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央行修改前瞻指引暗示将继续宽松 或在“负利率”泥潭越陷越深
财经

日央行修改前瞻指引暗示将继续宽松 或在“负利率”泥潭越陷越深

2019年11月01日 06:50:06
来源:21世纪经济报道

日本或在“负利率”泥潭里越陷越深。继隔夜美联储宣布年内第三次降息后,日本央行在10月31日宣布“按兵不动”,但明确了未来进一步宽松的立场。

尽管此次该行宣布维持现行控制收益率曲线的政策框架,即维持对金融机构新增超额准备金实施-0.1%利率,及通过购买国债将10年期日本国债的收益率控制在0%左右。但该行同时宣布修改前瞻指引,表示如果达成通胀目标的经济动能进一步走弱,那么利率水平将保持在目前的水平甚至更低,此举意味着该行为日后“再开闸放水”打开大门。

此前的前瞻指引为,至少将现行的大规模货币宽松政策维持到2020年春天。

“此次修改前瞻指引了是为了明确央行进一步宽松的政策倾向,预计到2020年春季都无法结束现行的大规模货币宽松政策。利率预计将保持低位,甚至可能更低。海外经济的下行风险较大,回暖的节奏预计要晚于预期。”日本央行行长黑田东彦在同日下午召开的新闻发布会上表示。

“负利率”泥潭越陷越深

那么日本央行的“工具箱”内还剩下什么?

“央行可以进一步降息,扩大资产购买规模或加速扩大基础货币规模。我们还有不少的空间,至于具体使用何种工具取决于经济、物价和金融市场的发展。”黑田东彦说。

在此次利率决议之前,市场主流观点预计日央行将维持现行政策,因为近期本土消费者情绪稳定、日元汇率走势并不强势,且中美贸易摩擦现缓和迹象。但也有市场人士预计该行将进一步下调负利率水平,将目前的-0.1%短期利率再下调10个基点,巴克莱银行日本首席经济学家Tetsufumi Yamakawa预计该行将在2020年1月份行动。

自2013年初实施大规模货币宽松政策至今,该行更在2016年年初推出了“负利率”,但2%的通胀目标却迟迟未能达成,政策有效性遭到了不少的质疑声。

日本前央行行长白川方明在10月27日举行的上海外滩金融峰会上表示,目前正在看到全球出现“日本化”的现象,但他对低利率和高债务水平能否解决经济问题持怀疑态度,他表示,量化宽松的传导机制就是将未来的需求前置,但这受限于经济的增长潜力,如果未来的需求被耗尽了,那么利率自然地会下降,他预计未来很长一段时间,都将保持低利率。

“我对于负利率的效果持怀疑态度,控制收益率曲线的政策框架确实对于债市起到了一定的稳定作用,但显而易见的是货币政策有其局限性。”富达国际亚洲固定收益主管及基金经理Bryan Collins在接受21世纪经济报道采访时表示。

另一方面低利率和负利率政策对于金融市场的扭曲和副作用是显而易见的。

据富达国际提供的数据显示,回顾在金融危机前(2007年6月末),十年期日本国债和企业债的收益率还在2%左右,目前两者的收益率都在0%附近徘徊。

“当我2006年加入富达国际时,是交易员,当时我们还比较积极地交易日本债券,但那时收益率就很低了,我记得当时交易的是日元日本企业债。但目前我管理的亚洲基金里已没有任何的日本债券持仓。日本债市目前都为本土投资者持有,对我们来说,比这有趣的(资产)还有好多。”Collins说。

全球“日本化”现象蔓延

日本央行在10月24日发布了两年一度的金融系统报告,报告称由于国内长期低利率的环境,金融机构的盈利持续下跌,一方面是由于长期的低利率水平导致存贷利差持续收窄;另外人口问题抑制长期增长前景,导致信贷需求处于长期下跌趋势之中。

报告还指出,日本金融机构为了追逐收益率而持有越来越多的复杂金融产品和贷款,尤其是海外敞口越来越大,包括海外低评级和非投资级公司贷款规模增速比欧美同业快,因此金融体系已积累了不少的风险。

“低增长、低利率和激进的货币宽松的作用之下,市场很明显出现了扭曲,目前全球有17万亿美元的负收益率债券,对于投资者来说确实处境尴尬。日本国债已经很久没有出现在投资者的视线里面了,即便是日本本土投资者也是很早就开始到海外寻求收益率,我们也为日本客户管理资产,他们到欧洲、亚洲到处寻找收益率。”Collins说。

随着日本和欧元区在负利率水平“越陷越深”,世界很多央行又纷纷再启货币宽松,这一趋势被许多投资者戏称为“日本化”,长期低利率环境无疑对全球投资者带来了很大的挑战,很多传统的安全资产不再提供正收益,为了保证收益,全球投资者到处追逐收益,但与此同时,所承受的风险也越来越大。

“接着是欧洲的投资者到亚洲、到新兴市场寻求收益率,这样的情形预计还将持续很久。我们接到越来越多的欧洲客户想投资中国国债、亚洲美元房企债等,这样的情况预计将只增不减。”Collins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