比克电池“连环债”冲击波
财经

比克电池“连环债”冲击波

2019年11月14日 00:00:00
来源:21世纪经济报道

年底了,该清账了。

深圳市比克电池有限公司,新能源动力电池生产企业,号称全球高镍电池领先者。起点研究院(SPIR)近期数据显示,今年10月,公司还以6.5MWh的装机量杀入国内动力电池行业前十位。

然而,如此规模的一家企业也难逃追债之苦,波及上市公司之众,近几年A股罕见。能确定的就包括新宙邦(300037.SZ)等4家锂电材料上市公司,2家上市公司股东,以及下游的众泰汽车(000980.SZ)和华泰汽车。

“部分供应商公告对比克应收账款事宜受媒体广泛关注”,比克动力11月12日晚间发布了一份声明致歉,同时表示未能如约付清供应商货款,主要是因为公司目前面临着一定的现金流压力,主要受众泰汽车及华泰汽车未付货款影响。

其中,众泰汽车应收账款约6亿元,华泰汽车应收账款约3亿元,目前比克动力已经分别提起相关诉讼。

让人不解的是,虽然受累于新能源汽车销量下滑,众泰汽车现金流吃紧,但截至9月末公司账面上仍然有9.15亿元的现金及现金等价物,缘何迟迟拖着不付款?

对此,众泰汽车13日回复记者称,“公司资金支付根据经营情况统筹考虑,不可能只考虑其中某一家的情况。”

整车企业是源头

拖欠比克动力应收款最多的众泰汽车,前三季度汽车销量为13.5万辆,同比大幅下降32.4%,净利润由2018年同期的4.15亿元转为-7.6亿元。

尤其是今年三季度公司经营进一步恶化,单季收入锐减至3.61亿元,远低于一、二季度的39.69亿元和10.71亿元。

外部收入的减少,使上市公司资金吃紧。年初时,众泰汽车账面上现金及现金等价物余额还有25.2亿元,到9月底时已经降至9.15亿元。

今年10月底,众泰汽车再次传出旗下品牌君马汽车停产、经销商上门讨债的消息。彼时该公司人士曾向媒体表示,在政府协调下,8月份银行为公司提供的30亿元资金已经到位,将用于生产、经营等相关安排;公司也在积极地协调其他途径融资。

结合上述最新回应来看,众泰汽车自身债务压力显然不轻。甚至,还出现了众泰汽车、华泰汽车等4家车企年内将进入破产程序的传闻,为此公司特地发布公告澄清。

不过,上述传闻也并非空穴来风。

11月5日,万安科技(002590.SZ)公告,全资子公司浙江诸暨万宝机械有限公司于2019年10月18日向浙江省诸暨市人民法院提交了民事起诉状。

被告天津华泰车身持续向诸暨万宝采购多种汽车零部件,诸暨万宝根据订单按时发货,及时履行合同义务,但天津华泰车身存在拖欠货款的行为,未按照合同约定的付款期限及时支付货款。

这笔欠款,本息加一起尚不过1317万元,华泰汽车资金压力可见一斑。曙光股份(600303.SH)便发布公告,公司大股东华泰汽车所持有的公司全部股份1.34亿股无限售流通股(占公司总股本19.77%)被司法轮候冻结。

同时,公司还反馈称,华泰汽车直接负债逾期金额合计约28.92亿元,其中涉及诉讼金额为28.92亿元,华泰汽车正与相关方积极协商解决纠纷事项,“华泰汽车正在全力通过引进战投、资产处置变现解决公司流动性。”

债务链逐级传导

比克动力赶上了这两家出现债务危机的整车企业。结果,下游拖欠比克动力的应收款,公司就继续拖欠上游材料企业的货款。

不过,上游材料企业里有不少上市公司,马上要到年底了,这些供货商需要做减值测试,问题随之公开。

先是科创板企业容百科技坐不住了,11月5日晚间率先披露了比克电池应收票据到期未能兑付的消息。截至当日,公司对比克动力的应收账款及应收票据合计2.08亿元,其中逾期账款及已到期未兑付汇票合计2.06亿元。

由于该应收票据存在无法全额兑付的风险,容百科技只能将其转为应收款,并按照10%的比例计提坏账准备。

反观容百科技,今年前三季度净利润尚不过1.59亿元。如果选择全额计提,容百科技上市第一年就会出现利润大幅下滑或亏损。

随后,杭可科技(688006.SH)、当升科技(300073.SZ)和新宙邦也加入到了“讨债”队伍中。至此,比克动力及子公司合计拖欠上述4家上市公司债务达7.31亿元。

需要指出的是,此次比克动力债务危机的暴露,除了受到众泰、华泰拖欠应收款影响外,行业需求下滑带来的负面影响也不容忽视。

“直接受冲击的是整车企业,其次就是动力电池企业,虽然上游锂价有所下调,但终端需求不振,会对整个产业链产生冲击,动力电池企业议价能力相应较弱。”一位锂电上市公司中层13日介绍称。

他指出,行业整体下滑背景下,只有具备规模、市场优势的头部企业才具备一定抵抗力,其他动力电池企业由于市场份额较低,正面临重新洗牌的风险。

即便如此,处于绝对领导地位的宁德时代(300750.SZ)上半年动力电池毛利率也降到了28.88%,2017年、2018年同期分别为37.05%和32.67%。

“除了积极协调推动整车厂商回款,我们也和股东、相关政府方、债务人保持了积极沟通,共同制定付款解决方案和经营性资金补充方案。”比克动力在12日的声明中表示。

截至目前,上述部分公司已经与比克电池达成了债务偿还计划。

如本月第三周和第四周,深圳比克、郑州比克将向当升科技还款3000万元,此后分11期偿还剩余款项,直至2020年四季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