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年诺奖为何发给了减贫经济学家?主要贡献在于研究方法
财经

今年诺奖为何发给了减贫经济学家?主要贡献在于研究方法

2019年10月14日 22:28:11
来源:新京报

10月14日,2019年诺贝尔经济学奖揭晓,获奖者为阿比吉特•巴纳吉(Abhijit Banerjee)、埃丝特•迪弗洛(Esther Duflo)和迈克尔•克雷默(Michael Kremer),以表彰他们“在减轻全球贫困方面的实验性做法”。

与此前获奖者不同,今年的获奖者主要贡献不在于提出新理论,而在于引入了一种新方法,主要采用实证方法进行研究,以探索消除全球贫困的最佳方法。诺贝尔奖委员会称,由于三位获奖者的工作,在研究减轻贫困措施的效果时,田野实验已成为发展经济学家的标准方法。

重塑研究方法 使得田野实验成为发展经济学的标准方法

三位得主从研究领域来看均为发展经济学。发展经济学是经济学的一个重要分支,在狭义定义下其研究对象主要为发展中国家的经济发展问题。这不是发展经济学第一次获得诺奖,1979年的诺贝尔经济学奖得主威廉•阿瑟•刘易斯(Arthur Lewis)和西奥多•舒尔茨(Theodore W. Schultz)也因发展中国家研究而获奖。

不过,本次诺奖三位得主更重要的贡献在于研究方法方面,他们主要通过实证研究方法,来寻求减轻全球贫困的措施。

在20世纪90年代中期,克雷默和他的同事在肯尼亚启动了一组关于学校教育的随机对照实验。实际上,他们的实验相当于是把提高低收入国家人力资本的问题分解成一个个更小、更容易处理的具体主题,每一个主题都可以通过精心设计的实地实验进行严格研究。例如,克雷默在田野实验中发现,更多的教科书和免费的学校餐食对教学效果影响不大,而对弱势学生的针对性帮助则大大改善了教育成果。

巴纳吉和迪弗洛等人则对印度两个城市的学生补习项目进行了研究,衡量孟买和瓦尔道拉的学校聘请助教的作用。实验表明,在短期和中期对最弱的学生提供针对性帮助是一个有效的措施。

三人的研究以及后来的实地实验都表明,许多低收入国家的教育方面的主要问题不是资源匮乏,最大的问题在于教学不足以适应学生的需求。三位得主在肯尼亚和印度进行的早期实地研究之后,新的野外实验在其他国家陆续开展,并且将研究范围扩展到卫生、信贷和农业等领域。

三位获奖者设计的实验具有两个鲜明的特征。首先,干预组和对照组的参与者都是在日常环境中做出实际决策,这意味着测试新政策措施的结果通常可以在现场应用。其次,他们不仅测试了某种干预措施是否有效,还测试了原因,这是在为可持续的改进而探索人们决策背后的推动力。

诺贝尔奖委员会称,他们在重塑发展经济学研究方面发挥了决定性作用,由于三位获奖者的工作,在研究减轻贫困措施的效果时,田野实验已成为发展经济学家的标准方法。

他们发现了什么?

尽管是在一个个具体话题中进行的实验,但三位获奖者的研究还是取得了一系列具有普适性的成果。

在教育领域,巴纳吉和迪弗洛等人的研究表明,对弱势学生的针对性支持具有很强的积极作用。总的来说,一系列对低收入国家教育进行的实验研究表明,一般来说,额外资源的价值有限,但使教学适应学生需要的教育改革是很有价值的。

在健康领域,克雷默和合著者进行了一项实地试验,调查了人们对寄生虫感染驱虫药的需求如何受到价格的影响。他们发现,当药物免费时,75%的父母会给孩子服用这些药;而当该药收取低于1美元的价格时,只有18%的父母会给孩子服用。这显示穷人对预防性医疗的投资极为敏感。

许多贫穷国家的低疫苗接种率可能还有其他原因,其中之一是有限理性。迪弗洛、克雷默等人调查了小农为何不采用相对简单的创新技术,一种解释是现在的偏见使他们倾向于推迟投资决策。有限理性对政策设计具有重要意义,例如对于有偏见的个人,临时补贴比永久补贴更好。

如何解释各国人均收入的巨大差异?巴纳吉和迪弗洛的研究得出了一个事实:低收入和中等收入经济体在同一生产要素的国内回报率方面存在巨大的异质性,远远超过全经济体回报率的跨国异质性。换句话说,在同一国家内部,一些公司使用最新的技术,而另一些公司使用过时的生产方法,从二者之间的生产率差异结果来看,发展中国家远大于发达国家。巴纳吉和迪弗洛认为,这些配置不当可以追溯到各种市场缺陷和政府失灵,因此,理解并最终减轻贫困的一个核心步骤是,确定所观察到的效率低下的根源,以及可以解决这些问题的政策。

除了理论发现之外,三人以实验为基础的新研究已经有了实际政策效果,帮助减轻了全球贫困。例如,巴纳吉和迪弗洛在印度的研究引发了大规模的学校支持项目,这些项目目前已惠及10万多所印度学校。还有,根据克雷默的除虫研究结果,世卫组织建议,向生活在寄生虫感染率超过20%的地区的学龄儿童免费分发药物。

另外,还有一些研究成果的总体影响,例如,受关于扶贫工作的无效投资研究影响,各国政府和组织已关闭了许多被证明无效的方案,而拨出大量资源来采取更有效的措施。

诺贝尔奖委员会表示,在仅仅20年的时间里,发展经济学已经成为主流经济学中的一个蓬勃发展的、以实验为基础的领域。三位获奖者的新研究已经帮助减轻了全球贫困,并具有进一步改善地球上最贫困人口生活的巨大潜力。

新京报记者 顾志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