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天集团冲刺A股IPO ,“乐山帮”资本大佬扎推捧场

海天集团冲刺A股IPO ,“乐山帮”资本大佬扎推捧场

2019年11月12日 11:30:49
来源:中访网财经

出品|钙媒体

作者|李 封

“解决雾霾需要国家要花大力气”,费功全表示,作为致力于城市公用事业的海天水务从上到下都对雾霾治理很重视,公司每年拿出百分之几的营业收入投入研发,其中也包括对雾霾的治理。

据企查查资料,四川海天水务集团法人代表费功全,注册资本23400万元,是一家以环保、公用基础设施产业投资为主,兼营房地产事业、证券事业的多元化发展企业,总资产逾三十亿元,供排水规模达200万吨/日。集团在资阳、简阳、乐至、乐山、达州、宜宾、珙县等地拥有近20家全资控股子公司以及多家参股公司,公司全体员工达到500多人,拥有各类初、中、高级专业技术人员。

“乐山帮”资本大佬扎推捧场

几度筹谋之后,乐山商会会长费功全旗下的海天水务集团股份公司终于正式冲击IPO了,这距离公司2011年首度提出上市目标过去了8年,因此海天集团此次上市不容有失,记者查阅招股书获悉,公司的资产负债率除了远高于同行业可比公司,盈利能力也堪忧,为了实现“帮主”的上市大计,同为乐山商会成员贺正刚、宋德安、唐光跃、刘玉辉等资本大佬分别通过旗下控制的和邦集团、成都鼎建、巨星集团、量石投资扎堆捧场。

在此期间,与实控人费功全同为乐山商会成员的贺正刚、宋德安、唐光跃等分别通过运作控股或者参股了上市公司平台,其中乐山商会的名誉会长贺正刚更是通过其掌控的和邦集团控股了和邦股份(603077.SH)、振静股份(603477.SH)两家上市公司平台。

同为名誉会长的宋德安则是一名隐形能源大亨,其掌控的四川德胜集团钒钛有限公司(下称“德胜集团”)成为分众传媒(002027.SZ)旗下的杭州源星昱瀚股权投资基金合伙企业(有限合伙)(下称“源星昱瀚”)的合伙人。此外,德胜集团还以类似的方式与重庆钢铁(601005.SH)、龙蟒佰利(002601.SZ)等上市公司产生交集。

唐光跃则是资深的资本市场玩家,通过其掌控的巨星集团先后参股了盛和资源(600392.SH)、通威股份(600428.SH),天眼查数据显示,巨星集团持有盛和资源核心资产之一盛和稀土17.30%的股权。

刘玉辉虽然目前旗下尚未有上市公司,但是经过层层穿透其掌控的量石投资可知,其通过旗下平台先后与奇虎360、兴业银行、中国海运等企业“产生交集”,与此同时刘玉辉家族掌控的领地集团近年来发展迅猛,形成以房地产开发为龙头,商业运营、酒店管理及物业服务的多元化产业集团,截止至2018年底,总资产逾500亿。

截止目前和邦集团持有公司3000万股股份,占本次发行前总股本的12.82%,而成都鼎建、量石投资、巨星集团持股比例均不足5%,不过记者注意到上述乐山帮的成员虽然掌控大量上市公司平台,但是目前发展都不太尽如人意,以和邦集团为例,虽然其持有两家上市公司控股权,但是其2018年净利润仅为4836.31万。

而唐光跃持有的盛和资源,2018年公司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为2.86亿元,比上年同期下滑14.89%,此外今年7月份巨星集团还向华西证券质押股份680万股。

此外,海天水务及其子公司峨眉山海天存在未结诉讼和执行中的仲裁案件,海天水务主要涉及债权纠纷,峨眉山海天主要涉及特许经营权合同和债务纠纷。虽然峨眉山海天特许经营权合同仲裁案件已胜诉处于执行阶段,但案件的审理和执行尚存在一定的不确定性,可能对发行人及子公司的声誉、经营造成不利影响。

冲刺A股IPO 资产负债率较高

招股书显示,海天集团是以供水业务及污水处理业务为主营业务的综合环境服务运营商。海天集团前身四川海天水务有限公司于2008年3月7日成立,并于2008年12月更名为四川海天水务集团有限公司。海天集团司由四川海天水务集团有限公司以截至2013年10月31日经信永中和成都分所审计的净资产1.24亿元,按照1:0.8619比例折股整体变更设立。

财务数据显示,2016年至2018年,海天集团营业收入分别为4.49亿元、6.12亿元、6.33亿元;归属于母公司所有者的净利润分别为4317.26万元、7442.77万元、1.20亿元。

海天集团在招股书中坦言,公司目前面临资产负债率较高的风险。报告期各期末,公司资产负债率分别为68.46%、66.58%、65.07%,处于较高水平,存在一定偿债风险。对此,海天集团解释道,资产负债率较高主要系公司主营业务发展较快,业务规模不断扩大,业务发展主要依靠银行贷款和股东资本投入

此外,报告期各期末,公司应收账款账面余额分别为8839.60万元、1.53亿元和2.10亿元,占当年营业收入的比例分别为19.67%、25.03%和33.18%,公司应收账款余额较大。

值得一提的是,海天集团及其子公司峨眉山海天存在未结诉讼和执行中的仲裁案件,海天集团主要涉及债权纠纷,峨眉山海天主要涉及特许经营权合同和债务纠纷。虽然峨眉山海天特许经营权合同仲裁案件已胜诉处于执行阶段,发行人已就上述其他案件做了充分的应诉准备并已计提了预计负债,但案件的审理和执行尚存在一定的不确定性,可能对发行人及子公司的声誉、经营造成不利影响。

盈利能力、偿债能力堪忧

2019年,海天集团再度向资本市场发起冲击,从其披露的财务状况来看,公司盈利情况不是很稳定,且受经营模式的影响较大,现金流连续两年“失血”,偿债能力堪忧。

然而根据招股书,扣除企业所得税影响及归属于少数股东损益部分后,公司的非经常性损益分别为-786.85 万元、1,897.35 万元、1,265.58 万元。经计算,在扣除非经常损益之后,公司归属母公司股东的净利润分别为5104.11万元、5545.42万元、1.07亿元。其中,2016年、2017年的利润水平基本相当,增长并不明显。

此外,招股书显示,海天集团是在特许经营权范围内提供供水及污水处理设施的投资建设、运营管理及维护。其供水业务及污水处理业务通常采用BOT、TOT等模式进行运作。在项目招标过程中,运营方需要支付大额投标保证金,同时,项目建设期运营方通常需要大量的资金投入。

综上,海天集团的业务发展主要依靠银行贷款和股东资本投入。报告期内,海天集团的长期借款分别为10.1亿元、9.83亿元、9.05亿元,主要用于固定资产、在建工程及特许经营项目等的投入。

受此影响,海天集团报告期内的资产负债率处于较高水平,分别为68.46%、66.58%、65.07%。其偿债能力不甚乐观,报告期内流动比率分别为0.9倍、0.55倍、0.49倍;速动比率分别为0.88倍、0.52倍、0.47倍,均逐年下降。海天集团坦言,公司存在一定偿债风险,可能对公司经营产生不利影响。

经统计,截至招股书签署日,海天集团执行中的重大借款合同达22项,合计贷款金额为9.47亿元。

尽管海天集团积极的四处借款,其现金流却接连“失血”。报告期各期末,海天集团的现金及现金等价物余额分别为3.62亿元、1.03亿元、1.02亿元。值得注意的是,截至报告期末,海天集团尚有应付账款3.22亿元。

根据海天集团的募投计划,公司本次IPO拟募资1.5亿元用于补充流动资金,若募资不到位,海天集团恐将面临偿债危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