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书得间 | 十进大巴山、五进大凉山的前工行行长讲述扶贫故事
财经

读书得间 | 十进大巴山、五进大凉山的前工行行长讲述扶贫故事

2019年09月20日 14:36:16
来源:凤凰网财经

凤凰网财经原创稿件 文|易典

“我相信照片能记录或明亮或暗淡的光影;能传载或高亢或低沉的声音;能展现或已发生或终将发生的历史。”

讲述这句话的是杨凯生,他有着30余年的金融经验,是业内备受尊敬的金融家;曾经掌舵中国最大的商业银行—中国工商银行;退休之后,他投身于扶贫和摄影事业,用镜头记录扶贫过程中的点滴进步和感人瞬间。

9月18日, 凤凰网财经“读书得间”分享会第一期联合SAIF(上海高金)金融E沙龙,邀请中国工商银行原行长、中央国家机关摄影协会主席杨凯生携其扶贫纪实影像,以 “不易的前行” 为主题,为大家带来一场精彩感人的作品交流会,共议“精准扶贫”的现状,为扶贫摘帽献计献策。

01金融与扶贫“混搭”:如何结合?

在读书会开始时,杨凯生笑言今天准备介绍两本书,但“跨界比较厉害,混搭得有点过分了。” 听到“混搭”一词,现场响起了一片笑声。他提到的两本书,一本是他对金融的理解和感悟--《金融笔记》,另一本是他的摄影图书—《浮生24小时》。

作为一个有着30多年金融从业经验的金融家,曾掌舵中国最大的商业银行—中国工商银行,杨凯生如何看待扶贫?如何将金融和扶贫结合起来?

他提到了“十九大报告”中对脱贫攻坚的决心:“贫困人口和贫困地区同全国一道进入全面小康社会。”他也强调了要注意一个历史节点—2020年,我国要在2020年全面进入小康社会。

如何定义“脱贫”?怎样才能摘掉“贫困帽子”?杨凯生提到,目前可以从定性和定量两个方向定义“脱贫”。

定性方向来说,脱贫要做到 “两不愁三保障”,“两不愁”指的是不愁吃不愁穿,“三保障”指的是义务教育有保障、基本医疗有保障、住房安全有保障,贫困地区的孩子都能够享受九年义务教育。他回忆在贫困地区走访时,经常可以看到一些“反对辍学”、“辍学违反基本义务教育法”的标语。

定量方向来说,国务院扶贫办负责制定人均收入的脱贫标准,“目前定的是人均收入达到三千七百五十元。” 目前,脱贫摘帽工作正在有序推进。

在读书会上,杨凯生分享了一个近15分钟的视频和数百张照片。从高屋建瓴到深入一线,从宏观政策到微观细节,从制定规则到落地实施,他在现场分享了多年扶贫中遇到的一些感人的瞬间和让人落泪的故事

02努力自学、有七个孩子的贫困“虎妈”

杨凯生讲述了一个有七个孩子的“虎妈”故事(以下为杨凯生自述,原文有删减):

图注:“虎妈”与七个孩子(摄影/杨凯生)

大家可能都知道“虎妈”,就是对子女要求特别严的。这次我专门走访了一家贫困户,那个妇女四十三岁,叫做王道玉。她的丈夫长年在外面给人家看果园,两个人生了九个孩子,一个孩子夭折了,一个孩子送人了,老大是个十八岁的男孩,但是由于小时候得病,现在坐在轮椅上面。这个妇女很担心这些孩子将来上学都会受到影响,她的大女儿今年上初三,小学一直到初中,自己跟着大女儿,学拼音、查辞典、做算术。

图注:易地搬迁后进入新家的孩子们(摄影/杨凯生)

看一看这些照片就明白了,这是搬到了新的房子的情况,王道玉对孩子说“坐好,欢迎北京来的爷爷”。易地搬迁的房子是统一设计、统一标准,超过五口人的家庭是一百二十平米。去了以后就发现,学习读书的氛围是比较浓的。

我到他们的房间去看了,孩子都坐在床上,小的看图识字,大的做算术。在他们的旧房子里(他们家还没有搬完),房屋家俱虽然都很破旧,但是可以看出有语文课本、作业本、作文本,都是堆得整整齐齐,墙上写的都是汉语拼音,还标注着声母韵母,旁边有阿拉伯数字,墙上写着1、2、3、4、5、6一直写到100。

图注:“虎妈”用教鞭指着墙面在家中辅导孩子们功课(摄影/杨凯生)

这里写的拼音和数字,原来我以为是女儿写的,她说不是,这是我妈写的。我就问王道玉你上过几天学?她说我一天学也没有上过,我说那你怎么会写的?她说是跟她女儿学的。这真是一个励志的故事。

孩子们念的时候她还会纠正,这是卷舌那是平舌,这是前鼻音那是后鼻音,我这个上海人都搞不清楚。

念的时候我发现了一个差错,就是字母写反了,本来是p,这里写成了q,我说有一个字写错了。她马上就明白了,自己上去擦掉,然后就改过来了。这说明她确实是跟着女儿学得很好。

为什么相机捆着塑料布?因为我们是冒着大雨去的。

图注:杨凯生用塑料布包着相机

图注:杨凯生与贫困户家中孩子“拉钩”

今年女儿升初三,明年就要考高中了,我说明年你准备考什么学校?上职业高中?她说我想考县高中,将来想上大学。我说咱们拉勾,如果你明年考上高中我一定还来看你,这是我们同事帮我拍下来的,她妈在旁边笑。

这些照片还是挺励志的,当然超生不对,过去也受了一些处罚,超生的孩子上户口也是有问题的。村长说现在政策调整了,不允许有黑户,超生的孩子也要上户口,王道玉说知道这个政策,但是上户口必须去做DNA基因检测以证明这个孩子是自己的,做一个孩子要几千块钱。她说别的都不操心,吃穿就可以了,唯独操心的就是孩子将来上学。乡干部告诉她现在贫困户家的孩子去做DNA检测,费用也是财政出了。

贫困的原因很多,越穷越生、越生越穷,观念的落后是造成贫困的原因之一。但现在贫困的农民观念也在改变,知道让下一代接受教育的重要性,千方百计地想把孩子培养成才。

03连续三年穿同一件衣服的小姑娘

杨凯生讲的图片都有一个共同主题—孩子。孩子是未来的希望,而让贫困地区的孩子接受良好教育,也是解决贫困问题的根本方法之一。

图注:杨凯生抱着半岁的小女孩

他讲到了工商银行的一个母婴平安项目。而图片的主角依然是一个小姑娘。(以下为杨凯生自述,原文有删减):

(增加杨行长抱着半岁的小姑娘照片)

图注:三岁、四岁、五岁穿同一件外套的小姑娘

八年前我到当地卫生院去看平安工程实施得怎么样,院长跟我说巧了,今天正好有一个孩子回来复查身体,就是母婴平安工程的受益者。这孩子长得很可爱,我抱着拍了一张照片。这是孩子四岁和五岁的时候,六岁马上就要上学了,去年夏天我又去看她,墙上都是奖状,数学得了第一,我说将来要学什么,她说将来要考清华,现在已经八岁了。

这么多年孩子看上去挺可爱的,但我们仔细看的话可以看出一些问题,六岁多的时候孩子穿着这件衣服绿色的领子,五岁的时候就是这件衣服,四岁的时候还是这件衣服,因为我每次去都是冬天,每次去她都穿着这件衣服。

图注:连续三年穿同一件粉色外套的小姑娘

图注:小姑娘的梦想是考进清华大学(摄影/杨凯生)

杨凯生在分享中多次提到教育的重要性。从没读过书却在家里自学逼七个孩子读书的“虎妈”,再到三年穿同一件衣服但梦想考清华的小姑娘,教育是让下一代彻底脱离贫困的根本途径。

04“狗不咬”的书记

在读书会的后一个小时,进入了气氛更热烈的问答环节。在金融街举办的读书会吸引了不少下班赶来的金融行业骨干和精英,他们非常珍惜和金融行业顶级前辈交流的机会,频频举手,争相提问。

现场一位观众提问,相比普通人,金融家是如何看待扶贫工作?是否更强调利用经济手段、用产业扶持的方法彻底解决贫困问题?

对此,杨凯生首先表示:“我觉得金融机构和其他的企业,投身于扶贫事业好像没有什么太大的区别。”他坦言,产业扶贫如果真正做好,对于当地的可持续发展和脱贫有重要意义,但有些贫困地区资源是比较贫乏的,不容易找到一个能够真正成长起来的产业方向,所以不能盲目投资,更不能因盲目投资而破坏环境,这会对可持续发展造成深远的影响。

谈到产业扶贫,他提到了一个关键词—“因地制宜”。

四川之前提出一个扶贫口号--“住上好房子、过上好日子、养成好习惯、形成好风气”,我最近去看到标语上又加了一个好,就是“培植好产业”。

他笑言:“我们在当地都有派去的扶贫干部,包括县里副县长和副书记,或者在村里当支书,有的在当地干了六年,老百姓还是不舍得让他回来。他被老乡们称为‘狗不咬的书记’,走到村子里每家的狗见到他都是摇尾巴。”杨凯生说想要真正把扶贫工作做好,“需要我们俯下身子真正和老百姓在一起”。

05扶贫也要讲感恩,不搞“形式主义”

现场提问的基本是金融从业者,其中不少都有扶贫经验。他们也分享了在扶贫过程中的一些困惑:有的贫困户“升米恩斗米仇”,有依赖心理不懂感恩;有的扶贫规则过于“形式主义”,扶贫干部忙着现场拍照打卡;有的扶贫手段过于简单化,企业为完成任务直接让贫困户白拿工资。

对于现场提问者的这些困惑,杨凯生非常耐心的一一作了解答。

提到一些贫困户出现的依赖心理,他表示,目前各级政府已经开始重视这些问题,也一直强调要对贫困居民进行感恩教育。

他举例说,他给一些贫困地区的学生捐书,有关部门就提出要在书上盖章,设计的章就是“中国工商银行杨凯生赠书”,二十个学校刻了二十个章。

“我想把我的名字刻在书上干嘛?他们说这就是一种感恩教育,不能让他们忘记帮助他们的人。我说感恩应该感谢党和政府,我不赞成用自己的名字,后来在这些书上盖的是‘中国工商银行一名退休员工赠书’的章子。”杨凯生说,贫困人群是知道全社会都在关心帮助他们的。

杨凯生讲述了自己在扶贫的亲身体验:“前些年我去老乡家里,刚开始有些老乡就是寡言少语,交流也很困难,现在去多了也熟了,他们说‘领导,加个微信!’‘今天在这吃饭呗,杀个黑鸡给你’。”他分享道,在扶贫中绝对不能有一种居高临下的心态,绝对不能以“我是来帮你的”这种心态去扶贫,而是应该意识到我们和贫困群众是平等的关系。

对于扶贫过程中的“形式主义”,扶贫干部经常要上传各种报表和视频完成“打卡”任务引发了一些抱怨。杨凯生首先表示,扶贫工作要坚决杜绝形式主义和官僚主义,其中一个举措是调整完善考核办法。中央有关部门对此已经有了明确要求。

他认为,目前这些“形式主义”的现象已经出现了明显好转。他举例提到南江县最近的“扶贫摘帽”评估中得分高达90多分。而且这个评估是第三方评估,需要换户调查,不仅是要征求贫困户的意见,还要听取非贫困户的意见。调查时当地村干部、县干部、市干部都是回避的,考核结果比较真实。

06谈银行的未来:本着初心、与时俱进

虽然读书会的话题大部分聚焦在扶贫上,但现场不少观众都拿着杨凯生的一本金融专业著作--《金融笔记》。而提问的话题在最后也回到金融上来:在金融科技、互联网金融飞速发展的时代,银行业未来会面临一个什么图景?

杨凯生首先对银行下了定义,现在经常把银行称为传统银行,互联网金融称为新金融。“传统金融业要继续前进,这个前进是与时俱进,是借助新科技的手段插上前进的翅膀。”

谈到未来,他认为不管时代怎么变化,“但只要商品经济存在,银行作为一个交易中介的职能是不会消失的,也是不应该消失的。”

他也提到区块链:“不少人都说区块链不仅是去中心化的,也是去中介化的,完全可以出现直接交易。对这一点我是有一些不同看法的。”

对于现在科技的发展,他非常乐观:“日新月异的新技术涌现为传统金融机构运作效率的提高,风险把控能力、经营水平的提升创造了条件。传统的金融机构应该抓住这个时代前进的机会,利用这些新的手段提升自己的经营管理水准,提升自己为社会进步、为经济发展提供服务的能力,这个是传统金融机构转型的正道所在。”

他还强调了金融机构需要具备责任感:“银行很大的特点就是钱来自于客户,因此你必须牢记你没有权力把存款人的资金随意使用,必须对存款人负责。现在有的金融机构有时候自觉不自觉地忘了这一点,所以搞得一地鸡毛。我们应该坚持稳健经营的理念,银行必须本着初心与时俱进。”

伴随着一张张照片,一个个让人动容的故事,一个个犀利直接“火花四溅”的提问,两个小时的读书会渐进尾声。

在最后,有一个观众好奇,这位优秀的金融家为何会在退休后选择了带有人文色彩的摄影,而没有更多的去拍风光、拍花鸟虫鱼?杨凯生回答道:“纪实摄影的最大特点是难以重复,比如这个小孩在一刹那的一个表情、一个眼神,下次再过去同样一个人拍出来是没有那种感觉的。这是纪实摄影独特的魅力所在,那是一种特殊的感觉。”

特殊的感觉背后承载着一个金融家对社会的责任,对金融的热爱,和对贫困地区父老乡亲的关心。

凤凰网财经“读书得间”分享会:

“读书得间”原意为读书能寻究窍门,心领神会。“得间”,亦作“得闲”,凤凰网财经希望借“读书”这样高尚而愉快的事情,以书会友,立足社会、经济、思想、民生等方方面面,倡导全民阅读和思想交流碰撞,向社会传递有益且有新意的思想观点,亦为书友搭建一个“得闲得识得智”的高端学习及社交平台。“读书得间”包括了读书分享会、大咖荐书、好书榜等一系列线上、线下活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