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赚钱的公司全球询价三年无果 沙特阿美无奈改道本土上市获批

最赚钱的公司全球询价三年无果 沙特阿美无奈改道本土上市获批

2019年11月04日 18:27:24
来源:21世纪经济报道

11月3日,千呼万唤始出来的沙特国营石油公司——阿美石油公司(Aramco)终于迈出实质性一步:沙特企业股权交易监管部门——沙特阿拉伯资本市场局(CMA)在官网宣布,批准阿美石油此前所提出的、在沙特国内股市上市的申请。

尽管详细方案要等到11月10日公布,但熟悉内情的消息人士称,此次“国内版”阿美石油IPO将在12月进行,目标是向市场兜售占公司总股份1-2%的股权,以实现募集更多资金的目的。

阿美石油上市,原本是沙特王储穆罕默德.本.萨勒曼(Mohammed bin Salman)2016年所推出雄心勃勃推出的“愿景2030”(Saudi Vision 2030)宏伟发展计划中极为关键的一环。这个计划的初衷,是通过吸引外资投资沙特大规模建设项目,帮助沙特实现产业多元化和经济转型,为“后石油时代”未雨绸缪。10月底,“沙漠达沃斯”投资大会将在沙特隆重举行,王储和沙特政府、王室对此不惜工本,务在必得,甚至将之提升到“沙特未来所系”的地位。

“愿景2030”的两大“胜负手”,一是在沙特本土吸引外资,建设新经济发展区域(“尼奥姆-穆斯塔克巴”红海“沙漠新城”),二是把“压箱底宝贝”阿美石油拿出来“变现”,王储希望借此吸引更多外资流入沙特,以为“愿景2030”这一“沙特未来所系”募集宝贵的启动资金。

阿美石油是1933年由沙特和美国加州标准(如今的雪佛龙)公司合资成立的,1973年“石油危机”期间沙特开始将之国有化,并在1980年最终完成,长期以来,阿美石油一直被投资界公认为“世界上最大的非上市公司”,也是“世界上最赚钱的公司”——2019年上半年,阿美石油实现净利469亿美元,与之相比,全球最大上市公司苹果仅盈利216亿美元,而石油公司中最大的上市公司埃克森-美孚则更仅区区55亿美元。

可以说,沙特有今天的“财大气粗”形象,阿美堪称头号功臣和摇钱树。沙特王储之所以要拿出这棵摇钱树来兜售,是因为“愿景2030”计划实在太重要,资金需求又实在太庞大,如果不拿出点“真金白银”,恐怕难以吸引越来越挑剔的全球投资者和“热钱”。且最初沙特的计划也仅是公开募集不超过5%的股本,区区5%再拿到全球证券市场被成千上万大小投资者“稀释”,在手握95%绝对优势股权的沙特官方面前,说“九牛一毛”都显得有点“高抬”,不足以撼动官方和王室对“摇钱树”的垄断,却又能换来上万亿美元宝贵资金,何乐而不为?

当时王储的如意算盘,是基于阿美石油良好的盈利前景,和当时全球油价的一路高歌猛进,认为这桩IPO是不折不扣的“公主下嫁”,是可以待价而沽的“卖方市场”行情。正因如此,自2017年以来,沙特方面代表频繁和美国纽约、纳斯达克交易所,伦敦证交所,加拿大多伦多证交所等全球各大交易所接触、洽谈,却八方比较、百般挑剔,浑不着急,显然有意用更小的代价,换取更大的实惠。

但人算不如天算,接踵而至的打击,让沙特王储的如意算盘被完全打乱。

首先,自2017年以来,全球油价急转直下,从三位数一度跌到20美元/桶上下,如今虽有所反弹,但已远非昔日可比。不仅如此,各国环保和“绿色能源”潮流此起彼伏,对相关国家能源政策构成不小牵制,这虽不足以改变能源市场结构大局,却可能影响大投资者、尤其各国主权基金对海外传统能源项目的投资决策意愿。

其次,2018年起沙特王室不断传出各种是非,当年10月,旅居美国的沙特籍著名新闻人卡舒吉(Jamal Khashoggi)在沙特驻土耳其伊斯坦布尔领事馆遇害,引发国际社会广泛关注和普遍不满,这直接导致号称沙特王储寄托厚望的“沙漠达沃斯”(Davos in the Desert)全球招商会冷场,也让国王、王储父子煞费苦心营造的“开明”新形象前功尽弃、荡然无存,并累及阿美石油的海外兜售大计。

雪上加霜的是,今年9月,外国无人机突袭了阿美石油旗下Khurais油田和Abqaiq储油基地等设施,不管这些袭击的发起者是沙特官方一口咬定的伊朗,还是主动承担责任的也门胡塞尔派武装,总之令投资阿美石油平添更多莫测风险。

“水火既济”下,阿美石油的股权由“卖方市场”转入“买方市场”:2017年,加拿大森科石油(SU)法律顾问Bennett Jones律师事务所曾对5%阿美石油股权作出2万亿美元的价值评估,而今年稍早,彭博社则对传说中2%的股权作出1.2万亿美元的估价,这显然远远满足不了沙特王储的胃口。正因如此,今年10月,王储出面叫停了计划中的两阶段IOP说明。

和此前传闻大相径庭的是,11月3日最新募股方案不再是“两阶段”,即今年底先在沙特证交所(Tadawul)挂牌,明年初再在海外上市,两次共转让5%股权,而是只有本土上市的计划。阿美石油董事长鲁马扬(Yasir al-Rumayyan)表示,海外上市“暂时没有时间表,如果有我们会在适当时间通知”。

正如许多市场人士(如IG Group衍生交易首席市场分析师博尚Chris Beauchamp)等所指出的,在前述诸多因素综合作用下,任何大机构、大资金都不能不对现阶段大举进入沙特这个高风险市场三思而后行,以规避政策、战略和市场风险,且阿美公司说到底,是沙特王室的御用工具,即便控股也很难对其产业政策、发展方向产生什么影响力,因此市场会越来越谨慎,而这势必更难满足沙特王储一直高企的胃口。

从目前情况看,王储不希望在当前如此不利的“大气候”下,贸然在海外证券市场“贱卖”阿美这棵摇钱树的枝叶,而希望先从更易控制的本土证券市场试点,并仍然抱着尽可能用最少的股权转让,换取最多变现的一线希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