雪龙股份二次闯关IPO,营收利润双降,毛利率依然畸高
财经

雪龙股份二次闯关IPO,营收利润双降,毛利率依然畸高

2019年11月21日 10:58:22
来源:中访网财经

内容来源:金色光

2019年11月21日,雪龙集团股份有限公司(公司简称:雪龙股份)将再次IPO上会。这并不是公司首次IPO,早在2017年,雪龙股份就进行了IPO,但未能通过审核。时隔2年,公司再次迎来大考。

雪龙股份主要从事发动机冷却系统产品及汽车轻量化塑料件的研发、生产和销售。公司主要产品包括发动机冷却风扇总成、离合器风扇集成系统及汽车轻量化吹塑系列产品。

研发实力存疑,盈利能力却大幅领先同行

结合前一次冲击IPO时披露的数据,雪龙股份的盈利能力依然远超同行, 2013年至2018年,雪龙股份综合毛利率分别为55.26%、57.25%、56.96%、58.28%、58.62%、54.32%;同行业可比上市公司综合毛利率则分别为40.72%、37.21%、34.22%、49.61%、49.03%、46.33%。可以明显看出雪龙股份的盈利能力一直超出同行不少。

对于公司毛利率远超同行的原因,雪龙股份在招股书中称,主要是因为公司掌握塑料材料改性自主核心技术,自产材料在制造发动机冷却风扇方面的性能优于同类进口材料,而且自产材料的生产成本更低,显著提高产品毛利率。

但是从核心技术人员的情况看,公司研发能力存疑。根据招股书显示,公司核心技术人员共有6名,分别为贺财霖、贺频艳、段耀龙、虞宁、虞雷斌、史嵩雁。招股书中资料显示贺财霖是高中学历,小学教师出身;贺频艳具有本科学历但非材料学出身;段耀龙与贺频艳相同;虞宁为大专学历,机电一体化技术专业;雪龙股份目前核心研发人员均未有研发塑料材料改性技术的背景,让人十分起疑。

研发费用方面,2016年到2018年雪龙股份研发费用分别为1147.67万元、1292.71万元、1289.43万元,研发投入强度分别为4.04%、3.64%、4.04%,与同行业上市公司的研发投入比例相比也不具备明显优势,以2018年为例,同行业内研发投入比例最高的华培动力(603121.SH)为7.59%,最低的是浙江仙通(603239.SH)也有4.57%。

毛利率和研发的这两个问题,在公司首次IPO中也被问及,目前看来,核心技术人员没有相关技术背景,研发投入占比也不及同行,雪龙集团如何实现远超同行业的盈利能力?这在过会时可能还要做出更多的解释。

前次闯关失败的部分老问题,这次直接不披露

回顾2017年雪龙股份IPO被否的情况来看,公司当时的问题主要包括:2014年至2016年9月,公司存在实际控制人大额资金占用的情形;公司报告期毛利率和净利率明显高于同行业可比上市公司水平,且总体呈现持续上升趋势,公司的研发费用占比低于同行业可比公司。报告期内公司将原持有子公司捷斯特、麦迪威、雪龙风扇、长春欣菱的股权转让给公司曾经的控股股东维尔赛控股和股东香港绿源,后又将上述股权原价购回;林玮宣(中国台湾居民)曾为发行人前身雪龙有限的股东,占注册资本25%,后将股权转让给香港绿源,而香港绿源的股权转让款为向林玮宣借款。

值得关注的是,第二次冲击A股市场的雪龙股份,与前一次披露的招股书相比,其在2014年3月至2016年9月经历8次资产重组而股权不变的情况全部消失了。

根据此前的招股书披露,2014年3月至2016年9月之间,雪龙股份转让捷斯特100%股权给维尔赛控股,雪龙股份子公司香港庆捷盈转让麦迪威25%股权给香港绿源,香港庆捷盈转让雪龙风扇25%股权给香港绿源,香港庆捷盈从香港绿源处受让麦迪威25%股权,香港庆捷盈从香港绿源处受让雪龙风扇25%股权,雪龙股份从维尔赛控股处受让捷斯特100%股权,雪龙股份转让长春欣菱100%股权给维尔赛控股,雪龙股份从维尔赛控股处受让长春欣菱100%股权。这8次资产重组均系同一控制下的股权转让,给出的理由基本上是避免同业竞争,减少关联交易。

这一系列让人眼花缭乱的股权转让情况一直备受瞩目,在上次过会时也倍加受到了发审委的关注,但是上述信息在2019年4月10日报送的招股书中被全部消失了,雪龙股份表示报告期内,公司不存在重大资产重组情况。

值得注意的是,雪龙股份最近的一次股权转让事项发生在2016年8月,2016年8月,雪龙集团转让长春欣菱100%股权给维尔赛控股,转让的原因是“为便于管理,拟将长春欣菱变更经营范围,剥离上市公司主体”;一个月后,雪龙集团又从维尔赛控股处受让长春欣菱100%股权,交易价格均为1000万元,受让股份的原因为“拟继续做大做强东北区域市场,扩大业务规模”。雪龙股份短时间内的股权反复交易,是否比较随意?发审委是否会继续就此问题就行详细询问,我们将持续关注。

业绩下滑,收入利润双降

根据公司两次IPO披露数据,我们发现雪龙集团经过多年发展,业绩却出现了较为明显的下滑,但即使如此,公司还大手笔分红,2015年迄今累计分红3.05亿元。

2013年到2018年,雪龙股份的营业收入分别为2.42亿元、2.46亿元、2.23亿元、2.84亿元、3.56亿元、3.19亿元;同期归属于母公司股东的净利润分别为5794.18万元、7467.55万元、4846.31万元、6685.30万元、1.05亿元、9139.80万元。

从营业收入及利润情况来看,2018年,雪龙股份营业收入同比减少10.20%;归属于母公司股东的净利润同比减少13.02%;扣除非经常性损益后的归属于公司普通股股东的净利润同比减少13.57%。2018年雪龙股份的业绩整体出现了明显的下滑。

此外,应收账款的形式也并不良好。2016年到2018年末,公司应收账款分别为10235.67万元、10281.07万元和9205.91万元,其中公司第一大客户一汽集团应收账款余额分别为4845.32万元、4160.11万元和2901.56万元,占比分别为44.93%、38.40%和29.90%。

此外,雪龙股份分红的热情一直很高,雪龙股份在第一次申请IPO前夕的2016年,雪龙集团就分红了2.66亿元,2018年5月,雪龙集团派发现金股利3371.75万元。我们根据招股书披露的信息进行统计,从2015年开始雪龙股份共进行4次分红,共派发现金股利3.05亿元。

而从股权角度看,雪龙股份目前,不存在控股股东,贺财霖、贺频艳及贺群艳为雪龙股份的实际控制人。贺财霖与贺频艳、贺群艳为父女关系,贺群艳、贺频艳为姐妹关系。本次发行前,贺财霖、贺频艳及贺群艳直接及间接合计持有雪龙股份93.07%的股份,合计控制雪龙股份95.00%的股份。如此大笔分红,是否意味着贺财霖家族并不愿意与新股东分享利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