宝马i8之父毕福康惹祸?因一汽干涉言论遭前东家怒怼
财经

宝马i8之父毕福康惹祸?因一汽干涉言论遭前东家怒怼

2019年09月29日 19:49:54
来源:北京时间

半年两度跳槽。

刚加盟不到一个月,毕福康就带“火”了FF。 

近日,拜腾汽车联合创始人、前任CEO毕福康(Carsten Breitfeld)在微博发表声明称,美国媒体断章取义报道其言论,严重歪曲原意。 他本人对拜腾充满敬意,并非常感激一汽在关键时刻对拜腾的支持。 

对各关联方造成的不必要的影响,他深表歉意。 

与此同时,拜腾公司也表示,相关报道中提到的“一汽集团对拜腾的干预和控制”毫无依据。 一汽集团尊重拜腾的内部公司治理,也完全支持拜腾的独立运营。 

该报道中毕福康的言论有诸多失实或误导性表述,他们对其言论感到失望。 这都源于此前美国科技媒体《the verge》的一篇报道。 该报道表示,最近毕福康首次袒露了其离职拜腾的背后原因,中国一汽作为拜腾投资方干预过多。 

尽管与一汽的交易增强了他为拜腾寻求融资的可信度,并增加了与供应商的接触,但这些好处也伴随着监督和干预。 

2016年,毕福康与原东风英菲尼迪原总经理戴雷一起联合创办拜腾(BYTON)。 

2019年1月,拜腾汽车发布关于公司治理架构调整董事会最新决议,称拜腾董事会决议终止毕福康首席执行官职务,由戴雷接任。 

但最近半年,毕福康两次跳槽。 

4月,毕福康在上海车展期间宣布,加盟造车初创企业艾康尼克出任首席执行官。 9月初,他转而加盟FF出任全球CEO,贾跃亭卸任。

 此次事件对拜腾、FF的后续发展,会有什么影响? 拜腾方面对时间财经表示,一切以声明为准。 国家发改委价格监测中心汽车行业首席分析师程晓东告诉时间财经,一汽是汽车行业标杆,它的一举一动都备受关注。 其实,这些动作在资本运作过程中都非常正常,只不过时机特殊引发了讨论,但对一汽、拜腾影响不大。

 对于FF,毕福康首先是解决的是融资问题,量产还很远。

毕福康“惹祸”

对于拜腾而言,一汽的重要性不言而喻。 2018年,一汽和宁德时代领投拜腾5亿美元B轮融资。 当时消息称,一汽集团向拜腾投资了约2.6亿美元; 2018年9月,拜腾的母公司南京知行,以1元收购一汽华利。 通过此次收购,拜腾获得了一汽华利的乘用车生产资质; 2019年9月,一汽再次领投拜腾C轮5亿美元融资。 但就在这个过程中,毕福康却“出走”拜腾。

 毕福康在接受新浪科技采访时表示,他从零开始,把拜腾打造成一家拥有1500人的公司,在慕尼黑进行设计,在硅谷进行研发,在南京设置供应链,致力要做一家国际一流车企。 但后来一汽集团作为投资者进入了公司,他意识到公司发生了一些显著变化,尤其是战略方向上更加侧重中国本地。 这种变化和他的战略思维不太相符,所以他最终决定离开。 

此次毕福康的言论,之所以引发关注,除了涉及到一汽,还与拜腾目面临的巨大压力有关。 2019年6月底,一汽夏利回复深交所问询函称,与拜腾汽车母公司南京知行达成出售一汽华利公司的协议后,南京知行尚有3.1亿元款项逾期未支付。 

这也让拜腾的资金困境暴露出来。 据了解,虽然当时是以1元成交,但南京知行还需要承担一汽华利不低于8亿元的债务,以及华利员工5000多万元的薪酬,合起来大概是8.5亿元。 随后的7月,拜腾被曝裁员,进一步印证了其资金紧张的猜测。 据《观察者网》报道称,7月3日,部分内部员工称拜腾启动了内部裁员计划,“今天是上海这边的销售公司,美国那边也裁了几个小组,接下来就是南京工厂和上海global部门了”。 

与此同时,拜腾线下体验店也没有按照原先的计划扩张。 随着融资的推进,拜腾的情况似乎得以缓解。 2019年9月,拜腾汽车CEO戴雷在接受媒体采访时候表示,原计划在6月底完成的C轮融资即将就位,此次融资金额为5亿美元。 

在C轮融资之后,拜腾汽车会立刻启动D轮融资。 戴雷表示,这笔资金用于支持第二款车和第三款车型的研发。 但外界对于拜腾面临的资金压力仍有担心。 截止目前,加上最新的C轮,拜腾汽车累计获得超12亿美元融资,但考虑到购买汽车生产资质、自建工厂、销售、交付等等因素,这些资金依旧是杯水车薪。 

据了解,蔚来、小鹏、威马的融资金额均已超200亿元,但从经营状况来看,这几家车企都在开源节流。

FF能被“拯救”吗?

据了解,毕福康在来到中国之前,毕福康曾在宝马集团工作20年,并担任宝马集团副总裁领导了宝马旗舰插混车型i8的开发。 最近半年,经过两度跳槽后,毕福康加盟FF。 

对于原因,毕福康曾表示,他决定加入FF主要是出于以下三方面的原因,除了贾跃亭和FF行业领先的产品、技术,还有就是其全球合伙人制度。 但FF的目前情况,并不容乐观。 2017年和2018年,FF两次陷入资金困境,一直在破产边缘挣扎,不得不寻求融资渠道。

 除了众所周知的恒大,FF还与第九城市达成合作。 2019年3月,FF与第九城市共同成立合资公司,并引进投资机构为FF 91量产募集资金。 但毕福康表示,FF与第九城市的合作,并未给他们带来资金。 当时,九城和FF达成在中国组建合资公司的协议,并承诺要投资6亿美元到合资公司中。

 就在FF在为资金挣扎的期间,电动车市场已发生了天翻地覆的变化,大批资金涌入造车市场,一大波造车新势力应运而生。 毕福康的到来,能拯救FF开吗? 毕福康在接受采访时表示,不可否认,FF经历了很多困难时刻,面临着财务困难,但关键是有没有战略可以走出困境。

 自从他来到FF之后,有很多投资人都来主动联系他,情况已经有了很大改变。 他现在很大一部分工作就是和有意向的不同投资人接触,他相信会解决资金问题。 

据毕福康介绍,他们给意向投资人展示了量产FF91以及在2021年上市的计划。 他不能说具体还需要多少钱可以让FF91量产,但会显著低于10亿美元,或许只要几亿美元。

 尽管毕福康对FF 91的量产充满信心,但部分业内人士依然持观望态度。 从工程样车到量产车,其中的路还很长,在技术、资金等方面都需要充足的准备,而目前FF似乎还达不到。 (北京时间财经 欧阳西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