诺贝尔经济学奖7次三人摘奖 46岁迪弗洛刷新年龄纪录
财经

诺贝尔经济学奖7次三人摘奖 46岁迪弗洛刷新年龄纪录

2019年10月14日 21:32:49
来源:新京报

2019年诺贝尔奖最后一个奖项——诺贝尔经济学奖今日(10月14日)揭晓,阿比吉特•巴纳吉(Abhijit Banerjee)、埃丝特•迪弗洛(Esther Duflo)和迈克尔•克雷默(Michael Kremer)因“在减轻全球贫困方面的实验性做法”而获奖。其中,巴纳吉和迪弗洛是夫妻,并且同在麻省理工学院(MIT)任职。

值得注意的是,这是诺贝尔经济学奖首次出现夫妻双双获奖。此前曾有夫妻二人分别获得不同奖项的情况,Gunnar Myrdal获得1974诺贝尔经济学奖,他的妻子Alva Myrdal获得1982年诺贝尔和平奖。

作为诺奖中最年轻的奖项,经济学奖自1969年开始颁发,至2019年共计颁奖51次,已经有84人获得经济学奖。

诺奖夫妻档:共建贫困行动实验室,5年前曾因此获奖

巴纳吉于1961年出生于印度,现年58岁,美国国籍,现任经济学教授。根据MIT官网介绍,其本科、硕士、博士分别就读于加尔各答大学、贾瓦哈拉尔尼赫鲁大学、哈佛大学。其主要研究领域是发展经济学,最著名的作品是《穷人经济学》,该书获得了高盛年度商业图书奖。

2014年,因为在抗击贫困领域做出的卓越贡献和领先研究成果,巴纳吉获得世界五大经济研究所之一的基尔世界经济研究所颁发的伯恩哈德•哈姆斯奖。

迪弗洛于1972年出生于法国,现年46岁。其于巴黎高等师范大学取得经济和历史学学位,1999年获得麻省理工大学经济学博士学位。迪弗洛的研究领域同样聚焦于扶贫和发展经济学,主要研究包括穷人医疗卫生、社会政策评估等。另外,2017年她曾是美国国家科学院成员,2016年是美国政治与社会科学院成员。

巴纳吉和迪弗洛夫妇在MIT共同创建了Abdul Latif Jameel贫困行动实验室(J-PAL),目前该实验室在非洲、拉丁美洲、南亚、东南亚以及北美和欧洲都设有办事处。

因此实验室及其在贫困方面的研究成果,二人还于2014年双双获得美国社会科学研究联合会(SSRC)颁发的“赫希曼奖”,获奖理由是:“他们像赫希曼一样,一直致力于生产新的社会科学知识,拓展研究的前沿阵地,并尝试解决深层的实践与伦理问题。”

SSRC称,就研究的严谨性和由此产生的知识对社会政策和日常生活的潜在影响而言,很少有大学在社会科学方面取得J-PAL那样的成就。J-PAL不仅提供开创性研究技术、政策制定和能力建设方面的培训,还努力开展严格的研究,采用团队方法来评估反贫困举措,堪称典范。很少有这样的组织能达到J-PAL几乎遍布全球的影响力。

刷新纪录,迪弗洛成最年轻诺贝尔经济学奖得主

46岁的迪弗洛打破了此前最年轻的经济学奖得主纪录。

诺贝尔经济学奖不设年龄限制,但是不发给已去世的人。截至2018年,最年轻的经济学奖得主是美国经济学家肯尼斯•约瑟夫•阿罗(Kenneth J. Arrow),1972年获奖时51岁,其已于2017年2月去世;最年长的得主是里奥尼德•赫维茨(Leonid Hurwicz),2007年获奖时已达90岁高龄。

此外,迪弗洛也是诺贝尔经济学奖的第二位女性得主。第一位女性得主是埃莉诺•奥斯特罗姆(Elinor Ostrom),她2009年获奖,主要研究政治经济学,是美国公共选择学派的创始人之一。

经济学奖是诺贝尔奖中最年轻的一个,诺贝尔物理、化学、生理学或医学、文学、和平五个奖项自1901年开始颁发,经济学奖自1969年才开始颁发。诺贝尔经济学奖每年最多可以选出三名获奖者,至今已有的51次颁奖中,25次奖项由一人获得,19次由两人获得,7次由三人获得。

诺贝尔奖的奖金来自于诺贝尔基金会的投资收益。阿尔弗雷德•诺贝尔(Alfred Nobel)留下的财产约3100万瑞典克朗(今天约合17.02亿瑞典克朗),被转换成基金并投资于安全性较高的证券,投资收益作为诺贝尔奖的奖金发放。2019年,每个完整奖项的奖金金额为900万瑞典克朗(SEK)。

哈佛大学今年两度摘得诺贝尔奖项

克雷默于1964年出生,现年55岁,现任哈佛大学盖茨发展学会教授。这是哈佛大学今年获得的第二个诺贝尔奖项。10月7日,诺贝尔生理医学奖的三位得主之一是哈佛医学院教授小威廉•凯林(William G. Kaelin Jr.)。

克雷默同时是美国艺术与科学学院院士,1994年曾为胡佛研究所的国家研究员,并于2004年被世界经济论坛任命为全球青年领袖。他此前获奖颇多,包括总统教授学者奖和麦克阿瑟奖,后者被视为美国跨领域最高奖项之一。

克雷默的研究领域集中于发展经济学,研究调查了发展中国家的教育、卫生、水和农业,曾因其在卫生经济学、农业经济学和拉丁美洲方面的研究而获奖。他帮助制定了疫苗的预先市场承诺(AMC),以刺激在疫苗研究和在发展中国家分发疾病疫苗方面的私人投资。2010年秋,他成为美国国际开发署(USAID)发展创新企业部主任。

瑞典皇家科学院给出的评语称,今年的获奖者提出了一种新方法,以获得有关消除全球贫困最佳方法的可靠答案。这种方法将贫困问题划分为较小的、更易于管理的问题,例如,用于改善教育成果或儿童健康的最有效干预措施。

克雷默的研究证明了这种方法的强大作用。在1990年代中期,克雷默和他的同事们通过野外实验来测试一系列可以改善肯尼亚西部学校成绩的干预措施。

新京报记者 顾志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