康主编 | 假如獐子岛和瑞华同时掉水里,你手上有一块板砖……
财经

康主编 | 假如獐子岛和瑞华同时掉水里,你手上有一块板砖……

2019年11月12日 10:23:16
来源:康主编

文/康主编 凤凰网财经特约主笔、资深媒体人

2001年4月17号,在安然公司的分析师电话会议上,一位华尔街的分析师突然发难,质疑安然的会计信息披露不透明。

听到这位分析师的提问后,安然公司的CEO杰夫·斯基林(Jeff Skilling)冷笑一声,回答道:

“好吧!非常感谢,我们感激......”,然后,接了一句:

“Asshole”

(Well, thank you very much, we appreciate that ... asshole)

这句明显的冒犯最后居然成了安然公司员工在内部炫耀的资本,“Ask why,asshole”甚至成为安然员工的口头禅。

斯基林和安然员工当时如此狂妄是有原因的。虽然当时已经有媒体公开质疑安然财务造假,但是由于有安达信这家全球“五大”会计师事务所的背书,人们依然对于安然的财务状况保持着信心。

彼时的安达信代理着17%的美国上市公司审计业务,拥有4700名合伙人,全球的营业额将近100亿美元。

但是,就是这样一家全球顶级的会计师事务所,却亲手将自己送上了绞刑架——当安然造假已经纸包不住火的时候,安达信用卡车一车一车地往外拉审计文件,然后,销毁了它们。

就这样,“经济警察”变成了毁尸灭迹的帮凶,安达信瞬间倒塌。

同一个时代,同样的问题也困扰着中国的资本市场。

从90年代末到20世纪初,A股市场上一直在上演着各种各样的神话——蓝田股份的鸭子一年要比普通鸭子下多一倍的蛋;银广夏卖给德国人的姜精油价格几乎和黄金相媲美;而琼民源则把一栋还没有完全落地的大厦确认了5个多亿的收入……

在这些荒诞离奇的神话中,本应做“资本市场看门人”的会计师,最后成了监守自盗的财务造假从犯。而时任国务院总理朱镕基为国家会计学院题下的那个四字校训——“不做假账”,并没有成为审计这个行业的底线,反而成为了很多会计师事务所无法触及的高标准。

即便是安然和银广夏事件发生将近20年后的今天,中国的资本市场依然没有完全从财务造假的漩涡中完全挣脱出来。

如今,蓝田的鸭子换成了獐子岛的扇贝;银广夏的姜精油变成了胜景山河的黄酒;而琼民源那5个多亿凭空变出来的收入,则变成了康得新凭空消失的122亿存款。

20年,潮来潮往,风口浪尖上的弄潮儿换了一茬又一茬,唯一不变的是潮水褪去后永远有人在裸泳。

01、“獐子岛产业具备世界级水平”

“扇贝的离开,究竟是浪的追求,还是网笼的不挽留?”

2014年,当獐子岛的扇贝第一次“跑”的时候,有投资者在互动平台上问獐子岛董事长吴厚刚:

“对于‘宁可相信世上有鬼,也不信董事长那张嘴!’您怎么看?”

当时还没有留起一头国学大师般长发的吴厚刚不无感伤地回复道:

“一个人被信任不易啊,请看我们的实际行动吧。”

然后,獐子岛的扇贝就用实际行动又跑了好几回。

昨天晚上,獐子岛的扇贝又跑了,原本价值3个亿的扇贝瞬间成为一堆死去的贝壳。于是,有人总结了獐子岛的套路:

“存货基本全靠猜,扇贝死活一句话”。

每当这种蹊跷发生的时候,人们不禁会问负责存货监盘的会计师们去哪了?难道这么明显的问题,会计师会发现不了吗?

第一个问题的答案是:獐子岛的会计师也“跑”了。在连续两年给獐子岛年报出具“非标”之后,獐子岛和大华会计师事务所的续约陷入了僵局。据说在今年4月獐子岛的内部会议上,就有公司高层表示,不是獐子岛不愿意用大华所,而是大华所方面不想再继续合作。

第二个问题是,獐子岛的存货问题会计师真的是不容易发现。

一位资深的会计师告诉康主编:“宁肯去盘点HIV病毒,都不愿去盘点农业公司的存货,数猪能数吐,抓鱼能抓晕,遇到獐子岛这样存货在海底的公司,如果真想盘点清楚,大概只能求助龙王了吧!”

当然,盘不盘得清是一回事,愿不愿意认真去盘就是另一回事了。

在2014年,獐子岛的扇贝第一次“跑”的时候,吴厚刚曾经在接受媒体采访时透露了大华盘点獐子岛存货的流程。

“他跟我们一起出海。因为受到天气等客观因素影响,会计师只能选几个点。我们选90个点,他只能跟几个点去盘点。我们10月这次大约花了一个月盘点,由于大浪等原因,会计师只有3天能下海去监盘。”

一个月的时间,只盘点了3天;几百万亩的海洋牧场,獐子岛只选择了90个点,而会计师只选择了几个点。

会计师事务所和自己的“金主”之间的关系总是有那么一点暧昧。

在獐子岛扇贝第一次跑了之后的2016年,大华会计师事务所的首席合伙人曾经带着质控合伙人一起来到大连,调研獐子岛全产业链情况。最后的调研结果是:

“认为獐子岛产业具备世界级水平。” [1]

第二年,獐子岛的扇贝就又跑了。

好在大华这次没有像自己曾经在新大地IPO造假中做的那样昧着良心签字,而是选择了出具保留意见,守住了最后的底线。

不过,同为会计师事务所的瑞华,底线就没有那么清晰了。

02、行将就木的瑞华

瑞华的坍塌始于康得新的爆雷。

在康得新存在财务造假的4年里,瑞华一共领取了840万审计报酬,但是却为康得新虚增的120亿利润做了背书。康得新东窗事发后,华泽钴镍、辅仁药业、大族激光又相继爆雷。从此以后,在公众的眼里,瑞华几乎已经和造假划上了等号。

不过,对于自己所审计的公司接连爆雷这件事,瑞华心里并不服。瑞华先是两次将证监会告上了法院,随后又在自己的公众号上发表了一篇回应,洋洋洒洒写了数千字,言称自己所作所为均遵照了审计准则,并且在审计中均未发现问题……

有人将这篇回应归结为两个字:

装傻。

如今,瑞华快要倒掉了。

在10月中旬召开的瑞华合伙人大会上,一次性即有190位合伙人提出退伙,瑞华团队至今已约有三分之二出走,其中最大的团队转往了信永中和,人数接近1000人。

团队树倒猢狲散,客户也在流失。据不完全统计,截至10月30日,其所服务的上市公司由2018年的317家减少到254家。这也意味着,10个月来,已有75家上市公司与瑞华进行了切割。

目前针对瑞华的处罚结论还没有出来,一旦处罚决定为吊销其证券期货业务资格,瑞华将毫无希望。[2]

如今,獐子岛和瑞华都已经掉入舆论的漩涡了,一个是财务造假的上市公司,一个是本应发现财务造假,但最后却助纣为虐的帮凶。这实际上也代表了A股财务造假的两种势力,那么,上市公司和会计师事务所到底谁更应该为A股财务造假现象频出负责呢?

或者问题更触及灵魂一些,上市公司造假为何层出不穷?会计师事务所又为何难以发现问题?

这一切的根源都来自于两个:造假者没有得到应有的惩罚,以及受害者没有一个畅通的渠道去维护自己的权利。

03、罚酒三杯

在安然事件曝光后,美国人彻底愤怒了。安然和安达信轰然倒塌,安然公司的首席财务官Andrew Fastow被判入狱6年,而文章开头那个辱骂华尔街分析师的斯基林则被判24年零4个月有期徒刑。

不仅如此,所有和安然有关的人几乎都遭到了无休止地调查或者盘问,包括总统。

美国媒体一直在追问时任美国总统的布什到底和安然公司之间有没有不可告人的秘密关系,最后把布什都给逼急了,对着媒体哭诉说:

“我岳母去年夏天也买了安然的股票,但是现在一文不值了。我这儿还生气着呢!”

时任美国陆军部长的托马斯·怀特由于曾经担任过安然子公司安然能源服务公司的总裁也成为司法部和国会调查的重点对象。一波又一波的调查让这位陆军部长满腹牢骚:“我都是个大人了,我在那里工作过又怎么样呢?”最后,这位几乎崩溃的部长被逼的甚至以辞职相威胁——你们再查下去,这陆军部长我不干了,你们还是另请高明吧!

与之相比,我们的资本市场对于上市公司财务造假的处罚也只能算是“罚酒三杯”了。

今年7月,康得新公布了一份让整个市场都跌掉下巴的公告:公司在过去的三年时间里通过各种造假手段虚增利润119亿。而与之形成鲜明对比的是,康得新过去四年累计的利润总额才72.亿!

看到这份公告后,不少股民起哄:情节如此严重,道德如此沦丧,真是丧尽天良!

“不罚他个60万这事可不算完啊!”

罚款60万,虽是戏谑之言,但是也透露出监管层的无奈。按照现行的《证券法》,对于财务造假的顶格处罚就是60万元。

打一个不太恰当的比方,康得新3年的时间虚增利润有119亿,核算下来,大概相当于可以造假20000次,相当于一个刚出生的婴儿每天造假一次,一直造假到55岁。

有股民说,“造假成本如此之低,几乎已经是在引诱犯罪了。”

而假如上市公司造假的源头不能堵住,那么只要求会计师事务所勤勉尽责,无异于舍本逐末。

04、甲方乙方

当然,从过往的案例来看,在财务造假的案例中会计师事务所也并不是无辜的。

我们现在不得不审视一个问题,为什么当上市公司出现造假时,专业基础深厚的会计师事务所却往往不能发现问题?是能力问题还是态度问题?

一个例子或许可以成为这个问题的注脚。

向被审计对象之外的第三方询证,是审计的一道重要程序,也是防止造假的关键一环。简单来说就是,一家上市公司的账上写了自己销售给A客户1个亿,那么负责审计的会计师事务所就要亲自给A客户发一封询证函,问一下这1个亿到底是不是真的。按照规则,询证函必须由会计师事务所亲自发出,并且亲自收回。

在被我偷吃了3次冰激凌后,康主编6岁的儿子都明白了一个道理——不能再让爸爸去冰箱帮自己拿冰淇淋了,可这些苦学N年审计的注册会计师们面对类似的问题时却做出了一个莫名其妙的选择:

审计银广夏的中天勤会计师事务所让银广夏自己给第三方发询证函,甚至连收件人地址都不是会计师事务所,而是银广夏。这样一来,所谓的第三方询证完全就是一种自欺欺人的把戏——银广夏自己伪造了询证函和相关证件,然后“啪”一下盖上自己花几十块钱刻的萝卜章,再交给银广夏,数十亿的收入就这样被确认了。

这种敷衍的审计错误现在看起来拙劣的触目惊心,可更让人触目惊心的是在银广夏造假十几年后,同样的审计错误再次出现在了一家名叫振隆特产的拟上市公司身上。这次出事的会计师事务所名字并不陌生:

瑞华。

有了中天勤的前车之鉴,瑞华这次变聪明了,收件人地址不写会计师事务所地址那是万万不能的。

那谁来发询证函的快递呢?

这种既花快递费又占功夫的活,自然是扔给被审计公司自己操作了。

于是,一场现实版的“掩耳盗铃”+“狸猫换太子”就这样上演了。

在几天的询证程序走完后,瑞华收到了一份由振隆特产员工的国外朋友伪造的一份回函,而真正应该收到询证函的第三方,收到的却是一封新年贺卡。

在同一个地方绊倒两次,孟子曰:“是不为也,非不能也”。

会计师事务所为什么不能勤勉尽责?

这源自会计师事务所和上市公司之间的关系实质上类似于“甲方乙方”的关系。

当会计师事务所和上市公司之间成为“甲方乙方”的关系的时候,审计所要求的独立性就已经不复存在了。

哪一个乙方敢去审计甲方爸爸呢?

如此一来,只有打破这种“甲方乙方”的关系才能真正实现外部审计的真正作用。

我们过往的做法往往是聚焦于压实“乙方”也就是会计师事务所的责任,但是却往往忽视了在“甲方”处发力。

而要想改变“甲方”,我们首先要做的就是让“甲方”成为真正的“甲方”。

真正的“甲方”是上市公司吗?不是,因为以现实情况看,真正选择会计师事务所的是上市公司管理层或者上市公司的大股东。

真正的“甲方”是上市公司大股东或者管理层吗?也不是。因为上市公司大股东或者管理层并没有审计的真实需求,他们之所以花钱聘请会计师事务所来做审计,主要是出于应对监管的要求,而不是出于自身的需要,否则谁愿意自己花钱来自己的公司查账呢?

真正的“甲方”实际上是中小股东,因为他们是财务造假最后的接盘方,也是损失的承担者。

只有中小股东才对审计有真实的需求。

可令人悲哀的是,以现实情况来看,中小股东在上市公司话语权非常弱。

安然事件后,美国人制定的《萨班斯法案》有一条非常重要规定,它强调:外部审计必须由董事会下属的审计委员会聘任;外部审计应向审计委员会报告;同时,审计委员会必须由独立于公司管理层的董事担任。

美国人的做法很直接,就是让公司大股东和管理层之外的董事组成一个审计委员会,以此来监督会计师事务所的工作。

可是在A股,独董仍然没有完全摆脱“花瓶”角色的情况下,这种做法又能有多大概率可以成功呢?

归根到底,还是中小股东的权益没有得到切实的保护。

会计师事务所我们有了,审计委员会我们有了,独立董事制度我们也有了,可是,等到中小股东权益受到侵犯的时候,我们却好像什么都没有……

这是A股的遗憾,也是对于加快中小投资者权益保护制度的鞭策。

只有中小股东说话有分量的时候,这个市场才会更公正、公平、公开。

只有中小股东手里拿着板砖的时候,落在水里的獐子岛和瑞华才能不再有恃无恐。

谁坏,拍谁。

参考资料:

[1]《大华会计师事务所合伙人调研獐子岛全产业链》,证券时报,2016

[2]《审计市场大洗牌:瑞华团队大规模出走 康得新打开的魔盒带来灭顶之灾》,中国经营报,李慧敏,2019.11

本文为凤凰网财经特约独家原创稿件,仅限凤凰新闻客户端使用,转载需获授权,侵权必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