年内三次降息 美国经济还好么?
财经

年内三次降息 美国经济还好么?

2019年10月31日 18:25:38
来源:中国新闻网

全球宽松或见顶

一如市场预期,美联储在北京时间31日宣布年内第三次降息,将联邦储备基金利率下调25个基点,至1.5%-1.75%区间。

华盛顿,美联储主席鲍威尔在记者会上解释降息原因

中新社记者 沙晗汀 摄

年内或不再降息

货币政策服务于经济运行,目前美国经济基本面如何?

工银国际首席经济学家程实指出,从不同的维度进行比较,美国经济短期内正处在一个喜忧参半的状态。

与预期相比,有“惊喜”。美国三季度GDP增长1.9%,好于预期值1.6%。私人消费增长对经济贡献较多,在消费数据未有持续滑坡的情况下,美国经济的短期衰退风险并不高。

与趋势相比,有“隐忧”。从3.1%到2.0%到1.9%,美国经济前三季度持续增长下台阶,表明贸易摩擦对美国经济的反噬作用日益增强,减税的刺激效应则日趋削弱。

更值得注意的是,美国通胀持续低于2%的水平,其9月最新CPI年率仅上涨1.7%。

如此,美联储降息此次降息的原因仍在于全球增长前景的不确定性和美国通胀偏弱。这一在会议声明中的判断与9月相比没有太大变化。

“美联储在降息之余,也发出了不同的声音。”中信证券分析师明明指出,美联储的会议声明和鲍威尔的讲话都传递出“保险性”降息已经结束这样一个观点。会议声明删除了“采取适当行动”的承诺;鲍威尔则表示相信货币政策处于良好位置。

明明还提醒,美债收益率曲线变平了,美债长端收益率下行了4个基点左右,短端变动相对较小,这与美联储与鲍威尔对经济的乐观描述有些出入。

“我们认为,美联储只是暂时停止了降息,12月份可能不会再降息,但是明年上半年或将再次进入降息节奏。”

嘉盛集团首席中文分析师黄俊告诉中新社国是直通车,目前美联储利率为1.50%-1.75%,剔除掉通胀因素后(9月CPI为1.7%),在连续三次降息后美元的实际利率在0附近。

他强调,如果再度降息将进入到实际上的负利率。美联储或将在未来放缓降息节奏,在进入到实质上的“负利率”前更多保持谨慎,12月份继续降息的概率较低。

海通证券宏观分析师李金柳认为,综合来看,鲍威尔暗示了短期降息节奏或暂缓,降息周期暂停,并将保持观望。而根据目前期货市场的预期,今年12月再度降息的概率仅17%,到明年6月会议之前降息的概率都在50%以下。

全球宽松或见顶

货币宽松政策历来被视作为刺激经济增长的常规手段,但现在这一手段似乎不太起效果。

今年以来,全球已有超过30家央行执行了降息操作,但收效甚微。

IMF在其最新一期报告中预计,2019年全球经济增速可能只有3%,较4月预期值下调0.3个百分点,这也是自2008年金融危机以来世界经济增速最低水平。

中国人民银行研究局研究员王宇近期表示,目前全球性的货币政策过度宽松可能正在走向其反面,成为世界经济放缓的重要原因之一。

王宇指出,货币政策过度宽松主要包括两个方面:一是中央银行通过低利率、零利率和负利率政策,实行货币扩张;二是中央银行通过购买中长期国债、短期国债和住房抵押贷款支持证券,实施量化宽松政策,扩张资产负债表。其中,零利率、负利率和量化宽松政策都属于非常规货币政策。

在王宇看来, 从根本上讲,非常规货币政策是为了应对金融危机的临时性工具和暂时性措施。非常规货币政策的常态化和长期化不仅可能造成通货膨胀和资产价格泡沫,而且有可能损害各国经济增长的生产性基础和内生性动力。无论是世界经济还是各国金融都无法在一个扭曲的市场条件下长期发展。

以美国经济为例,程实指出,基于更长远的视角,2020年美国经济仍将处于周期下行的通道之中,中长期的增长压力并未消散。

从内部来看,在缺少结构性改革措施的背景下,美国就业市场的改善空间趋于枯竭。虽然9月失业率仅为3.5%,创1969年12月以来新低,但亮眼数据的背后,边际优化空间不断缩小。新增就业数量和薪资增长已开始放缓,新增非农就业数量的3个月移动平均值,已由1月的24.5万下降至9月的15.7万。

外部来看,贸易摩擦带来的冲击重心将由中国移至美国,或在2020-2021年对美国经济形成更大压力,并从制造业溢出向服务业蔓延。

在美联储宣布降息之前,加拿大央行维持基准隔夜利率在1.75%,

在其宣布降息之后,澳门将贴现窗基本利率下调25个基点至2.0%;

香港金管局将基准利率下调25个基点至2.0%;

科威特央行降息至2.75%;

日本央行维持利率不变,符合预期。

但未来全球货币宽松潮可能有所回调。高盛表示,美联储此次降息为中期调整中最后一次降息行动。

而长期以来,日本央行对于美联储利率变化都跟随较紧,但现在已是负利率的日本似乎让要改变上述情况。

路透社发文称,日本央行目前考虑在10月份的会议上避免推出额外的刺激措施,但将寻找新的方式来表明央行随时准备好采取行动。

最早采取负利率之一的瑞典央行近日表示,可能步入紧缩轨道,决策者预计利率将很可能年内上调,从而令执行了多年的负利率政策转向。

市场人士预计,已推出新版量化宽松政策的欧洲央行,在新行长就任后,很有可能为了缓和内部成员对宽松货币政策的不满,将刺激政策偏向呼吁财政政策的辅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