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浩德:负利率大时代

李浩德:负利率大时代

2019年11月11日 17:13:28
来源:凤凰网港股

作者:李浩德(凤凰网港股特约香港财经大V)

接着上一期负利率的话题继续聊。2019年第四季,迎来了美国今年第三次减息,减0.25厘至1.5厘至1.75厘。由于联储局投票结果和点阵都显示息口去向分歧大,这一波预防性减息应告一段落;但利率期货市场仍预期明年有八成机会减息,且看今次谁胜谁负(2018是联储局胜, 2019是市场胜)。美国同时亦已重启QE (口里说不,但行动上已每月买债600亿美元),尤其近期美国REPO市场拆息抽升而引发流动性忧虑;联储局资产负债表规模已再次极速膨胀,不足两个月增加2000多亿美元重回4万亿美元。笔者看来美国两年多来收水不成反放水,只会再次引发全球竞争性放水,将负利率大时代推至顶峰。

全球负利率债券资产规模较年初急升六成

10月底全球的负利率债券资产已高达是13.4万亿美元,比年初急升六成。现时差不多全球四分之一的投资级别债券都是负利率,规模之大已经超过港股和A股的市值之和。

负利率债券主要来自欧洲和日本,其起源是发达国家为预防经济衰退而通过逐步降低央行利率,令银行储备金收入下降,诱使银行为追求高回报而进行更多贷款活动,以及间接使得财富效应和货币贬值推动出口效果浮现。然而政策效果未明,但用药愈来愈猛,本以为零利率已是尽头,后来索性降至负数 (日本最早,欧洲是从2014年夏天开始)。

今年负利率之极致是,8月19日德国30年国债是首次以负0.11厘发行,真正做到贴钱借畀人。其实这亦解释美国利率倒挂的现象:当欧美两地国债息差高达2厘,大量资金从欧日流入美元债,推低美元长息,所以这次利率倒挂的衰退预示未必像以往准确。

利率倒挂未必反映衰退

不过,负利率与我何干? 宏观地说,负利率时代所衍生出的问题是:当衰退这只狼真的来了的时候,我们还有什么金融工具对付;对靠赚息差过活的百业之母-银行业之生死存亡的影响,以及全球是否可以平稳度过过度杠杆的信贷危机 (250万亿美元)。

贴地一点来说,可曾想象按揭有息收?丹麦的JYSKE银行刚开始负0.5厘的10年楼宇按揭,真正实现银行贴钱你供楼。以为银行怕赶客不会向存款收息?德国的Berliner Volksbank已开始向10万欧元以上存款收取0.5%存款费。

说回重中之重,在负利率时代下最好的投资机会,黄金必然入围。以往黄金因为无利息,长揸不划算,只宜用作避险。现在负利率资产横行,弱点反成强处,所以笔者成了黄金大好友。

作者为鹏格斯资产管理首席投资总监、证监会持牌人士、C基金—中国股票基金经理。C基金现时并没持有以上股票的长/短仓。以上纯为个人意见,不构成投资建议。

【作者简介】 李浩德

李浩德有超过18年投资管理经验,是价值投资的信徒。

2003至2012年,他是惠理集团的高级基金经理,并在投资组合管理方面担任领导角色。

2009至2012年,他是著名获奖基金 -- 惠理中华新星基金的执行董事兼基金经理。

他毕业于香港中文大学,是特许金融分析师。他现时是C基金-中国股票基金经理,亦担任香港财经分析师学会的董事。

独家声明本文由凤凰网港股独家发布,转载请注明来源及作者

免责声明:文章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不代表凤凰网港股立场。若内容涉及投资建议,仅供参考不作为投资依据。凤凰网港股不承担由此引起的任何损失或损害。投资有风险,入市需谨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