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MF下调全球增速预期至3%创新低 支招中国可持续增长
财经

IMF下调全球增速预期至3%创新低 支招中国可持续增长

2019年10月15日 21:08:47
来源:第一财经

北京时间10月15日21时,国际货币基金组织(IMF)发布最新《世界经济展望》(WEO)报告,下调2019年全球经济增速预测至3%,创金融危机后的最低点,主要的拖累因素是贸易不确定性以及全球制造业活动的大幅放缓。

相较7月的预测,此次IMF对全球2019、2020年经济增速预测分别下调0.2和0.1个百分点至3%和3.4%;下调美国2019年增速预测0.2个百分点至2.4%,上调2020年增速预测0.2个百分点至2.1%;分别下调欧元区2019、2020年增速预测0.1和0.2个百分点至1.2%和1.4%;分别下调中国今明两年增速预测0.1和0.2个百分点至6.1%和5.8%。

IMF建议,目前中国最重要的政策目标就是提升增长的可持续性和质量,同时要应对外部不确定性和全球需求放缓。除了一些货币宽松举措,中国需要运用财政政策(主要是预算内财政)来防止外部问题导致经济和信心下滑,但任何刺激政策都应该放眼于向低收入家庭的财政转移支付,而不是大规模基建支出。中国也要降低对于债务的依赖,削减广泛存在的隐性担保,加强宏观审慎管理工具等。

贸易问题、制造业放缓拖累全球经济

“全球经济放缓主要因为制造业活动和贸易的恶化,更高的关税和悬而未决的贸易政策不确定性打击了投资积极性,也抑制了各界对资本货物的需求。此外,汽车行业也在萎缩,这缘于一系列因素,例如欧元区新尾气排放标准的影响以及中国的因素。整体而言,2019年上半年全球贸易增速放缓至1%,这也是2012年来的最弱水平。”IMF首席经济学家戈皮纳特(Gita Gopinath)表示。

今年以来,各界普遍开始担忧“火车头”美国陷入衰退,但事实上美国在制造业衰退的背景下,消费、就业仍然强劲。IMF提及,美国经济在今年上半年保持动能,尽管投资持续疲软,就业、消费却较为强劲。尽管2017年的减税和就业法案的刺激效果逐步消退,但近期的两年预算计划抵消了部分负面效应。

10月初公布的美国9月ISM制造业指数降至47.8,触及金融危机结束以来的最低位,一度引发美股暴跌两日;不过随后公布的9月非农就业报告显示,失业率环比下降0.2个百分点至3.5%,为1969年12月以来新低。机构认为,美国消费者的韧性可以使经济摆脱衰退,只要人们有工作,他们就会消费。不过渣打也提及,需要持续关注ISM指数的疲软,以及美元走强对美国企业盈利的负面影响,如果收入和利润率大幅度下降,那么雇佣动力的丧失将导致消费开始承压。

摩根大通全球研究主管张愉珍对第一财经记者称,预测未来12个月美国经济出现衰退的概率仅为40%,预计美联储年内还将有两次降息,包括10月或降息25bp,同时增加2200亿美元债券购买,作为“扩表”的措施来平抑此前的货币市场波动。

其实,欧元区的经济下行压力远远大于美国。IMF认为,外部需求的放缓以及库存的下降(反映了工业生产疲软)使欧元区增长从2018年中期开始承压,这一态势将持续到2020年,届时外部需求预计会恢复部分动能,暂时性因素(包括打击德国汽车生产的新排放标准)逐步消退。

9月13日,欧央行宣布“降息+重启QE+分级利率”三项决定,但此后公布的德国9月制造业PMI进一步陷入萎缩状态,法国9月工业部门扩张乏力。FXTM富拓市场分析师陈忠汉此前对记者表示,在贸易问题和英国脱欧僵局没有取得重大进展前,预计欧洲经济将继续陷于目前的低迷状态。此前欧元/美元一度跌破1.1关口。

中国应利用货币和财政政策稳增长

在全球经济增长放缓的背景下,IMF也小幅下调了对中国的增速预测。

在外部不确定性仍存的背景下,未来中国经济仍将面临一定下行压力。例如,中国9月官方制造业PMI由8月的49.5改善至49.8,但连续第五个月仍位于收缩区间。三季度PMI均值为49.7,较二季度上升0.1个百分点,但新订单子指数由二季度均值50.3降至50.0,表明需求低迷。

IMF表示,中国是全球投资支出最高的国家,2019年投资的放缓相较于进口的放缓则较为有限。导致进口疲软的因素包括出口增长下降,对汽车以及如智能手机等科技产品的需求下降。2018年中国企业抢出口的情况也导致进口需求前置,这造成了2019年的相对疲软。不过,在制造业失去部分动能的同时,中国的服务业仍然表现较好,这也支持了就业和消费者信心。

为了应对潜在的下行压力,IMF建议中国应该采取政策行动,来防止贸易问题导致经济和信心超预期下滑。其实,前期的逆周期政策已在逐步产生作用。“10月15日公布的金融数据显示,9月信贷超预期增长1.69万亿元,新增社会融资规模达2.27万亿元,M2增速回升0.2个百分点至8.4%,M1增速仍维持在3.4%,表明近期央行一系列适度逆周期调节措施的成效在金融数据层面有所体现,后续仍需观察。”交通银行金融研究中心高级研究员陈冀对记者称。

渣打大中华区首席经济学家丁爽对记者表示,预计2019年底前央行将继续降准或通过定向工具注入等量流动性,从而维持社融总量增长略高于名义GDP增速。

此前,IMF表示,中国到目前为止已经宣布的政策足以使经济增长在2019~2020年稳定下来。如果外部不确定性不进一步提高,经济增长不显著放缓,那么就不需要进一步放松政策;反之,则有必要实行一些额外的政策放松措施。

抑制杠杆、关注增长质量

在建议中国继续政策支持的同时,IMF也认为,中国应该继续控制杠杆率,并需要关注增长的质量和可持续性,转变增长动能,即从信贷投资驱动的增长模式转为私营部门消费驱动模式。同时,中国也要改善资源配置、提升经济效率。

“为了支持向可持续增长模式转型,中国监管机构需要抑制影子银行,同时也要降低对债务的依赖,中国公司部门的杠杆率仍保持高位,家庭债务快速增长。若要进一步控制债务增长,则需要继续削减广泛存在的隐性担保,加强宏观审慎管理工具。”

IMF还表示,中国应继续弱化国有企业的角色,降低例如电信、银行等部门的准入标准也将帮助提升生产率,同时将改善劳动力流动性。此外,中国还要向一个更可持续的累进税制过渡,提高对医保、教育、社会转移支出,这将帮助降低预防性储蓄并支持消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