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名集团巢湖项目未了局:签约六年至今无产值 未名医药“救场”
财经

未名集团巢湖项目未了局:签约六年至今无产值 未名医药“救场”

2019年10月16日 19:57:46
来源:每日经济新闻

每经记者: 彭斐 安徽巢湖摄影报道

相比于早期允诺的200亿元投资,未名集团在巢湖的投资,如今已按下暂停键

六年前,初到巢湖的北京北大未名生物工程集团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未名集团或北大未名),为当地生物经济发展画下的蓝图,一度让这个湖边小城欣喜若狂。

“成婚”后的2016年4月,未名生物医药产业园一期的竣工,让未名集团与安徽巢湖经济开发区(以下简称巢湖经开区)的这场婚姻,有了正式的“婚房”。当时,隶属于未名集团的安徽未名生物经济集团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安徽未名),也为这场“婚姻”定下了几个阶段性小目标:“2020年成为世界生物医药热点;2025年成为中国生物医药的龙头……”

如果剧情正常发展,未名集团在安徽的投资,即便没有实现当初预测的500亿元产值,但形成一定规模也应该问题不大。但在一期项目竣工后,正当各方翘首以盼时,该项目却在2017年按下了暂停键。

“所有(工程)项目已经暂停了,什么时候重启还不清楚。”8月27日,一位安徽未名工程部人士向《每日经济新闻》记者表示。该人士进而称,是资金链紧张导致的公司战略调整。

让巢湖经开区政府部门更为着急的是,工程暂停的同时,已建成的厂房也未正式投产。记者在当地调查时发现,于2016年竣工的未名医药产业园一期,如今2/3厂房仍然空置。对于项目的最新情况,记者联系了巢湖经开区政府部门及未名集团,但均未获回应。

6年后,即便是周边生活的巢湖当地人也会时常问起:“北大未名项目现在出产值了吗?”

在2016年4月竣工后,巢湖未名生物医药产业园一期至今未正式投产

竣工40个月的厂房仍空置

“这个厂房大啊,从这边到那边,得装多少人?”8月下旬,指着未名生物医药产业园一期园区,一名正在打扫卫生的物业员工说。

对能装多少人,说不清楚的不只这位每天只能见到十几个物业同事的员工,就连该园区所在的巢湖经开区政府部门,可能也不好想象。

“北大未名(未名集团)不是投资的问题,而是至今没有投产,没有出产值的问题。”在与《每日经济新闻》记者交流时,巢湖经开区管委会一位人士的这句话,直接点破了未名集团在巢湖当地项目的窘境。

巢湖经开区管委会网站信息显示,2013年12月21日,在合肥市与央企合作发展项目集中签约仪式上,合肥巢湖经开区(后改名为“安徽巢湖经济开发区”)与未名集团签署战略合作协议。

从时间上来看,此次签约,几个月前就已敲定。根据中新网合肥消息,2013年9月7日,合肥巢湖经开区称,将投资超200亿元打造世界首个生物经济示范区,建成国际领先的生物经济研究中心和产业基地。彼时,未名集团就被认为示范区的投资主体。巢湖经开区相关负责人还介绍称,北大生物经济示范区项目预计总投资超过200亿元。其中,世界最大的抗体药生产基地——生物医药产业园,总投资100亿元,项目全部建成投产后可实现产值500亿元、利税100亿元。

2014年8月,北大未名生物经济示范区一期(十大抗体药项目)开工,项目占地1532.12亩。

不过,今年8月22日,《每日经济新闻》记者在位于巢湖半汤街道的未名生物医药产业园一期现场看到,园区内厂房和仓库开工时间为2015年4月,竣工时间是2016年4月。如今,这些已竣工多年的厂房,却基本停留在当初落成的状态。

按照安徽未名之前的宣传,这里可容纳30~50条生物制药生产线,主要研发和生产细胞因子药物、多肽药物、抗体药物等多种生物药物。

《每日经济新闻》记者获取的早年相关报告文书显示,生物医药产业园一期项目2016年初开始GMP认证,预计2016年底产品上市。但未名生物医药产业园一期GMP工程在2017年2月16日举行开工仪式后进展却不顺利。

“从2017(年)开始,一直是干干停停,一年也就干几个月。”该GMP工程的一位分包商人士向《每日经济新闻》记者称,本来是一年的活,已经干了两三年,最新消息是今年10月完成设备调试。

对于该工程是否能如期完工,记者尝试询问未名生物医药产业园一期GMP工程施工方陕西中电精泰电子工程有限公司,相关负责人以不方便为由未作回应。

巢湖未名生物医药产业园一期厂房外景

项目工程人士:缺钱停建,不清楚何时重启

号称总投入200亿元的项目,自称“世界首个生物经济示范区”,能带动多大集群效应?2014年1月,安徽未名一位高管曾介绍:项目全部建成后可实现产值1000亿元,解决当地5000人就业。然而,该位高管当时说这些话时,他恐怕也没有想到,可容纳30~50条生物制药生产线的一期项目,在竣工40个月后,仍然没有哪怕一条投入运行。

“除了没有一条生产线投产外,这里三分之二的厂房都空着。”前述GMP工程的分包商李扬(化名)向《每日经济新闻》记者表示,自2017年3月来到巢湖项目,来这里的人越来越少。

这也让当初花费大力气将未名集团引来的巢湖经开区方面措手不及。8月下旬,巢湖经开区管委会一位人士反问记者:“一家企业到我们这投资,投了这么多钱,我们肯定是支持的,但谁会预料是现在这个情况?”

按照规划,未名生物医药产业园建筑面积为120万平方米,分三期建设,将打造合肥生物“药王谷”。如今,一期40万平方米已经完工,虽然超过2/3厂房空置,但相比于可能胎死腹中的二期、三期,起码也让巢湖经开区当年的招商引资算是有了交代。

安徽未名微信公众号信息显示,2017年4月6日,未名生物医药产业园二期工程奠基仪式举行。二期工程分别位于医药产业园一头一尾,包含生物CBD中心、实验动物中心。

记者获得的《生物医药产业园二期项目环境影响报告表》显示,项目占地面积为8.27万平方米,总投资20.18亿元,预期投产日期为2017年11月。

不过,二期项目建设实际进展远不及当初宣称。谈到二期项目建设,一位项目管理公司人士向《每日经济新闻》记者表示,自2017年下半年就没有推进了,大部分施工人员就撤离了,“前面的工棚都建好,塔吊都立起来了,后来都拆了”。

从现场看,二期项目建设已完全停止,处于“龙尾”位置的半汤生物经济实验区停车场及5号、6号厂房,其施工方常州市中大建设工程有限公司在2018年已经撤离,施工方遗留在现场的“2018年晴雨表”记录停滞在去年4月3日。

8月下旬,安徽未名工程部一位人士向《每日经济新闻》记者表示,因为资金链紧张,公司进行了战略调整,所有项目已经暂停,包括肿瘤医院和未名医药园二期,什么时候重启还不清楚。

最早落成的生物经济研究院,如今只剩看门的保安

上市公司“救场”能否盘活?

一期空置、二期暂停,上千亿产值的愿景更是遥遥无期。不过,更为尴尬的是,未名的“战略调整”可能让当地打造合肥生物“药王谷”的计划泡汤。

《每日经济新闻》记者注意到,早在2016年上半年,也就是未名生物医药产业园一期竣工之际,安徽未名在资金方面可能就已捉襟见肘。巢湖经开区管委会官网信息显示,2016年7月25日,建设发展局等部门约谈了未名生物医药产业园一期抗体中心工程施工单位相关负责人,项目建设、施工、监理单位项目负责人参加了约谈会。被约谈企业负责人作了表态发言,均对前期因企业管理不善造成的农民工讨薪上访及工伤纠纷事件做出了深刻的检讨并诚恳致歉。

从巢湖经开区管委会官网关于安徽未名的相关信息看,政府的态度也在逐渐改变。2017年3月2日消息显示,巢湖经开区领导干部在北大未名主持召开了生物医药项目专题协调会,并明确“经贸局继续协助未名集团申报项目,争取更多政策、资金支持,确保项目进展顺利”。

对此,《每日经济新闻》记者联系巢湖经开区管委会尝试询问未名集团在巢湖的投资进展,但等了月余,截至10月13日仍未收到回复。

即便成立之初也有宏伟的发展蓝图和长远的发展规划,但安徽未名的发展已经心有余而力不足,关联方未名医药(002581,SZ)的介入,让未名集团在巢湖的“烂摊子”看到了希望。

未名集团控股的未名医药,于2018年下半年开始租赁相关项目

《每日经济新闻》记者获得的一份材料显示,2018年7月,作为安徽未名控股子公司,安徽未名生物医药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安徽未名生物)告知员工,由于医药企业资金需求量过大,目前公司的经济状况已无力承担员工正常的工资支出,更无力进行资金的再投入。同时,安徽未名则发布通告:根据潘爱华(未名集团董事长,记者注)相关指示,安徽未名生物员工统一转移至合肥北大未名生物制药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合肥北大未名)。

一位2018年从安徽未名生物离职的人士向《每日经济新闻》记者证实了上述信息。该人士同时透露,安徽未名生物向离职员工支付了相关补偿。

2018年8月22日,上市公司未名医药公告称,公司全资下属子公司合肥北大未名购买安徽未名生物尚未安装的全新医药生产设备793台套,用于医药CMO(合同生产业务)的生产,含税交易价为1.37亿元。去年11月,未名医药披露拟以自有资金追加对合肥北大未名CMO二期建设项目的投资款5亿元。

从隶属关系来看,合肥北大未名是未名医药的全资子公司,未名集团则是未名医药的控股股东。

未名医药披露的信息显示,截至2017年12月31日,安徽未名生物总资产为18.46亿元,净资产为8.54亿元,2017年营业收入为2277.23万元,归属于母公司所有者的净利润为-5598.82万元。

8月23日,记者以应聘为由致电合肥北大未名,相关人士称,目前正在进行设备调试,预计10月生产。

9月23日,记者在江苏苏州“第四届中国医药创新与投资大会”现场的合肥北大未名展台了解到,公司CDMO(合同生产研发业务)为客户代工的产品“预计今年11月左右开始会有一个准备投产的动作。”

不过,在等待多年后,对于企业再一次给出的投产节点,当地政府也没有底。巢湖经开区管委会人士说:“政府也不知道北大未名(未名生物医药产业园)到底是什么情况,还能不能投产,什么时候能投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