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方解读经济学诺奖:他们用微观实验推动“发展经济学”改革
财经

官方解读经济学诺奖:他们用微观实验推动“发展经济学”改革

2019年10月14日 21:38:00
来源:澎湃新闻网

10月14日,瑞典皇家科学院宣布,将2019年诺贝尔经济学奖授予经济学家阿比吉特·巴纳吉(Abhijit Banerjee)、埃丝特·迪弗洛(Esther Duflo)和迈克尔·克雷默(Michael Kremer),以表彰他们在减轻全球贫困方面的实验性做法。

全球贫困在全球经济发展中始终是一个广泛而根深蒂固的问题,尽管在过去的几十年中,人类在这方面取得了长足的进步,今天仍有7亿多人处于贫困中,靠极低的收入生活。同时,每年有约五百万名五岁以下儿童死于疾病,而这些疾病通常可以通过有效的干预措施加以预防或治疗。

如何有效减少全球贫困?如何最有效地确定扶贫策略?今年的诺贝尔经济奖聚焦改变了发展经济学的实验方法,该领域研究了全球贫困的根源以及如何最好地与之抗衡。

据诺贝尔奖官网,在短短的二十年中,获奖的三人开创性地将发展经济学变成了一个蓬勃发展的,主要具有实验性的领域。

2019年诺贝尔经济学奖花落减贫理论,本文图片均来自诺贝尔奖官网

发展经济学是经济学的一个重要分支,是20世纪40年代后期在西方国家逐步形成的一门综合性经济学分支学科,主要研究贫困落后的农业国家或发展中国家如何实现工业化、摆脱贫困,它的研究对象主要是发展中国家在各方面的经济发展问题。

诺贝尔经济学奖委员会表示,三人在发展经济学领域主要有以下三大杰出贡献:

一是1990年代中期,迈克尔·克雷默(Michael Kremer) 与他的合著者发起了一系列关于肯尼亚学校教育的随机对照试验,如他们在实验中发现,小学按学生表现分成小班将有助于孩子的教育。

小学按学生表现分成小班将有助于孩子的教育

此后不久,三人与其他研究者一起扩大了教育主题的范围,并将研究范围扩展到其他领域,包括健康,信贷和农业。

二是比吉特·巴纳吉(Abhijit Banerjee)、埃丝特·迪弗洛(Esther Duflo)夫妻二人阐明了多个采取微观经济学方法帮助理解宏观经济发展问题的案例,两人在2005年发表的重要论文将微观经济发展问题与发展中国家的低人均总收入联系起来。

两人在论文中表示,直观来看,当资源得到最佳配置时,经济将在其生产可能性边界(production-possibility frontier,简称PPF,用来表示经济社会在既定资源和技术条件下所能生产的各种商品最大数量的组合,反映了资源稀缺性与选择性)上运行;当资源分配不当时,经济将在此边界内运行,即产出和生产率将低于预期水平。

巴纳吉和迪弗洛进一步认为,市场和政府缺陷,如政府失灵、信贷约束、保险失灵、家庭动态或行为问题,都可以帮助解释这种分配不当的现象。

2011年两人合著的《贫困经济学:对抗击全球贫困措施的彻底反思(Poor Economics: A Radical Rethinking of the Way to Fight Global Poverty)》

一书探讨了很多有关贫困的令人惊讶的现象:为什么穷人需要借钱进行储蓄?为什么他们错过了免费的挽救生命的免疫接种,却买很多他们并不需要的药物?为什么他们做很多生意,却没有一个得到发展?

在大量有关贫困起因的微观研究的基础上,巴纳吉和迪弗洛从基于科学的方法中得到了经验,在改善穷人的健康、就学和收入方面作出了极大努力。

如迪弗洛等人在印度拉贾斯坦邦农村开展的免疫接种干预实验中,他们把人们分成两组,一组开展完整的5个课时的预防免疫的课程教育;另一组也开展授课,但同时给每个参与者每人发一公斤小扁豆,结果发现:在一些村庄强制推行的免疫接种率只有6.2%,对于第一组的免疫接种率上升到了16.6%,第二组则显著地上升到了38.3%。

迪弗洛等人在印度拉贾斯坦邦农村展开随机试验,探索低成本激励措施的效果

这一研究结果说明,在资源比较匮乏的地区,尝试用一些小额的奖励或很低成本的激励措施能够让一些看似难以推行的公共服务政策效果得到很好的提升,这在现实社会中具有非常重要的政策意义。

三是获奖者通过设计新的实验研究方法(例如如何应对外部有效性的关键挑战)牢固地建立了新方法,并提出了解决方案,为新一代研究人员指明了明确的方向。2003年巴纳吉和迪弗洛联合创建的阿卜杜勒·拉蒂夫·贾米尔贫困行动实验室(J-PAL)对这一努力也至关重要,据悉,J-PAL实验室的任务是确保扶贫政策的制定基于科学依据,从而减少贫困人口。

诺贝尔经济学奖委员会认为,在发展经济学领域内,获奖的三人通过开创实证研究方法,在微观经济学理论和微观经济学数据的框架下将研究重点转移到了确定可行的政策上,在贫困背后的具体机制和减轻贫困的具体干预措施方面取得了许多重大研究成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