兼董事会秘书林春燕由于个人身体原因申请辞去财务总监和董事会秘书职务。

2017年12月6日,公司聘任刘军、李虹英、林杰、张梦玲、曹桂英为副总经理。2017年12月22日,选举了张华、杜蓓蕾两位外部董事及陈培爱、杨靖超、吕晓慧三位独立董事。

2018年6月15日,副总李虹英就由于个人原因辞去副总经理职务。2019年5月6日,刘胜海由于个人原因辞去董事职务。2019年6月10日,公司免去黄靓的监事职务,选举李梦婷为新任监事。

4、招股书过度包装

据招股书,多想互动屡获中国广告长城奖、金触点、金远奖、金蜜蜂奖、蒲公英奖、风掣奖等行业权威奖项,并多年入选中国公关区域联盟评选的'中国区域公关公司20强',在行业中树立了良好的品牌形象和美誉度。

这些众多奖项也确实为多想互动的脸上贴金无数,但《壹财信》发现这些奖项中良莠不齐,有些奖项刚设立、有些奖项的颁奖机构并非是在民政部门合法登记的社会组织,不知行业权威从何而来?

5、商号混用或藏风险

更值得关注的是,多想互动参股和间接参股的三家公司:厦门多想视界广告有限公司(下称"多想广告")、厦门多想视界文化传媒有限公司(下称"多想文化")、北京多想视界广告有限公司(下称"北京多想广告"),三者都用到了"多想"这一商号,招股书中未披露三家参股公司使用"多想"商号的相关信息,或藏有风险。

据企信网信息,这三家参股公司的主营业务里,都有广告的设计、制作、代理、发布;文化、艺术活动策划;会议及展览服务,这三项业务都和多想互动的主营业务重合,或涉有同业竞争。

6、行业问题或成IPO关键因素

多想互动目前收入来源分四大块:公关策划活动业务、数字营销业务、媒介广告代理业务、内容营销业务。经过多年累积,公司合作品牌客户超80家,行业覆盖鞋服、配饰、食品、饮料、化妆品、地产、互联网科技等多个领域的国内一线品牌,如男装品牌虎都、童装品牌ABC、运动品牌匹克、地产品牌万达、饮料品牌百威等。

公司所处的文化传媒行业在IPO道路上与其他行业相比而言风险因素更大。目前在IPO项目的行业选择上,对于文化影视、传媒、游戏以及互联网金融等轻资产行业的项目,投行均抱持较为谨慎的态度,更有甚者有传言称,IPO热潮下影视、传媒、娱乐(含游戏)、文化和互联网,原则上劝退,这些传言虽然未得到真正的文件证实,但所谓空穴不来风,行业问题确实仍需正视。

7、五成净利靠子公司税收优惠

目前,多想互动有6家全资子公司,这6家子公司业绩表现差别较大。其中上海森昱、第二未来、北京多想、泉州多想在2018年均亏损,而子公司之一的喀什联界的净利润却占到多想互动合并净利润额的49.46%。

据了解,喀什联界已享受2016年度、2017年度和2018年度企业所得税免征优惠,享受的税收优惠金额分别为302.47万元、436.14万元和705.01万元,占合并净利润的比例分别为16.33%、12.71%和12.36%。不过,随着税收优惠政策在2020年到期,企业净利润也将随之受到影响。

如上,高管频繁变动、应收账款高企、关键股东股票被冻结等问题警醒投资人,此外,未来没有了税收优惠之后的多想互动的营收及净利润数字会发生怎样的化学“互动”我们拭目以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