普莱德或将易主 母公司东方精工拟出售全部股权

普莱德或将易主 母公司东方精工拟出售全部股权

2019年10月19日 11:46:00
来源:中国经营网

本报记者 尹丽梅 童海华 北京报道

广东东方精工科技股份有限公司(002611.SZ,以下简称“东方精工”)与子公司北京普莱德新能源电池科技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普莱德”)之间长达6个月的业绩对赌纠纷有望迎来和解。

近日,东方精工发布公告称,与普莱德及其四家原股东方签署了《备忘录》,就普莱德2018年业绩补偿争议纠纷提出“一揽子”解决方案,将出售所持有的普莱德股权。值得注意的是,作为普莱德原股东、业绩承诺方之一的宁德时代新能源科技股份有限公司(300750.SZ,以下简称“宁德时代”)并未签署《备忘录》。

东方精工在业绩对赌期出售普莱德股权引发监管关注。10月17日,东方精工在回复深交所《关注函》内容时称,签署《备忘录》并计划后续出售普莱德股权,是在充分考虑、平衡各方利益诉求、潜在风险并充分考虑商业实质的基础上作出的决定。

对于签署《备忘录》的相关事宜,《中国经营报》记者致电采访宁德时代与普莱德方面,宁德时代公关部相关负责人回应称,公司对此事不予置评。普莱德副总裁张仁柏则回应称:“由于现在还在进行中,我知道的不比公开的信息多。”此前在接受本报记者采访时,张仁柏曾称,希望两方股东坐下来解决问题,同时也希望东方精工不要简单地否定普莱德的经营成果。

38.48亿元商誉暴雷为导火索

普莱德与东方精工之间的业绩对赌纠纷要追溯至2019年4月,东方精工2018年年报数据从预报盈利5亿余元到实际巨亏超过30亿元,备受市场关注。

2019年4月17日,东方精工公告称,报告期内净利润巨亏39.05亿元,同比下降1205.98%,主要原因系子公司普莱德2018年度净利润为-2.19亿元、2018年度扣非后净利润为-2.17亿元,东方精工对收购普莱德100%股权所形成的商誉计提减值准备38.48亿元,并称立信会计事务所(以下简称“立信”)对上述数据出具了专项审核报告。

东方精工业绩大变脸的背后,还进一步牵扯出东方精工于2016年收购的普莱德近三年净利润合计未达到业绩承诺的要求,而按照2016 年7月,东方精工与普莱德原股东——北大先行科技产业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北大先行”)、北京汽车集团产业投资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北汽产投”)、宁德时代、福田汽车(600166.SH)、青海普仁智能科技研发中心(有限合伙)(以下简称“青海普仁”)签署的《利润补偿协议》,普莱德原股东应作出26.45亿元的补偿。

按照2016年收购时签订的协议,普莱德原股东对东方精工的业绩对赌期为4年(2016年至2019年),2016年至2018年普莱德经审计的累计实际扣非净利润不低于9.98亿元。同时,普莱德2016年度、2017年度、2018年度、2019年度扣非后净利润分别不低于2.50亿元、3.25亿元、4.23亿元、5.00亿元。

不过,对于普莱德2018年年度净利润、营收等具体财务数据,普莱德及其原股东与东方精工存在分歧。普莱德管理层在2019年5月于北京召开的主题为“业绩‘被亏损’,管理怎背锅?”的2018年经营业绩真相媒体说明会上称,公司2018年实则盈利达3亿多元,指责东方精工此前披露的情况与真相不符,并拒绝在年报上签字。

彼时,接受本报记者采访时,张仁柏称:“我们一直要求他们(东方精工及立信)解释他们的那个数据是怎么来的,他们也没有跟我们进行沟通和解释。”

普莱德原股东也公开质疑东方精工披露的普莱德2018年度财务数据。宁德时代与福田汽车此前发布公告称,与普莱德之间的关联交易未有不公允之处,并先后炮轰东方精工及立信违反职业道德、未获股东授权召开媒体发布会高呼业绩被亏损。

纠纷僵持,2019年7月1日,东方精工向中国国际经济贸易仲裁委员会上海分会提起仲裁申请,要求普莱德原股东履行业绩补偿义务。

不过,未待仲裁申请作出裁决,东方精工即发布将出售普莱德全部股权的公告。

纠纷或将和解收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