叫停千亿美元贸易谈判 钢铁关税提高至50%!特朗普如此制裁土耳其
财经

叫停千亿美元贸易谈判 钢铁关税提高至50%!特朗普如此制裁土耳其

2019年10月15日 22:20:24
来源:国际金融报社

当地时间10月14日,特朗普在Twitter上发布声明表示,土耳其在叙利亚北部的军事行动对地区和平稳定构成威胁,美方因此对土耳其实施多项制裁,并要求土方立即停止相关行动。

特朗普还表示,美国将把土耳其输美钢铁关税重新上调至50%,并立即中止商务部与土方涉及1000亿美元的贸易协议谈判。他还在声明中威胁,若土领导人不停止“危险和破坏性”行为,他将迅速击溃土耳其经济。

美国财政部当天随即对土耳其政府部门和高官实施制裁,制裁对象为土耳其国防部及其部长、能源和自然资源部及其部长和内政部长。他们在美国境内的资产将被冻结,美国公民不得与其进行交易。

土耳其外交部表示,将对美国的制裁作出“完全对等”的回应。

1

已准备好摧毁土经济?

“在该命令下,美国可以对可能涉及严重侵犯人权、阻碍战火停止、阻碍流离失所者返乡、强制遣返难民,或威胁叙利亚和平、安全及稳定的人施加强有力的附加制裁。这项命令的波及面将非常广泛,涵盖经济制裁、财产封锁,以及禁止进入美国”特朗普在声明中写到。

▲ 图片来源:Twitter截图

当晚,彭斯与美国财政部部长史蒂芬·姆努钦均证实了这项行政令。

根据声明,特朗普将授权对土耳其政府现任及前任政府官员,以及任何参与土耳其在叙利亚东北部破坏稳定行动的人员实施制裁

姆努钦表示,美国将对土耳其的国防、能源和内政部长,以及土耳其政府的国防和能源部门实施制裁,命令立即生效。

按照姆努钦的说法,那些与受制裁的个人和部门进行交易的金融机构也会受到“二级制裁”。但他同时表示,土耳其的相关许可证仍然有效,联合国等其他非政府组织,以及美国政府可以继续在土耳其开展业务。土耳其在制裁下,可以继续购买燃料。

此前,美国一位名叫Andrew Brunson的牧师曾因恐怖主义指控在土耳其被拘,为了要求土耳其释放这位美国籍牧师,美国提高对土耳其钢铁和铝制品的进口关税至50%,以向后者施压。Brunson在去年被释放后,今年5月,美国将土耳其的钢铁制品进口关税减半至25%。

然而,5个月后,这一幕又将上演。

10月9日,土耳其为在叙利亚境内建立所谓的“安全区”,让境内360万叙利亚难民重返国内,对叙利亚北部的库尔德武装发起了代号为“和平之泉”的军事行动,而美国政府却在土耳其采取行动前3天突然从叙土边境撤军,抛弃了库尔德武装这位“盟友”。为此,美国民主党和共和党(特朗普所在党派)罕见地对白宫进行猛烈抨击,认为此举将导致美国的声誉和国家利益长期受损。

而特朗普的制裁令正是在这一背景下出台。

根据此次声明,美国将把土耳其的钢铁关税再次提升至50%,并“立即”停止由美国商务部牵头的与土耳其价值1000亿美元的贸易协议谈判。

值得注意的是,特朗普还在声明的结尾强调,“如果土耳其领导人选择继续在这条危险和毁灭性的道路上走下去,我已准备好迅速摧毁土耳其经济。”

彭斯表示,这项制裁主要是为了让叙利亚地区的战火停止。他将很快与美国国家安全顾问罗伯特·奥布赖恩一同前往土耳其,与当地政府官员进行对话。

2

制裁不严重,但后果很严重

针对美国的制裁令,土耳其外交部称,将对美国作出“完全对等”的回应。上周日,土耳其总统埃尔多安也表示,制裁并不会改变他对叙利亚的行动路线。“那些认为土耳其会在威胁之下回头的人,犯了严重的错误”

在美国民主党人看来,特朗普对土耳其的这项报复措施还不够严厉。消息释放后,美国参议院民主党领导人很快就对特朗普的这项制裁令表示反对,“这些强有力的制裁虽然很好也很合理,但还不够。”他们还呼吁共和党加入他们的队伍。

Renaissance Capital全球首席经济学家Charlie Roberston表示:“这些看起来程度较轻的制裁,目的是为安抚国会,并不会破坏特朗普与埃尔多安的关系。”

Bluebay Asset Management新兴市场高级策略师Timothy Ash也在一封邮件中指出,这些关税威胁仅仅是“特朗普的粉饰行为”。“这是最低限度的制裁了,只针对几个人,以及被多年搁置的贸易协议,就50%的钢铁关税而言,其实土耳其几乎不向美国出口任何钢铁”

受制裁消息影响,当地时间10月14日收盘,土耳其伊斯坦堡100指数下跌5.1%,银行股出现不同程度跌幅,美元兑土耳其里拉也上涨0.7%至5.9276。

不过,由于特朗普威胁的关税严重程度并没有达到市场预期,里拉的表现又出现回升,截至北京时间10月15日下午2点,美元兑土耳其里拉汇率下跌1%至5.8626。

英国《金融时报》分析师认为,虽然相比去年夏天,如今的土耳其经济对于这些惩罚性措施的承压能力更强,但土耳其严重依赖的外资很可能被制裁吓退

据德国安联估计,到今年年底前,土耳其将到期的债务余额为170亿美元。而到明年,土耳其还将有1800亿美元的短期债务到期。

标普全球主权评级分析师Frank Gill认为,关键问题是土耳其银行是否可以将这些债券延期,并为其即将到期的美元和欧元计价债务再融资。

据标准普尔估计,虽然土耳其政府债务仅占其GDP的30%左右,但未来12个月内,该国需要再融资或偿还的私营部门债务占全国GDP的20%。

“显然,市场如此关注,就是因为他们担心美国的制裁会打击银行的延期偿债能力。这将打击里拉,进而打击其资产质量和土耳其经济,其引发的后续效应会呈‘螺旋式上升’。”Gill表示。

投资银行也纷纷表示出对里拉的负面情绪:摩根大通认为,里拉和俄罗斯卢布是最容易受到政治不确定性因素影响的货币;德意志银行下调了对土耳其债券的“正面”看法;荷兰合作银行表示,“如果美国国会选择对土耳其实施经济制裁,那么现在这点相对较小波动可能只是个开始。”

记者 赵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