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贵银业实控人玩砸了:伪造签字私盖公章 半年收监管层十封函

金贵银业实控人玩砸了:伪造签字私盖公章 半年收监管层十封函

2019年09月19日 19:14:27
来源:野马财经

作者|宋冠宇 来源|野马财经

半年时间,监管机构连发10封函,公司8次延期回复。如今,实控人占用公司资金10亿元,使公司深陷诉讼。

金贵银业(002716.SZ)在9月19日发布公告,公司实控人曹永贵所持股份新增轮候冻结,累计被司法轮候冻结57.61亿股,超过其实际持有上市公司股份数。

此前公司还公告称,公司被申请冻结银行账户共33 个,累计被冻结金额为1708万元。

除此之外,值得关注的是金贵银业拖延29天未回复深交所的问询函。监管机构对实控人曹永贵占用公司10.14亿元的事项持续关注中。

伪造签字、私盖公章……实控人最终玩砸了

此前,金贵银业曾针对实控人占用公司资金的情况及解决方案回复过监管机构一封关注函。

曹永贵在2018年1月至2019年6月期间,通过部分供应商与公司供应合作的关系,由公司向部分供应商预付货款,供应商收到预付款后部分款项应其要求转至指定账户,

用途均为个人资金周转。

截至2019年6月30日止曹永贵累计非经营性占用上市公司资金10.14亿元。

图片来源:公司公告

曹永贵目前的总资产约为 60亿元,个人负债就达到38.8 亿元。

其名下持有3.14亿股金贵银业的股票,占股本比例32.74%,

已经全部被司法冻结。

曹永贵已被司法轮候冻结的股份累计为54.5亿股,已达其所持有股份的17.3倍。

图片来源:公司公告

欠了这么多钱,占用的资金怎么还、何时能还?

曹永贵的方案是,通过处置个人名下矿山资产、房产、应收账款及股权资产,计划在2019 年9月30日前向公司偿还所占用的资金。

“保证书”写的好,曹永贵真的能还钱吗?毕竟,他已经不是第一次欠钱了。

2018年7月,金贵银业和天神娱乐等五家公司参与了懒财金服的C+轮融资,投资总金额为5亿元。懒财金服原名懒财网贷,2014年5月正式上线。

据当时的新闻稿显示,曹永贵很看好互联网金融的渗透力,希望互联网的力量能给金贵的产业链带来新的活力。 然而,2018年8月7日,金贵银业在互动平台上回答投资者提问时却表示公司并没有参与懒财金服任何融资,没有与懒财金服开展过任何业务。 随后,深交所一纸问询函,曹永贵的“谎言”也被揭穿:

他并非懒财金服投资人,而是借款人。

根据2019年1月26日金贵银业给深交所问询函的回复,曹永贵控股的金江地产曾于2017年6月13日向上海汐麟融资1.6 亿元。这是曹永贵私自利用上市公司名义为关联方提供担保,上海汐麟明知担保未履行法定程序仍借款给金江地产,公司认定担保无效。 据《中国证券报》报道,有知情人士指出上海汐麟为懒财金服的资产端。上海汐麟股东为自然人刘曦、王巍,法定代表人为王巍。上海汐麟公布的邮箱与懒财金服的数家关联方一致,公司手机号码关联微信号为懒财金服客服。

这是曹永贵“自导自演”的违规担保。

召开董事会时独立董事未到场,曹永贵就伪造独董签字;随后,他还私自加盖了金贵银业公章。

根据中国裁判文书网公告,被上海汐麟告上法庭的不仅有曹永贵,还有科迪乳业、中路股份、高升股份。 这几个被告中除了科迪乳业之外,均是懒财金服的投资方。懒财金服在2015年8月获得中路集团A+轮投资,在2017年获高升控股第一大股东宇驰瑞德投资。

曹永贵不仅违规担保,替自己的公司借钱,而且至今没有归还。

“白银帝国”的崛起

金贵银业所处之地湖南省郴州市是我国白银生产和进出口的重要基地之一,身处“黄金地段”的金贵银业白银产量以及冶炼加工技术都属于全国领先的地位。 金贵银业前身是郴州市金贵银业有限公司,借助这个“宝地”之力,金贵银业2005年总产值就达到了2000万元。此后,它又多次获得湖南省“百强企业”称号。2008年由曹永贵、张蕾、曹永德、李楚南及其他29名自然人和深圳中银信投资控股有限公司发起设立金贵银业。 2014年,金贵银业成功登陆深交所中小板,是国内第一家以白银为主业的上市公司,被称为“白银第一股”。

打开公司官网首页,“白银第一股”5个字异常醒目。显然,金贵银业对这顶帽子也很看重。

图片来源: 新浪微博

2011年开始白银一直处于下跌的走势,但从2015年开始趋势放缓,金贵银业上市后迎着白银回暖的热潮。从业绩上来看,金贵银业2015年销售白银961吨,销售收入达到29亿元。

2016年半年报中,金贵银业扣非净利润同比增长233.86%。

从当时的情况来看,金贵银业的多项募投项目已完工投产,又收购了西藏金和矿业,锁定白银资源,对于业务上来说也是成倍数增长的趋势。在接连募资成功后,又推出员工持股计划,在300多员工中筹措1亿元的资金。

借助这番运势,金贵银业营业收入从2012年的36亿元增长到2016年的80亿元,在2016年股价曾经达到17.51元/股。

不过有意思的是,金贵银业曾与中南大学共同研发的“铅冰铜直接提取阴极铜技术”,该技术能够实现“零排放”,工艺清洁环保。2017年公司获得了排污许可证,领先了有色行业的很多同行。 然而,它并不总是这番模范生的样子。 早在2012年金贵银业首发过会之际就有多家媒体曝出金贵银业是当地的污染大户,

当地居民由于“血铅事件”深受其害。

在今年中央组织的专项督查行动中,金贵银业赫然出现在报告文件中,当地相关部门也因为处理其污染问题不力而受到批评。

暗淡的“白银第一股”

“白银第一股”如今的市值仅有不到60亿元。截至9月19日收盘,金贵银业股价仅有6.28元/股,

与2018年初高点位13.11元/股相比已经腰斩。

是什么让曾经的“白银第一股”这颗明星衰落至此?或许,这与公司疯狂扩张及实控人导致的资金链问题有些关系。

在上市刚满一年的时候,金贵银业就开始高举并购大旗。

2016年1月,金贵银业并购金属矿采选及矿产资源回收公司;2016年6月,金贵银业收购西藏金和矿业有限公司66%股权,随后又于2018年3月以1.87亿元收购金和矿业剩余34%股权;2018年4月,金贵银业以3.8亿收购西藏俊龙矿业100%股权。

在金贵银业“战略产业链延伸”需求同时,也伴随着资金链的不稳定。

从现金流来看,公司从2014年上市到2015年经营性现金流金额一直是飞跃增长,从-2.38亿增长到4.96亿。然而,从2016年开始突然降到29.94万,2028年仅有-5422.74万元。投资活动现金流金额常年处于-4亿元左右。 从金贵银业2019年半年报来看,扣非净利润为-4190.30万元,同比降幅131.63%。

图片来源:公司公告

最重要的是金贵银业账面仅有12.10亿元货币资金,曹永贵所占用的资金是货币资金的83.3%。对应的短期借款和长期借款却有18.8亿元。“14金贵债”到期偿付问题让董事会焦头烂额。

在这种困境之下,还要解决实控人占用资金的问题,金贵银业想必是“压力山大”。 身处困境的金贵银业,频频出现高管离职的情况。今年以来,公司的财务总监、董事会秘书、副总裁等关键岗位均出现了人员变动。 不仅如此,金贵银业的信用等级也是堪忧。东方金诚信用评级委员会决定将金贵银业主体信用等级由A下调至BB,评级展望为负面,并将“14金贵债”信用等级由A下调至B。

2019年至今,金贵银业共收到了10封函,其中问询函3封,关注函4封,监管函3封。公司还被通报批评1次。

实际上对金贵银业盘点来看,金贵银业的收购计划由于资金短缺等问题几乎停滞,实控人不仅占用公司资金还有多笔官司缠身。就连公司的往来款项和存货在调查中也发现包含“水分”。 金贵银业就像一个身处在市中心黄金地段的商铺,而店长不想着如何利用这黄金资源好好的经营,却总想着把身边的商铺都收购过来,恨不得整条街都是自己的。不仅收购过程中纠纷不断,甚至到了用公司的名头去给自己的私事做担保的地步。 在监管机构的持续关注下,金贵银业能否走出困境?

对此你有什么看法,欢迎在评论区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