时隔三年!亚洲一重磅级央行也加入全球宽松阵营

时隔三年!亚洲一重磅级央行也加入全球宽松阵营

2019年10月15日 08:16:18
来源:国际金融报社

近几个月来,在全球贸易环境充满不确定性的大背景下,对于全球经济衰退的讨论声不绝于耳。地处东南亚的新加坡是世界上贸易占GDP比重最高的国家之一,其经济对全球贸易环境变化和商业周期十分敏感。

据新加坡贸易与工业部10月14日公布的数据,继第二季度GDP环比萎缩2.7%后,第三季度GDP环比增长0.6%,同比增长0.1%,虽然避免了陷入技术性衰退,但是依然低于市场预期。

当天,新加坡金融管理局宣布放宽货币政策,为3年来首次。

新加坡大华银行(UOB)资产管理公司的多资产策略主管Anthony Raza表示:“全球经济放缓正在影响新加坡,我不认为我们已经走出困境。”

加入全球宽松阵营

以汇率作为主要货币政策工具的新加坡金管局在半年度货币政策声明中表示,决定轻微下调政策区间内新加坡元名义有效汇率的升值幅度,同时保持新加坡元汇率可波动政策区间的宽度与中点不变。

新元名义有效汇率是新元兑一篮子主要贸易国家货币的币值,斜率(slope)代表汇率的升降值速度。

在接受彭博社调查的大多数经济学家预测,新加坡金管局将实施宽松政策,并有部分经济学家预期,该国有可能进一步将汇率区间斜率下调到零。

上次新加坡金管局调降新元名义有效汇率政策区间还是在2016年4月,当时因经济增长和通胀前景阴云笼罩,故把斜率设为零。

新加坡金管局表示,6个月来,新元名义有效汇率一直在政策区间的上半部分波动,这反映出全球风险情绪的变化和资本流入新加坡的情况。从目前的经济形势来看,该政策立场有利于确保新加坡中期价格稳定。

金管局还表示,2019年全球经济增长预计将比前两年明显放缓,到2020年将恢复稳定,这意味着新加坡经济可能会继续疲软,特别是在电子制造业及其配套产业上。与此同时,在东南亚地区内需和投资扩大的支撑下,金融与保险行业和信息通信服务行业将继续扩张。同时,一些新加坡国内产业,例如教育、卫生和社会服务行业增长将保持弹性。

法国外贸银行(Natixis)高级经济学家Trinh Nguyen表示,除了放松货币政策以外,新加坡可能需要做更多的事情以支持本国经济。“新加坡可以探索其他增长来源,例如放宽移民政策,并使服务业多样化”。

在通货膨胀方面,金管局认为,在未来几个季度,由于需求疲弱,食品和石油大宗商品市场普遍供应充足,新加坡面对的外部通胀压力将是温和的。但新加坡劳动力市场正在走软,2019年和2020年的工资收入可能有所下降。金管局预测,新加坡的整体通胀率预计在2019年将达到0.5%左右,2020年则将处于0.5%-1.5%的区间内。

东南亚经济整体放缓

今年5月,马来西亚央行自2016年以来首次下调基准利率,将政策利率下调25个基点,至3%,并表示,此次降息“旨在保持货币宽松的程度”。

菲律宾在5月和8月两次降息;印度尼西亚银行年内已3次降息,将基准利率下调25个基点至5.25%;泰国4年来首次降息,在8月将基准利率下调了25个基点。

东亚论坛(East Asia Forum)报道指出,虽然这些国家出于国内情况调整利率,但全球总体趋势促使它们转向更宽松的货币政策。首先是全球经济增长总体放缓,随着GDP等一系列经济指标陆续公布,主要经济体的经济增长放缓势头变得更加明显。而且,美债收益率曲线的倒挂引发了对经济衰退临近的担忧。

此外,报道认为,仅凭降息不足以抵消全球经济增长放缓对该地区经济增长的影响。东南亚各国央行还需考虑降息对金融系统的风险,低息流动资金过多可能会助长资产价格泡沫,导致企业过度举债。

《联合早报》9月援引一份报告指出,预计东南亚GDP增长率将从2018年的5.1%降至今年的4.5%,2020年将稳定在4.5%左右。

《联合早报》称,东南亚经济上半年的增长率已放慢至4%,低于去年下半年的4.5%。其中,越南经济表现领先其他东南亚国家。东南亚今明两年的GDP增长预期放缓至6.7%和6.3%。而新加坡经济增长放缓最明显,印尼、菲律宾和泰国的经济增长将低于预期。

记者 李曦子 实习生 杨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