翔丰华闯关IPO: 三年现金流为负、涉14起诉讼、供应商存疑

翔丰华闯关IPO: 三年现金流为负、涉14起诉讼、供应商存疑

2019年10月09日 08:39:04
来源:长江商报

长江商报记者 沈右荣

卖身A股跃岭股份未果,锂电池负极材料供应商深圳市翔丰华科技股份有限公司(简称翔丰华)闯关IPO寻求突破产能瓶颈。

翔丰华自称是国内先进的锂电池负极材料供应商,目前是比亚迪、宁德时代、鹏辉能源、南都电源、赣锋锂业等30多家知名公司的供应商。

近年来,随着国内新能源汽车产业爆发,翔丰华的经营业绩也大幅飙升。2014年,公司营业收入、净利润分别为0.77亿元、1115.35万元,2018年达到6亿元、6155.32万元,短短4年,二者暴增了约6.8倍、4.5倍。

然而,翔丰华存在大客户依赖风险。近三年,公司超过一半的营业收入靠比亚迪贡献,去年甚至超过60%。

由于在产业链中几乎不具有话语权,翔丰华的毛利率持续下降。2018年为22.13%,较2016年下降了16.92个百分点。而这也与抱比亚迪大腿密切相关。公司向比亚迪销售产品价格明显低于市场价格。

虽然净利润大幅增长,但近三年,翔丰华的经营现金流持续净流出,导致公司资金紧张,偿债压力大。而这一现象的背后,是公司应收票据及应收账款持续攀升。截至2018年底,公司应收票据及应收账款为5.68亿元,同比增长45.27%,占当期营业收入的94.75%。

赊销出去的货物未能及时回款,翔丰华频频踩雷。为了追讨货款,公司目前在审在诉案件达14起。

备受关注的是翔丰华存在信披缺陷。2016年一成立即成为公司第五大供应商的郑州兴然新材料有限公司(简称郑州兴然),几份招股书披露的信息悬殊较大。

高度依赖比亚迪毛利率连降

虽然一直在努力,至少是在目前,高度依赖大客户仍旧是翔丰华迈不过的槛。

近年来,受益于新能源政策,新能源汽车产业链快速成长,一批批资本争相涌入,行业成为火热之势。

翔丰华成立于2009年6月12日,2010年10月,仅仅一年零三个多月,就被资本收购了。周鹏伟联合钟英浩将翔丰华收购,并以此为基准,进军新能源源领域。截至目前,钟英浩仍旧作为一名重要财务投资人身份出现在公司。

翔丰华的经营也呈现高速增长势头。2014年至2018年,其实现的营业收入分别为0.77亿元、1.30亿元、2.37亿元、3.63亿元、6亿元,2015年至2018年的同比增速为68.83%、78.10%、53.16%、65.29%,年均复合增长率为59.63%。同期净利润为1115.35万元、732.42万元、4098.98万元(更新后为4015.77万元)、5724.61万元、6155.32万元,年均复合增长率为53.27%。

备受诟病的是,翔丰华高速增长的经营业绩中,比亚迪贡献不菲。

以近三年为例,公司向比亚迪销售的收入分别为1.28亿元、2.01亿元、3.76亿元,分别占公司当年销售收入的54.24%、55.46%、62.75%。

从2012年开始,翔丰华寻求与比亚迪合作,2014年初开始批量试产供货,持续至今。

翔丰华在招股书中称,近年来,公司一直在努力降低单一客户依赖风险,加大力度开发国外内潜力大客户。去年10月开始,向宁德时代供货已快速放量。此外,目前公司已通过LG化学认证测试,正与三星SDI、松下等国际知名电池制造商开展合作协商和相关认证等。虽然如此,2018年营收占比,比亚迪贡献超过六成。

抱上比亚迪大腿带来了营业快速增长,但也让翔丰华失去了市场话语权。

随着新能源新政实施,补贴退坡,在产能过剩情况下,一些大型新能源汽车厂倒逼上游供应商降低产品价格,转嫁成本压力。

翔丰华毛利率持续下降就是很好的证明。2016年至2018年,翔丰华的综合毛利率为39.05%、30.40%、22.13%,两年下降了16.92个百分点。其原因主要在于天然石墨毛利率持续下降,2017年、2018年,其天然石墨毛利率分别较上期下降13.96个百分点、15.51个百分点。翔丰华的天然石墨几乎向比亚迪专供。

正如翔丰华所言,公司给予比亚迪同款产品较低售价,导致同款产品比亚迪毛利率低于其他客户。原因是,比亚迪是第一大客户,且长期合作。

19家机构携资入股短期借款暴增6倍

翔丰华急于上市源于公司流动性不足。而这与公司应收账款居高不下直接相关。

公开信息显示,早在2016年8月,翔丰华原本打算委身于跃岭股份曲线上市,但当年,公司净利润暴增,超过4000万元,有了独立上市之心的翔丰华终止重组。2017年,公司递交上市申请材料,但次年又撤回材料,去年底再次递交申请,今年5月21日进行了更新。

4年持之以恒推进上市,源于翔丰华极度缺钱。

翔丰华曾频频融资。2013年开始,几乎每年都有机构入股,公司26名股东中,19家为投资机构,这些机构大多是通过增资及股权受让入股的。

然而,翔丰华资金仍然不足。截至2018年底,公司货币资金为0.46亿元,较上年底的1.07亿元减少0.61亿元,而短期借款为0.64亿元,较上年底的900万元暴增6.16倍。

资金锐减、借款激增,源于公司造血能力严重不足。2016年至2018年,翔丰华的经营现金流净额分别为-1072.07万元、-1.10亿元、-5501.38万元。同期,公司投资现金流分别为-4129.94万元、-1.31亿元、-2326.82万元。

经营现金流持续净流出与应收账款居高不下密切相关。上述同期,翔丰华的应收票据及应收账款分别为1.79亿元、3.92亿元、5.68亿元,分别占当期营业收入的比重为75.77%、107.97%、94.75%,远超同期行业均值48.36%、43.80%、60.37%。

随着新能源补贴退坡,翔丰华下游的部分厂商倒闭、破产,导致款项回收困难。去年沃特玛爆雷,也殃及了翔丰华,其有多张商业承兑汇票不能兑付。

截至去年底,公司长期未收回的应收账款账面金额为1798.86万元。

为了追讨货款,翔丰华频频动用法律武器。招股书披露,近年来,翔丰华作为原告,此前,了结两起诉讼,了结的诉讼案合计只有17.85万元。目前,14起在审在执的诉讼金额合计为1349.34万元。

值得一提的是,上述诉讼案的被告中,不少因为公司破产而暂无资产可供执行。

供应商真实性存疑

供应商真实性不足,或将是翔丰华此次IPO的障碍之一。

翔丰华的前十大供应商中,郑州兴然新材料有限公司(简称郑州兴然)有些可疑。

今年更新的招股书显示,2016年,翔丰华向郑州兴然采购的金额为956.52万元,向其关联方新密市天源物资供应部(简称新密天源,采购金额为362.01万元),二者合计为1318.53万元,位列翔丰华第五大供应商。郴州杉杉新材料有限公司(简称郴州杉杉)为公司第六大供应商,当年采购额为861.9万元。

然而,2017年,翔丰华首次申报披露的招股书中,郑州兴然并未出现在前五大供应商名单中。彼时,第五大供应商为郴州杉杉,当年采购金额为800.75万元。与最新招股书披露的861.90万元也存在较大差距。

前后两份招股书对供应商披露为何会出现如此大变化?公司对此并未进行解释。

长江商报记者通过wind查询发现,郑州兴然成立于2016年4月26日,注册资本500万元,由自然人郑全福100%控股,而成立之初,是李冯群100%持股,2017年6月退出。

郑州兴然2016年年报显示,公司员工总数为16人,资产总额313.35万元,营业收入475.88万元,纳税总额10.03万元,净利润为-187.05万元。

郑州兴然自行披露的2016年营业收入475.88万元,而翔丰华披露向其采购956.52万元,悬殊之大可见一斑。究竟谁在说谎?翔丰华至今未对此进行公开说明。

除了重要供应商信息存疑外,翔丰华的关联交易也让人起疑。

2016年,跃岭股份重组翔丰华事件告吹,但二者联系依旧紧密,桥梁是翔丰华的关联方致格电池。

致格电池与翔丰华是上下游关系,跃岭股份董事长林仙明、翔丰华实控人周鹏伟配偶王健蕾均为致格电池股东。2014年,致格电池曾是翔丰华第五大客户,2016年交易才中断。此外,两家公司还发生资金拆解行为。翔丰华还将一项发明专利以10万元价格出售给致格电池。

致格电池还有一名股东雷祖云,其实际控制的恒基建设与翔丰华的关联交易过亿元。

雷祖云2015年入股翔丰华,并担任监事会主席。2017年辞职,并将其股份转让给女儿雷萍。

入股翔丰华当年,恒基建设就承接了翔丰华福建生产基地建设工程。2016年至2018年,恒基建设承接的翔丰华工程价格分别为2746.43万元、2975.95万元、5244.48万元,合计约为1.10亿元。

盘根错节的关联关系,密集的关联交易,这背后是否存在不为人知的利益输送行为,值得怀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