区块链带火了这家公司!“新湖系”浮出水面 老板是温州富豪
财经

区块链带火了这家公司!“新湖系”浮出水面 老板是温州富豪

2019年10月29日 18:41:58
来源:德林社

文 | 杨万里

现在走在大街上,如果不聊一下区块链,你都不好意思说自己是炒股的。这两天,股民们的主要话题是:“买区块链概念股了吗?”

新湖中宝(SH.600208)是市场热点股。由于参股公司涉及区块链业务,其股价已连续两日涨停,封单超500万手。

说起新湖中宝,它的故事可不少。该公司主业是房地产,但利润依赖投资。其老板为温州富豪黄伟,控股股东是资本市场上有名的浙江新湖集团股份有限公司(简称:“新湖集团”),股民称之为“新湖系”。

新湖系的资本版图涉及地产和金融。在一系列资本运作下,曾有三家上市公司成为旗下控股公司。更值得一提的是,新湖系与资本大鳄中植系有过合作。

不过,当股民沉浸于区块链以及资本系的美好印象时,却不知新湖中宝背后存在负债高企、资金紧张以及踩雷51信用卡等隐忧。

具体是怎么回事呢?且往下看。

一、新湖系的资本版图

“2019年胡润百富榜”显示,新湖集团的黄伟、李萍夫妇以230亿元财富位居第146位。

1959年出生的黄伟,年轻时是一名老师。不过,黄伟没有将教育作为自己的终身事业,反而选择了经商。

据媒体报道,黄伟曾在杭州做过眼镜生意,发家于炒作股票认购证。网上还有一种说法,黄伟曾是中经开大客户。在“327国债”事件中,以中经开为首的多头“击败”以管金生为首的空头,黄伟作为多方获利颇丰,赚取数亿。

赚取一定资本后,黄伟的商业之路打开。有意思的是,在新湖集团人事名单中,部分高管有政府背景。据多家媒体报道,董事邹丽华曾任浙江温州市人民检察院副检察长,而董事叶正猛曾任温州市政府办公室主任兼副秘书长。

资料来源于天眼查

在左膀右臂们的辅助下,新湖系不断展开资本运作。

2000年,新湖集团和其控股子公司宁波嘉源实业发展有限公司,以1.75元/股的价格受让浙江省商业集团公司2900万股,成为“绍兴百大”(后改名为“新湖创业”)实控人。不过,新湖创业已于2009年退市。

2004年底,新湖集团入主哈高科,持股比例最高一度达42.24%,为其第一大股东。目前,哈高科实控人依然为黄伟。值得注意的是,今年7月,哈高科发公告称,拟通过发行股份的方式购买新湖控股、国网英大、新湖中宝等17名股东持有的100%湘财证券股权。新湖系此举目的是拟让旗下湘财证券曲线上市。

2006年,新湖集团将旗下14家房地产公司通过定向增发的方式装入中宝股份(后改名为“新湖中宝”)。

除了布局A股外,新湖系也通过参股和控股方式涉足中信银行、温州银行、成都农村信用社、阳光保险、长城证券、湘财证券、新湖期货等企业。投资方面,新湖系也投资了51信用卡、杭州趣链科技有限公司等。

资料来源于天眼查

此外,在2011年9月15日,中植系与新湖系共同成立了新湖财富投资管理有限公司。而早在2008年,新湖中宝就耗资数亿元买入中植系控股的西北矿业部分股权。这样看来,新湖系与中植系也有合作历史。

二、踩雷51信用卡,新湖中宝业绩承压

新湖中宝作为新湖系旗下控股公司,其一举一动受到市场关注。

今年上半年,房地产业务为新湖中宝贡献了60.39亿元收入,占总收入比例达83.01%。尴尬的是,公司的主要利润来源却不是房地产业务,而是投资收益。

资料来源于新湖中宝2019年半年报

2019年上半年,新湖中宝利润总额为21.01亿元人民币,其中投资收益约为17.13亿元,投资收益占利润总额比例高达81.53%。

再看2018年业绩情况,彼时新湖中宝利润总额为35.28亿元,其中投资收益约为24.9亿元,投资收益占利润总额比例高达70.57%。

有网民曾质疑,新湖中宝似乎不像房企,更像投资公司。而令股民担忧的是,新湖中宝今年踩雷51信用卡,成为了一个风险点。

资料来源于新湖中宝公告

10月21日晚,新湖中宝发公告澄清,虽然公司为51信用卡第二大股东,但未参与其经营管理,也无任何业务和资金往来。

新湖中宝急于与51信用卡划清界限,并没有真正做到“排雷”,因为新湖中宝投资51信用卡浮亏超9亿元。

资料显示,新湖中宝对51信用卡累计投资2亿美元(按汇率算人民币计价达14亿元)。51信用卡自去年7月创下9.55元高价后,股价便一路下跌,最低跌至1.58元。截至10月29日,51信用卡港股市值为20.8亿元,新湖中宝持股市值约4.54亿元,与初期投资相比已大幅浮亏。

新湖中宝在公告中也表示,若51信用卡股价持续剧烈下跌,将对公司的投资收益和当期利润有一定的影响。

三、负债高企、经营活动现金流为负

新湖中宝除了踩雷51信用卡之外,其财务情况也十分堪忧。具体表现为负债高企、经营活动现金流为负。

2016至2019年上半年,新湖中宝货币资金分别为191.7亿元、178.1亿元、160.2亿元和153.1亿元。同期,新湖中宝短期借款、长期借款以及应付债券合计数额分别为481.23亿元、541.94亿元、611.91亿元和575.08亿元。

数据来源于新湖中宝历年财报

从数据可以看出,新湖中宝的货币资金与上述三项负债科目之间差额分别为289.53亿元、363.84亿元、451.71亿元和421.98亿元。也就是说,新湖中宝货币资金难以覆盖其负债,该公司偿债压力不小。

现金流方面,从2018年第一季度开始,新湖中宝的经营活动产生的现金流量净额持续为负。2018年一季度至2019年二季度,报告期内其现金流净额分别为-30.34亿元、-57.52亿元、-54.37亿元、-37.79亿元、-23.73亿元和-2.879亿元。

为了缓解资金紧张状况,新湖中宝选择了卖资产和发债措施。

2019年7月16日,新湖中宝宣布将所持瓯瓴实业和上海玛宝的相应权益作价约67亿元出售给融创。

2019年7月22日,新湖中宝宣布同意公司全资子公司香港新湖投资有限公司通过其特殊目的子公司在境外发行美元债券,募集资金不超过5亿美元。

结语

截至10月29日收盘,新湖中宝市值为301亿元,股价为3.5元。

一边是区块链概念环绕,一边是面临负债高企、资金紧张以及踩雷参股公司等问题。新湖中宝真的是投资者的“聚宝盆”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