建业股份IPO:管理层“老龄化” 高补贴环保问题隐忧

建业股份IPO:管理层“老龄化” 高补贴环保问题隐忧

2019年09月23日 15:24:30
来源:凤凰网财经

【专题:建业股份IPO:管理层“老龄化” 高补贴环保问题存隐患

浙江建业化工股份有限公司(下称“建业股份”)8月22日已经向证监会提交申请在上海证券交易所上市,根据招股书,建业股份由浙商证券保荐,预计融资5.95亿元。拟发行4000万股,占发行后总股本的25%。

值得注意的是,建业股份的管理层或迈入了“老龄化”的步伐,且出现了总营收和净利润接连下滑、毛利率下降、研发投入不足、盈利靠“吃皇粮”、环保隐忧等一系列问题,可谓是IPO之路“拦路虎”不断。

1、七旬实控人掌舵存风险

截至招股书签署日,建业股份的控股股东、实际控制人均是冯烈。股权结构显示,冯烈直接持有公司67.26%股份,同时通过建业投资、建屹投资间接控制公司3.03%股份,合计控制公司70.29%股份。

然而,冯烈已经年满71岁,其究竟还有多少精力在激烈的市场竞争中拼杀。不仅如此,建业股份的董事会成员年龄也偏大。7名董事,除了3名独立董事及董事长冯烈外,另三名董事倪福坤、孙斌 、吴超成,其年龄分别为67岁、47岁、41岁。其中,倪福坤、孙斌 还担任公司副总经理。

整体而言,公司高管平均年龄为55岁,而A股公司高管平均年龄为48岁。年龄偏大,面临着高管更迭,这势必波及到建业股份经营稳定性。

2、业绩不稳净利暴增暴降

经营业绩不稳定、含金量不高原本就是建业股份的一大顽疾,这或将是其本次IPO一大障碍。

从招股书披露的数据看,建业股份的经营业绩“异常”亮丽。2015年至2018年,公司实现的营业收入分别为16.15亿元、15.50亿元、18.20亿元、18.32亿元,2016年出现小幅下降,2017年同比增长2.70亿,增幅为17.42%,去年仅增长0.12亿元,增幅为0.66%。

整体而言,2015年至2018年,营业收入仅增长13.44%,而净利润增长了571.19%,二者严重不匹配。

3、创投机构全部撤离

建业股份原本引入了外部投资者,但早已被这些投资者抛弃。

建业股份的股权结构显示,公司共有12名股东,其中三名机构股东,分别为建德市国有资产经营有限公司 、建德建业投资咨询有限公司 、建德建屹投资咨询合伙企业(有限合伙),建德市国有资产经营有限公司是公司原始股东,代表地方国资持股,建德建业投资咨询有限公司是冯烈持股平台,建德建屹投资咨询合伙企业(有限合伙)是员工持股平台,冯烈为执行事务合伙人。另9名自然人股东中,除了实控人冯烈外,其余均为公司董监高成员,这些董监高直接持比例均不到0.30%。

由此可见,建业股份的股权结构非常简单,除了国资外,其余全部为内部人持股。显然,全部依靠内部力量,如果公司没有达到足够强大程度,难以实现快速发展。

4、曾对赌上市失败

建业股份实际控制人为冯烈。2010年3月,点石创投、湖州创投和中安盛投资合计以2600万元认缴建业股份32.5万元的出资额(占总出资额的6.1%)。

彼时,这三位增资者与冯烈签署补充协议,双方约定建业股份三年内需进行上市申请并获通过,否则冯烈需按6%的利率进行回购。

然而此后三年,建业股份并未完成上述上市约定。对于迟迟未筹划上市的原因,建业股份在申报稿中并未谈及。

5、领政府补贴艰难度日

2019年上半年建业股份的营业总收入为8.18亿元,比2018年同期减少24.01%;2019年上半年净利润为7913.77万元,比2018年同期减少了44.95%,直接出现了“断崖式”的下跌。

就在这不尽如人意的净利润下,政府补贴却是占了不小的比例。2016-2019年上半年的政府补助金额分别为2273.15万元、1030.31万元、1895.82万元和966.52万元,分别占同期净利润的比例为54.66%、14.07%、11.61%和13.72%,主要系公司应收建德市土地收购储备中心的五马洲迁建补偿款项。

年年吃大额“皇粮”,建业股份自身的营业能力几何,不禁让人存疑。

6、营业收入有虚增之嫌

以2017年为例,这一年的营业收入为182048.34万元,其中93.27%的内销收入(如表1)需计征17%增值税,由此测算出,2017年的含税营业收入为210913.74万元。

事实上,建业股份2017年“销售商品、提供劳务收到的现金”却只有142189.98万元,明显少于理论现金流入金额,即使考虑到这年的预收款项比上一年新增2012.46万元影响,仍有高达70590.78万元的含税营业收入没有获得相应现金流量和新增债权数据支持,显然有虚增之嫌。

7、成本问题指向收入异常

除了从财务勾稽角度发现建业股份的营业收入存在问题外,若分析与营业收入相关的主营业务成本数据的变化,也间接佐证了营业收入虚增的问题。

招股书还披露,在2017年的生产成本之中,原材料成本为147268.97万元,占生产成本的93.30%。将剔除能源耗用之后的采购总额和生产成本中原材料金额相比较,可发现采购的原材料并不够生产所用,仍需要消耗6231.96万元原有库存,理论上这会导致存货原材料及各产品原材料成本的减少。

然而,在2017年年末的存货中,原材料金额为4675.86万元,和上一年年末的金额4994.67万元相比,仅减少了318.81万元。综合推算出,建业股份的采购总额与生产成本中原材料金额之间出现了9377.96万元的差额。

8、环保存隐患 子公司多年被列为重点检查名单

公开资料显示,建业股份及其子公司多年被列为重点检查名单。2014年5月,公司因不正常运行大气污染物处理设施,被建德市环境保护局处以罚款5万元,并立即整改。

建业股份还因环保问题而被举报,主要涉及废水废气偷排、擅自偷设排水管,其厂址设在梅城镇自来水保护水源江段等。相关部门调查后,要求其整改。

此外,建业股份子公司建业热电、泰州建业先后受到行政处罚,前者为烟气排放浓度小时均值超过限值、后者违反消防法规。

屡登环保重点检查“黑榜”的建业化工,此番IPO之行,能否打开资本市场的大门,有待时日检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