强生诉讼、召回频发 “石棉案”难脱身
财经

强生诉讼、召回频发 “石棉案”难脱身

2019年10月19日 07:53:10
来源:中国经营报

最近,美国强生公司(以下简称“强生”)的法务部门显得比较忙碌。

据《华尔街日报》中文网报道,10月8日,费城一个陪审团裁定强生公司向马里兰州一名男子支付80亿美元赔偿金。这是迄今为止对强生提起的1.3万多起相关诉讼中裁定赔偿金额最大的一起。不过强生公司相信,这一裁决将不会成立,并表示有信心该裁决会被推翻。

与此同时,强生深受石棉案的影响,婴幼儿护理产品收入一直走低,隐形眼镜也面临着产品召回。

“强生在爽身粉的问题上始终坚持自己的原则,主要还是出于消费者对品牌的信任问题,强生在中国乃至全世界婴幼儿护肤领域属于巨头的地位,现在美国的诉讼如果全面败诉,意味着全球市场均会受到波及,因而强生在这起案件中反复坚持两年之久也没有选择妥协。”日化领域的从业人士张红辉告诉《中国经营报》记者。

诉讼与召回频发

费城一个陪审团10月8日裁定强生公司(Johnson& Johnson)向马里兰州一名男子支付80亿美元赔偿金。这名男子称他小时候服用强生公司的抗精神病药维思通(Risperdal)导致乳房增大,而该公司没有就这种风险发出适当警示。这是迄今为止对强生提起的1.3万多起相关诉讼中裁定赔偿金额最大的一起。不过强生公司相信,这一裁决将不会成立,并表示有信心该裁决会被推翻。此前,该男子已经通过诉讼获得了68万美元的补偿性赔偿。

与此同时,强生目前还正面临着与俄克拉荷马州之间的司法诉讼,该州指控强生的营销行为引发了类鸦片药物危机。这起诉讼可能会让强生公司损失高达175亿美元——这是俄克拉荷马州为解决类鸦片药物问题而提出的一项为期30年的减税计划的成本。根据10月16日外媒最新消息显示,强生欲40亿美元了结此案。

“强生在美国的诉讼如果全面败诉,意味着全球市场均会收到波及,其日化板块在中国的发展也将受到影响。”张红辉分析认为。

而在不久前的9月26日,英国药监机构MHRA发文称,强生公司正在召回部分不良隐形眼镜,涉事产品存在危险颗粒物,可能导致使用者眼睛发红、不适等症状。强生被召回产品为强生“安视优舒日散光日抛型隐形眼镜”,主要涉及3个批次。强生中国方面表示,部分产品在内地也有销售,目前部分安视优散光类日抛隐形眼镜正在召回。

事实上,早在2012年,强生的隐形眼镜由于质量问题紧急召回,涉及到了中国市场。2017年12月27日,强生视力健公司就曾针对“欧舒适散光”产品实施召回,当时的召回原因为个别镜片存在度数偏差,造成消费者视力矫正效果不理想。

实际上,国内隐形眼镜市场的市场规模在逐渐扩大,而同时竞争也极为激烈。据德国市场研究机构GFK数据显示,截至2017年,中国隐形眼镜及护理产品整体零售规模达80.5亿元人民币(含线上、线下),其中线下零售为54亿元,线上零售为26.5亿元,线下与线上比例约为2:1。中国隐形眼镜及护理产品整体零售规模达80.5亿元。彩色隐形眼镜正逐渐渗透到日常生活中,成为一种“妆”扮品,因而隐形眼镜市场竞争也极为激烈。由于隐形眼镜附带了美妆效果,使得近年来隐形眼镜的发展迅速,而由于中国在眼镜产业方面落后于诸多发达国家,导致日韩、欧美的各类隐形眼镜通过各种渠道进入到国内。

“强生在频繁的诉讼与召回的同时,也在花费重金想要了结这类事件,主要这些事件反复的发酵,对强生的品牌声誉会造成很大的影响,长此以往,会使得消费者的消费分类,对公司经营造成潜在影响。”日化专家冯建军说。

石棉案的拉锯战

2018年7月,美国密苏里州一个陪审团判决,要求强生向22名妇女及其家人支付高达47亿美元的赔偿金,她们指称强生滑石粉产品中的石棉导致其患上了卵巢癌。面对此结果,强生曾表示“公司对于判决结果及其不公正的审理过程感到非常失望”,并坚信自身的产品不含石棉,也不会导致卵巢癌,对本判决会继续上诉。

爽生粉的事件远未结束。2019年5月,强生则被勒令向另一名女性支付3.25亿美元的赔偿金,她指称强生的滑石粉导致其患上了间皮瘤。

华东理工大学食品科学与工程系教授刘少伟告诉记者:“致癌的风险不是滑石粉带来,但由于滑石粉和石棉在开采的过程中是共生的关系,滑石粉和石棉可能存在有些部分分离不开。目前来看,滑石粉和石棉是没有能够百分之百分离的。这就导致了滑石粉在生产的过程之中还有石棉的成分存在,而石棉是有一定的致癌性。所以,含有石棉成分的爽身粉存在可能致癌的风险。”

虽然强生极力否认婴儿爽身粉含有石棉或致癌物质的说法,并表示公司的这一立场有数十年独立的临床证据支持,但强生仍旧采取了一定的预防措施。据外媒报道,自石棉案发生以来,强生已将“Shower-to-Shower(优润佳)”品牌出售给了另一家公司,该公司与强生签署了一项协议,保护强生免受与该品牌有关的石棉诉讼。强生中国方面也向记者证实,优润佳确实已经出售。记者注意到,虽然外媒报道称优润佳品牌已经出售,但在国内的各类线上平台,优润佳依旧在强生的官方店正常出售。

据央视网消息,7月14日美国司法部目前正在对强生公司是否故意隐瞒婴儿爽身粉里含有潜在致癌物质的事实,展开刑事调查。截至2019年3月,强生因爽身粉的安全问题面临超过13000件诉讼。

长期“拉锯战”显然已影响到强生的业绩情况。根据强生2019第二季度财报显示,强生结束持续的业绩低迷,净利润同比增长42%。但在第一季度之时,强生净利润大跌14%至37.5亿美元,财报显示,强生第一季度婴儿护理收入从去年的4.57亿美元降至3.94亿美元,在第三季度婴儿护理仍旧处于下滑的状态,同比下滑9.6%。对于原因,强生的解释是因其婴儿爽身粉中含有滑石粉而遭遇数以千计的诉讼。

随着中国本土婴幼儿品牌同样把商超作为主渠道,这便与强生展开直接竞争,虽然它们仍卖不过强生,但是逐渐把强生的市场份额给分流了,比如,启初、好孩子、青蛙王子、郁美净等等。此外,随着全球购和旅游更加方便,日系、欧洲等众多婴儿用品也逐渐受到消费者青睐,比如贝亲(日本)、妙思乐(法国)这些品牌,张红辉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