旷视科技赴港IPO:在拥挤的城市物联网赛道有多少胜算?
财经

旷视科技赴港IPO:在拥挤的城市物联网赛道有多少胜算?

2019年09月16日 16:26:21
来源:凤凰网财经

8月份刚刚提交招股书的旷视科技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旷视科技”),最近因一段视频分析引起了争议,随着争议一起被推到聚光灯下的,还有其成立以来“闪亮”的融资历程与背后的资本巨头。然而,通过审视旷视科技的招股书,旷视科技掩盖在明星光环下的问题也渐渐浮现。

搭建VIE架构赴港上市 港交所尚无同股不同权第三例

自成立之初,旷视科技就是资本的“宠儿”,短短八年的时间获得了九轮融资。2011年,旷视科技三位创始人创立北京旷视科技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北京旷视”),刚落地就拿到了联想系的天使轮投资,2013年北京旷视的三位创始人在开曼群岛注册了旷视科技,由旷视科技通过合约控制经营主体北京旷视。

此后的六年左右时间里,旷视科技先是A轮得到李开复的创新工场支持,接着从B轮融资到D轮,引进了启明创投、蚂蚁金服、富士康、SK集团、中俄投资基金、中银投资等,囊括了民资、外资和国资在内的一系列投资巨头。

知名资本的加持使旷视科技一举一动都颇受人关注,因而早前北京旷视工商信息有变动,显示联想、创新工场等皆退出公司股东时,引起多方注意,对此旷视科技于7月23日发布声明称“工商信息变动为正常调整,常规性集团内部结构优化”,“集团层面没有股东退出”。

从招股书看来,此前工商信息变动原因或在于旷视科技为赴港股IPO而搭建VIE架构。通过重组搭建VIE架构后,旷视科技的三位创始人印奇、唐文斌、杨沐分别通过境外家族信托持有旷视科技8.21%、5.9%、2.72%的股权,阿里系API与淘宝中国合计持有旷视科技29.41%的股权,国有资本风险投资基金通过国风桥投资及深圳市国桥投资合计持有旷视科技11.33%的股权,此外还有持股平台及其他股东持股。

旷视科技作为VIE架构中的境外第二级权益主体设立境外壳公司Megvii HK,由Megvii HK在境内设立外商独资公司北京迈格威科技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北京迈格威”),再由北京迈格威与经营主体北京旷视签订一系列协议,完成对北京旷视的完全控制,最终使境外旷视科技的上市等同于境内北京旷视的上市。

然而此前经过多轮融资,旷视科技股权分散,创始人的股权已稀释至合计不到二成。为掌握话语权,旷视科技还采用同股不同权的架构,将已发行及未发行的股份分类为AB股,每股面值均为0.0005美元,AB类股享有的投票权为10:1,并且三位创始人签订一致行动协议。

需要考虑的是,同股不同权的架构,仍需从战略层面进行专业设计以平衡各方权利,从而使股权架构既能体现股东的意志,又具有合法性和正当性,其中操作难度不小。

自港交所去年引入“同股不同权”上市制度,除小米及美团先后通过此股权架构上市,此后尚未出现其他“同股不同权”的上市公司。

安防领域竞争激烈

根据中科高服《2019 中国人工智能产业研究报告》数据,2019 年我国人工智能核心产

业规模接近570亿元。其中,安防市场份额最大,占比高达53.8%;金融领域占比15.8%。

因安防市场份额最大,因此这条赛道也最为拥挤,国内所有定位人工智能+物联网的公司几乎都有参与,旷视科技自然也不例外。2016年左右,旷视科技逐步从起家的个人物联网转向安防为主的城市物联网。

目前,在安防这一赛道上,有几股较大的力量,包括以海康威视、大华股份等为首的传统安防产商,以华为、阿里云等为首的云服务厂商,以旷视科技在内的新兴AI公司等。

根据 IHS 数据,2018 年海康威视全球市占率高达 24.1%,占据视频监控设备行业市占率第一名,前几名还有大华股份等公司。据国盛证券研报,2008-2018年,海康威视、大华股份的复合增速为41%,高于行业平均增速,考虑到海康、大华大部分增长来自于内生拓展,而非外延并购,行业龙头呈现强者越强的现象。

除安防龙头强者越强,后进场的科技巨头也动作不断。2017年9月,华为携手多维视通、高新兴、华尊科技、商汤科技、易华录、以萨技术、依图科技、中盛益华等合作伙伴,宣布成立中国平安城市视频云合作伙伴开放联盟,其中并无旷视科技。

目前来看,城市物联网赛道拥挤是旷视科技亟需考虑的问题,未来旷视科技能否通过港交所上市“补血”提升自身核心竞争能力,还未可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