实名举报大股东公款宴请执法人员后 上市公司国旅联合突然曝出两套章照

实名举报大股东公款宴请执法人员后 上市公司国旅联合突然曝出两套章照

2019年11月08日 11:26:15
来源:陈哥看法制

推荐阅读:国旅联合股权转让纷争新剧情:前任现任互撕,实名举报、相互起诉

导读:就在国内A股上市公司国旅联合原股东厦门当代资产管理有限公司实名举报大股东江西省旅游集团公款“宴请”执法人员后,相隔一天,11月7日,国旅联合发出公告,声称公司完成了法人代表、工商营业执照和公章的“以新换旧”。

原股东举报大股东公款“宴请”执法人员,本来就让吃瓜群众很是看不懂,一家上市公司突然曝出有两套营业执照和两枚公章,对吃瓜群众来说,就更是雾里看花了。

问道者 杜一用

1、转让价今已腰斩

讲清楚“宴请”事件的来龙去脉,是个挺烧脑的工程,只能言简意赅地说。厦门当代控股集团旗下当代资管、当代旅游等几方曾是国旅联合的实际控制人,后通过框架协议、股权转让协议和战略合作协议,拟分两个阶段向江旅集团转让所持有的股份。

股权转让完成第一阶段后,双方出现了争议。争议产生的时间节点有个戏剧性的背景,进入第二个阶段交易时,国旅联合的股价离当初协议签订时的交易价出现了腰斩,这意味着,江旅集团第一阶段受让的股票市值此时已经大幅缩水,从二级市场直接收购,根本就不用花那么多钱。

于是,第二阶段的交易还没完成,纠纷就发生了。先是江旅集团在南昌中院起诉当代资管和当代旅游,并陪同南昌法官到北京和厦门两地送达保全裁定书。江旅集团主张的理由是,“原管理层拒不交接”。

国旅联合公告曾披露,公司新任管理人员通过多种方式,要求原任管理人员进行工作交接,但未获得积极回应。新任管理人员尚未取得公司印章证照、财务税务资料、档案文件等,不能充分有效行使对公司的经营管理职权。

但随之,当代资管在厦门法院反诉江旅集团,要求解除股权转让协议。

当代资管的解释是,所有股权转让协议都是在框架协议之下签订的,框架协议本来就分两步走,但在完成第一个阶段的交易后,执行第二个阶段交易时对方不干了。

当代资管要求解除协议,索回股权,紧接着通过厦门法院申请财产保全也冻结了已经过户给江旅集团的那部分股权。

2、两套章照的由来

几番竞相出牌后,现在的国旅联合,江旅集团是第一大股东,当代资管退出,当代旅游变成第二大股东。第一大股东先行发难,厦门当代被迫应对,但围绕国旅联合控制权的争夺似乎才刚刚开始。

11月7日国旅联合披露的信息主要明确三点,法人代表由施亮变更为曾少雄,启用新营业执照和新公章,同时声明旧营业执照和旧公章作废。施亮与曾少雄分别代表着厦门当代和江旅集团的不同立场。

事实上,国旅联合围绕公司高管更迭一直争议不断。

江旅集团完成第一阶段的股权过户登记后,国旅联合重新聘任的总经理彭承的合法性就受到股东的质疑,因为他同时还在控股股东及其关联公司担任董事以外的其他职务,违反了国旅联合公司章程的相关规定。

自此,国旅联合新老管理层交接不顺的问题浮出水面,之后新旧控股股东直接向对方提起诉讼,并由管理层的争夺,上升到营业执照和公章的实际控制。

在厦门当代看来,国旅联合变更法人代表、营业执照和公章的公告来得非常突然。此时刻制章照的依据在哪里,江旅集团究竟意欲何为?他们不知道大股东是怎么做到的。

根据厦门当代公开的证据,双方之前召开的过渡期会议曾有会议纪要约定,在双方历史遗留问题没有解决之前,设立过渡期,在此期间,放在厦门国旅户外负责保管,并按照过渡期的会议纪要,由原大股东监管使用,“目前并没有遗失”。

而现在的局面是,因为大股东的介入,国旅联合有两套营业执照、两枚公章,厦门当代和国旅联合保管了一套,江旅集团又制作了一套。

现有章照都合法有效的情况下,江旅集团为什么还能够再制作另一套章照,11月7日,道亦有道经济电话咨询国旅联合董秘赵扬,赵扬只是表示,“现在不便接受采访”,随后匆匆挂断电话;厦门当代控股董事办的胡啸则表示,不清楚,要问江旅集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