基石资本董事长张维:创业板要冲在资本市场改革最前沿

基石资本董事长张维:创业板要冲在资本市场改革最前沿

2019年10月22日 07:56:53
来源:证券时报网

“创业板改变了中国的融资结构,让初创企业和中小企业得到了直接融资的支持,为诸多创新企业提供了宝贵的发展机会”,作为一家老牌投资机构,基石资本见证了创业板的创立、发展,站在成立10周年这一节点,董事长张维如此评价创业板的发展历程。

10年创业板,栉风沐雨、砥砺前行,创投业是如何看待创业板这10年来的成绩与不足呢?在创业板改革提上日程的大背景下,又该如何吐故纳新呢?带着问题,证券时报记者对基石资本董事长张维进行了专访。

张维认为,近十年来,中国产业体系得到了重大提升,新经济的出现必须要有新的资本市场制度相适应。创业板的改革就是要建立适应现代化经济体系的资本市场制度,冲在资本市场制度改革的最前沿。

创业板是成功的

2009年,10月30日,首批28家公司代表齐聚深交所上市大厅敲响登陆创业板的锣声,开启资本市场征途。

时至今日,创业板公司已经增加至773家,总市值约5.7万亿元,分别约占整个A股市场的21%和10%。创业板开板以来,上市公司通过IPO、增发、配股和可转债等方式累计融资超过万亿元,直接融资投向创新创业领域,进一步推动了创新发展。

概括创业板的发展历程,张维评价,“站在10周年这一历史节点,创业板是成功的。”

创业板当前市值最高的两家企业分别是迈瑞医疗和温氏股份,二者近期的最高市值都突破了2000亿。张维认为,这两家企业正好是创业板意义和价值的体现,“它们是创业板的骄傲”。

除了迈瑞医疗和温氏股份,创业板还涌现了一批业绩好并且具有创新能力的优秀公司,例如宁德时代、爱尔眼科、汇川技术等,它们共同铸就了创业板的成功。

10年风雨兼程,这期间,创业板既有狂热的追捧,也伴随着质疑声,也出现了一些坏孩子。对于曾经出现的“三高”、“跟风式、忽悠式”重组等问题,张维认为,资本市场所有新生事物都会遇到各种挑战,这些挑战境外的市场以及国内其他板块同样也曾遇到过,并非创业板单独出现的。

“即便是纳斯达克,它也出现过科技股的泡沫,泡沫破裂之后,剩下的企业中诞生了伟大的公司。”张维预期,“假以时日,创业板也会培育出它的‘谷歌、亚马逊、苹果和脸书’等。”在张维看来,创业板虽然不是尽善尽美,但必有所处焉。

科创板没有的

创业板也该尝试

10年创业板历经磨砺,为中国资本市场的改革创新积累了大量的经验。在经济转型升级的大背景下,资本市场需要一个更加强大的创业板。

10月20日,在第六届世界互联网大会“资本市场助力数字经济创新发展论坛”上,证监会副主席李超表示,要推进创业板改革并试点注册制,完善发行上市、并购重组、再融资等基础制度,进一步增强对创新创业企业的制度包容性。

创业板改革正在提速。对此,张维表示,“真的非常紧迫”。他指出,10年来,创业板规则已经得到了很大的完善,但是发行上市等一些基础性的制度并没有太大的突破。相较而言,中国产业体系在这10年间得到了重大的提升,很多目前前沿的产业和其中优秀的公司放在10年前是无法想象的。而新经济的出现必须要有新的资本市场制度相适应,定位于促进自主创新企业及成长型创业企业发展的创业板,其改革真的非常紧迫。

谈及创业板改革,注册制无疑是市场关注的焦点。

从这一方面来看,科创板为创业板积累了不少实践经验。自今年7月正式开始后,科创板总体运行平稳,各项机制初显成效,市场走势也经历了充分博弈、震荡上涨、回归理性的过程。市场参与各方对注册制等各项改革措施都给予了很高评价。

对于创业板注册制改革,张维认为,创业板应该吸收科创板的全部优点,除此以外,创业板还应该将服务上市公司的范围扩大。目前科创板主要针对科创企业,但是新经济中还包含了新消费、新服务、新商业模式等类型企业,这些新经济企业都应该得到资本市场的扶持。“科创板能做的,创业板都应该去做;科创板不能做的,创业板也应该去尝试。”张维举例,“比如温氏这样的传统企业,不符合科创板的定位,是创业板应该去支持的。”

张维还提到创业板应该允许创业投资机构上市,以更好地利用直接融资推动创新创业。他表示,研究显示,对于高科技密集型行业的企业和外部融资依赖度高的企业,股权市场的发展能够促进创新,而信贷市场的发展则会抑制创新。“创业投资机构是直接融资体系的重要组成部分,可以大为提高直接融资的效率。应该支持创业投资机构上市,从而提升其服务实体经济的能力。”

值得注意的是,与科创板不同的是,创业板的改革还涉及存量改革的问题。

张维指出,涉及存量问题的制度主要包括再融资、并购重组和退市制度。目前创业板再融资和并购重组规则比主板严格,比如再融资对资产负债率有要求等。

对于并购重组,10月18日,证监会发布了《关于修改〈上市公司重大资产重组管理办法〉的决定》,要求推进创业板重组上市改革,允许符合国家战略的高新技术产业和战略性新兴产业相关资产在创业板重组上市,其他资产不得在创业板重组上市。

对此,张维表示,这是一个市场化的安排,制度提高了容忍度,为质地一般的企业提供了通过资本市场做大做强的途径,同时可以整合上市公司资源,加快创业板吐故纳新,进一步提高上市公司的质量。“更宽松的再融资和并购重组规则有利于优质资产的装入,从而提升上市公司的盈利能力。”张维说。

创业板应冲在

资本市场改革最前沿

资本市场的改革有两个主线:一个是市场化,一个是法治化。市场化的方向现已在注册制、再融资、并购重组等方面有所体现,法治化进程也应加速推进。

“不以规矩,不能成方圆”,法治化是资本市场健康发展的基石,是建立健全资本市场市场制度的“四梁八柱”。创业板的改革同样需要制度的保驾护航。

对此,张维认为,创业板改革的关键在于法治上的突破,而背靠深圳则是创业板的重要优势。

创业板的改革应该用好用足深圳先行示范区立法权,加快在发行、交易、并购重组、再融资、退市等一系列制度上与国际接轨,提升深圳资本市场的国际化水平。

中共中央、国务院发布的《关于支持深圳建设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先行示范区的意见》提到,“在遵循宪法和法律、行政法规基本原则前提下,允许深圳立足改革创新实践需要,根据授权对法律、行政法规、地方性法规作变通规定。”

张维认为,粤港澳大湾区规划和深圳建设先行示范区意见为创业板改革带来东风和广阔前景。

他建议,深圳政府应该充分利用深交所这一资本市场的重要堡垒,针对资本市场的改革推出一些相应的政策法规,积极推动创业板改革,大胆先行先试,完善资本市场基础制度和设计安排,实现更加严格更加有效的法律监管,更加严峻的违规处罚,更快的退市制度等。

张维重点提及了退市问题:“A股这么多年退市公司只有100来家,占比不足5%,创业板只有欣泰电气一家。而美股整体退市的比例高达七成。我国当前的惩罚力度尚显不足,未能起到足够的威慑作用。注册制下,监管重心后移,因此也需要监管升级,严格的退市制度是注册制不可或缺的一部分。法治化应该达到存优汰劣的目的。”

“深圳建设先行示范区中的战略定位要求,都是国际化资本市场建设的基石。具体到创业板改革,就是要建立适应现代化经济体系的资本市场制度。从这一层面来看,也意味着创业板应该要冲在整个资本市场改革的最前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