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式借口“伪回购”:环境变了、老大换了、时机受限、钱不够了...

花式借口“伪回购”:环境变了、老大换了、时机受限、钱不够了...

2019年11月12日 10:05:27
来源:第一财经

股份回购是美股近10年持续走牛的重要驱动力。A股呢?

去年四季度,A股市场回购潮经历“白热化”阶段,上市公司纷纷实施回购或公布回购预案,向市场彰显信心。今年四季度,随着一年回购时限的陆续到期,检验回购效果的时候到来了。

不出所料,一部分上市公司在效果未达到之前就公告终止了回购。其理由也是五花八门——有的上市公司要募资,所以终止了回购;有的是控股股东变更,新股东不支持回购;有的表示没钱回购......也有的从一开始就打算利用发行可转债的钱回购,如今这种逻辑走不通,也就不回购了。

花式借口下的“伪回购”公司,可不少。

虎头蛇尾的回购行动

股份回购,作为上市公司维稳股价的重要手段之一,主要在市场低位、公司价值被低估时推出。从历史来看,A股市场的第一波回购潮出现在2012年10月到2013年6月,其间进行了73笔回购,合计回购金额69.8亿元。

第二波回购潮发生在 2015年7月到2016年6月,期间进行了102笔回购,合计回购金额86.6亿元。

第三波回购潮则是从2017年11月持续到现在,截止目前进行了3362笔回购,合计回购金额达1197.4亿元,是A股历史上最大的一波回购潮。

因为是一种彰显信心的行为,所以,预期似乎比行动更重要。

新时代证券分析师孙金钜说,从市场表现来看,股份回购对股价提振作用,在预案发布到股东大会通过的预期阶段市场表现要强于回购的真正实施阶段,尤其是一个好的回购预案(低估值、大规模、大比例、高回购价格上限溢价率)带来的市场预期对股价的提振作用要强于实际回购的落地实施。

基于这样的预期,上市公司回购预案一波猛似一波,尤其是去年10月29日,中国平安发布的千亿回购案公告,犹如一块巨石砸入回购潮中,溅起浪花一朵朵。

而对于回购预期具体是否要如实进行,不同公司,见仁见智。

今年截至到目前,已有十多家公司发布终止回购公司股份公告,清一色中小市值公司,其中,一部分上市公司蜻蜓点水地回购了少量股票,而一部分,干脆就没付诸行动过。

威华股份公告称,因资产收购事项终止回购公司股份事项,但为了不令市场失望,其同时也表示,待资产收购事项完成后,公司将再次实施回购股份事项。

山鼎设计也称因资产收购事项终止回购公司股份,但股价依旧连创新高,倚重的不是回购,而是卖壳,新股东新资产的注入。

相似的理由还包括恒信东方、日上集团、爱康科技等。

其中,爱康科技还特别阐述了理由,是由于回购交易受定期报告窗口期限制,公司长时间处于回购敏感期内,客观上无法实现此次股份回购,公司决定终止实施回购公司股份。

爱康科技去年10月发布回购案时股价处于低位,今年3~4月份在一波资产收购中达到高点,如今,又回到了低位,期间,尚未回购股份。

利德曼称,由于“存量银行贷款尚需逐步进行替换,新银行贷款尚在洽商中”,鉴于2019 年度经营计划及银行贷款还款计划,所以终止回购股份,截至公告日,实际回购金额不到2000万,与底线5000万相去甚远。这个理由太牵强,深交所下发监管函,要求利德曼吸取教训,及时整改,杜绝上述问题的再次发生。

由于股东和银行贷款等因素导致终止回购的还有银禧科技,银禧科技公告称,2018年公司亏损较大,控股股东、实际控制人及其一致行动人股票质押融资存在被动平仓风险,所以授信银行从 2018 年第三季度开始对公司进行抽贷,只还不借,由于公司短期内可用现金有限,因此公司决定终止回购公司股份。

希努尔称由于去年投资及并购的项目规模较大,为了留足运营资金,所以终止股份回购事宜, 从公告回购预案到终止的1年时间里,希努尔未回购股份,终止公告一出,希努尔股价触及年内新低,另外,蓝盾股份也表示,如今环境变了,为了留足运营资金,所以终止回购股份。

回购能否成为A股的驱动力?

与上述公司相比,宝鹰股份的终止回购理由则代表另外一个现象。

10月28日,宝鹰股份公告称,因瑞华会计师事务所涉嫌违反证券相关法律法规导致公司可转债项目被中止,以及结合市场环境和政策变化等因素,公司决定终止发行可转债并撤回申请。因第二期回购股份的资金来源为公开发行可转换公司债券募集资金,公司决定终止实施此次回购。截至目前,第二期回购股份尚未实施首次回购。

去年11月,证监会、财政部、国资委又联合发布《关于支持上市公司回购股份的意见》,从多方位支持上市公司实施股份回购,其中就包括,“继续支持上市公司通过发行优先股、债券等多种方式,为回购本公司股份筹集资金。”

随后,腾邦国际成为了新规后首例通过可转债募集资金回购A股的上市公司,通过发行可转债募集资金用于股票回购也一时间受到上市公司追捧。

截至2019年4月初,已有超20家上市公司发行可转债募资用途中包括回购股份,其中不少公司将50%及以上的募集资金投入股份回购项目。

但由此也引发了市场对于上市公司空手套现的担忧,如果回购价低于转股价,之间差异相当于上市公司还赚了钱。

在市场异议之下,包括东方时尚、唐人神、精华制药、远东传动等均相继调整了可转债发行预案,取消回购项目。

事实上,与“象征性”回购相比,绝大多数上市公司履行了自己的回购诺言,孙金钜认为,从2016年开始,上市公司对股份回购的认可度在逐步提升,伪回购和蜻蜓点水式回购已经大幅减少。

而从已回购的数量来看,Wind数据显示:截至11月11日,年内已有997家上市实施了

股份回购,累计回购金额超千亿元,其中,TCL集团、苏宁环球、雅戈尔已分别回购了5.19亿股、2.86亿股、2.02亿股,位居名单前三。

曾发千亿回购案的中国平安,截至2019年10月31日通过集中竞价交易方式已累计回购A股股份5759万股,占本公司总股本的比例为0.31506%,已支付的资金总额合计50亿元,最低成交价格为79.85元/股,最高成交价格为91.43元/股。

孙金钜认为,借鉴美国,2009-2017年上市公司自身是美股市场上的最大买家,股份回购是美股近10年持续走牛的重要驱动力之一。

而A股是否也能如此,还有待观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