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联储三次降息中国央行均未跟 预计央行将继续实施降准
财经

美联储三次降息中国央行均未跟 预计央行将继续实施降准

2019年10月31日 12:15:29
来源:新京报

北京时间10月31日凌晨,美联储公布了10月利率决议,如期宣布降息25个基点,将联邦基金利率调整至1.50%-1.75%。此次为美联储年内第三次降息,距离上次降息仅一个半月,三次降息时间间隔也仅有三个月。

美联储本次降息较为符合市场预期,但从会议声明来看,美联储或暗示接下来将暂停降息。

删除“适当举措维持经济扩张”说法 暗示将暂停降息

今年7月31日,美联储开始了货币政策正常化以来的首次降息;9月19日,美联储再度降息;10月31日,第三次降息。三次降息共75个基点,将联邦基金利率目标区间调至1.50%-1.75%。

本次利率决议后美联储公布的声明显示,美联储依旧强调了就业市场保持强劲,经济活动温和增长,家庭支出强劲增长,但企业固定投资和出口保持疲弱,对国内形势的判断与此前基本相同。

不过值得注意的是,在本次政策声明中美联储删除了 “采取适当举措维持经济扩张”(act as appropriate to sustain the expansion)的说法,仅称“在考虑联邦基金利率目标区间的未来路径时,将继续监测后续获得的信息经济形势、就业指标、通胀与预期目标之间的差距”。联讯证券研究院院长李奇霖表示,这一改变表明短期内美联储将进入政策观察期,或暂停降息。

美联储FOMC声明,美联储以8比2的投票结果支持这一政策决定,2名委员堪萨斯城联储主席乔治和波士顿联储主席罗森格伦投票反对,他们在此次会议上更倾向于维持联邦基金利率的目标区间在1.75%-2.00%不变。在上次9月份会议上,美联储对于降息25个基点的投票比例为7:3,乔治和罗森格伦同样希望维持利率不变,还有一名委员圣路易斯联储主席詹姆斯·布拉德希望降息50个基点。

美联储主席鲍威尔在会后的新闻发布会上表示,没有考虑再次加息。“在我们考虑加息之前,我们需要看到持续的通货膨胀出现真正显著的上升。”鲍威尔称,美国只短期触及了2%的核心通胀率,之后便后退了,只有看到通胀出现持续大幅上升时才会考虑加息。

连续降息主因在于遏制经济下滑 12月降息概率降至两成

东方金诚首席宏观分析师王青对新京报记者表示,今年以来美联储被迫加大货币政策宽松力度,主因是贸易战等外部风险施压美国经济增长前景。当前美国通胀温和,失业率处于历史低位,两大关键数据并不支持美联储持续降息,但先行指标显示,美国经济下行风险正在明显加大。9月美国ISM制造业PMI指数降至47.8%,创近十年新低,且已连续两个月处于收缩区间;此前一向表现稳健强劲的非制造业PMI当月大幅下降3.8个百分点,处于近三年来的最低水平,预示在美国经济中占主导地位的服务业将明显减速。二季度以来美国经济增长动能显著减弱,两个直接原因是上年财政减税刺激政策效应消退,以及美国发起的全球贸易战正在反噬美国经济。美联储被迫从数据驱动转向“先发制人”,提前采取降息行动以遏制经济下滑势头。

王青认为,未来一段时间美联储将进入一个观察期,或将暂停降息步伐。一方面是为凝聚内部共识,另一方面也可进一步观察贸易摩擦及经济运行态势。但若未来外部风险未现明显缓和,且诸多指标显示美国国内经济走弱态势进一步深化,美联储2020年仍有可能继续降息1至2次。

鲍威尔在会后讲话指出“只要市场环境仍维持在当前水平,未来就不太可能降息”,市场将其解读为美联储自7月以来的降息周期可能已经结束。根据CME“美联储观察”(FedWatch)工具,目前市场预计12月维持当前利率不变的概率高达近80%,降息25个基点至1.25%-1.50%区间的概率仅约20%。

中信证券研报指出,美联储“预防式”降息有望缓解短期经济增长放缓压力,长端利率的大幅下行有利于房地产投资恢复,但整体这部分投资增长在GDP中占比不高。居民消费放缓和企业投资不振将令2020年美国经济整体放缓的程度大于2019年。随着就业和薪资增长放缓,居民消费的疲态会进一步显现;总统大选年财政政策的不确定性可能抑制企业资本支出,企业投资料难以实质性回暖;另外,美联储新一轮货币宽松是否能有效刺激居民部门加杠杆仍有待观察,但很可能将企业债务增长推至不可持续的境遇。随着企业资产质量下降、信用风险暴露,企业债务违约冲击金融市场和实体经济。综合来看,美国经济在明年上半年之前陷入实质性衰退的概率不高,需求增长的明显放缓可能会出现在明年下半年。因此,中信证券认为,鲍威尔所谓的货币政策“中期调整”可能难言结束。

美元下跌、人民币上行 预计央行将继续实施降准

降息消息出来后不久,美股尾盘三大股指拉升。截至收盘,美股三大股指全线收涨,道指涨0.43%,涨近120点;标普500指数涨0.33%,纳指涨0.33%。

美元方面则出现了较为戏剧化的走势。降息消息公布不久后,美元指数短线拉升,涨逾20点,至凌晨2:42左右升破98关口。但在鲍威尔新闻发布会期间暗示降息周期可能结束后,美元出现了下行,抹去此前全部涨幅,截至周三纽约尾盘,美元指数跌0.22%报97.4695。

在美元下跌的同时,人民币出现上涨,离岸人民币一度升破7.04,最高达到7.0385。周四(10月31日),人民币兑美元中间价报7.0533,较前一交易日上调49个基点,创8月22日以来新高。

光大银行金融市场部分析师周茂华对新京报记者表示,对于10月美联储降息市场预期较为充分,整体来看对国内影响有限,国内基本面与政策面是影响市场的重要因素。短期内,美联储“扩表+降息”,再加上美国经济趋缓,导致美元短期大幅走强受制约,这利好人民币汇率。不过目前人民币汇率基本实现市场化浮动,汇率弹性明显增强,目前对贸易谈判等基本面已较为充分定价,在没有重大、超预期事件冲击前,人民币汇率将保持平稳运行。

中国央行此次一如既往没有跟进。10月31日,央行公告称,目前银行体系流动性总量处于合理充裕水平,当日不开展逆回购操作。本周以来央行已经连续暂停逆回购。

王青认为,在美联储连续降息推动新一轮全球货币政策宽松深化的背景下,外部平衡因素—主要是指保持人民币汇率稳定,对国内货币政策的掣肘进一步减弱,未来国内货币政策灵活调整的空间扩大。近期国内制造业PMI连续5个月处于收缩区间,三季度国内GDP同比降至6.0%,显示经济下行压力依然较大,货币政策逆周期调节需求上升。而在可能制约货币政策边际宽松的几个因素中,接下来物价走势不具备持续大幅上行基础,未来房价泡沫再度快速膨胀的风险可控,宏观杠杆率较快上行势头得到遏制,这也为今年宏观政策逆周期调节腾出一定空间。

最新的10月份1年期新LPR(贷款市场报价利率)报价保持不变,结束了此前连续小幅下调过程,这意味着商业银行未下调报价加点。商业银行报价加点主要考虑银行资金成本、风险溢价水平和信贷市场供需状况。而今年以来工业品价格指数PPI同比持续处于负向区间,且短期内难以“转正”,这意味着考虑价格因素后,企业贷款利率正在上升。王青认为,鉴于四季度经济下行压力难现明显缓解,降低实体经济融资成本的迫切性依然很高。未来为推动LPR持续下行,扩大LPR使用范围,预计央行将继续实施降准,加大“宽货币”操作力度,降低银行资金成本,也不排除年底前后适时小幅下调MLF操作利率的可能。(新京报记者 顾志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