拉卡拉陷信任危机:拖欠商户结算款,子公司涉嫌违法出卖用户信息

拉卡拉陷信任危机:拖欠商户结算款,子公司涉嫌违法出卖用户信息

2019年11月25日 11:57:21
来源:中访网财经

内容来源:资本一线

作者:姚蓝

11月22日,拉卡拉支付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拉卡拉”,300773.SZ)发布《关于对深圳交易所关注函回复的公告》,就深交所关于考拉征信服务有限公司(以下简称“考拉征信”)被查处、违规售卖POS机、易分期高息放贷等问题的问询作出回应。

拉卡拉公告称,考拉征信涉及的相关案件正在侦办中,考拉征信正在配合司法机关的工作。同时,拉卡拉提出:“对考拉昆仑信用管理有限公司(以下简称‘考拉昆仑’)持股比例为32.4%,不能控制考拉昆仑股东会。董事未占超半数席,不能控制考拉昆仑董事会。并表示不参与具体经营活动。”

子公司涉嫌出卖用户个人信息

11月19日,央视曝出,江苏淮安警方最近依法打击了7家涉嫌侵犯公民个人信息犯罪的公司,涉嫌非法缓存公民个人信息1亿多条。

其中,考拉征信自2015年3月以来,非法提供查询返照9800余万次,获利3800余万元,在公司服务器中查获并收缴被非法获取、存储的公民姓名、身份证号、相片等信息近1亿条。

淮安警方首先发现的是广州诺涵科技公司(以下简称“广州诺涵”),该公司不只贩卖公民个人信息,更主要的是在进行小额贷款并进行软暴力催收。

警方测试广州诺涵的犯罪流程后疑惑,其资料库里有带网纹的二代身份证彩色照片,这样极度隐私的个人信息他们从哪儿获取的呢?

随后,淮安警方掌握相关证据后,将湖南九象公司的法定代表人和技术主管抓获。警方审讯得知,九象公司黑爬虫网站的“身份核验返照”业务端口来自北京黑格科技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北京黑格”),而北京黑格是从考拉征信等四家公司购买的查询接口。

经查,考拉征信从上游公司获取接口后又违规将查询接口出卖,并非法缓存公民个人身份信息,供下游公司查询牟利,从而造成公民身份信息包括身份证照片的大量泄露。

据媒体报道,警方已将考拉征信及北京黑格的法定代表人、董事长、销售、技术等20余名涉案人员抓获。

考拉征信由考拉昆仑100%控股,而拉卡拉拥有考拉昆仑32.4%的股权,是考拉昆仑的第一大股东。

因此,外界迅速将“矛头”指向拉卡拉。11月20日,拉卡拉午后封死在跌停板上,报价49.29元,市值较前一交易日蒸发21.96亿元。

当日晚间,深交所也针对多篇新闻报道内容对拉卡拉下发问询函。针对考拉征信被查处、违规售卖POS机、易分期高息放贷等问题作出问询。

两份公告能否解除“信任危机”?

11月22日,拉卡拉回复深交所问询函。关于考拉征信涉案情况,拉卡拉向考拉昆仑了解的情况是:考拉征信确实因为“侵犯公民个人信息”被立案调查。但考拉征信称其从未进行数据倒卖业务,也未曾向涉及套路贷、暴力催收企业提供服务。

值得注意的是,拉卡拉在公告中表示:“公司对考拉昆仑持股比例为 32.4%,不能控制考拉昆仑股东会、董事会、经营决策,同时亦未控制考拉昆仑全资子公司考拉征信。”同时否认拉卡拉存在利用个人信息违规开展业务活动的情况。

其实,在回复深交所问询函的前一天,针对多家媒体的报道,拉卡拉也发布了一份《关于相关媒体报道的澄清公告》。

彼时,拉卡拉就表示:“考拉征信涉及的相关案件正在侦办中,考拉征信正在配合司法机关的工作。目前司法机关还未对相关事实做出认定。”

这两份公告连起来解读,不免让人理解为:考拉征信“出卖用户个人信息”的事实不一定存在,以及拉卡拉考拉征信的日常经营情况不知情。

可惜的是,这两份公告不仅没能使得外界放下疑虑,大家甚至认为这是拉卡拉在“撇清”责任,没有说服力。

首先是考拉征信的管理问题,拉卡拉的说法是只持有考拉征信控股股东考拉昆仑32.4%的股权,没有控制权。但据企查查显示,考拉昆仑100%控股考拉征信,而拉卡拉占考拉昆仑的股份比例达到32.4%,是第一大股东。因此,有外界人士质疑:“如果第一大股东都不参与公司具体经营,其他小股东就能管吗?”

其次,此前的拉卡拉已经因为上海赢客电子商务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上海赢客”)“买单宝”截留商户资金的问题而备受质疑。

11月6日,河南电视台民生频道发出报道,拉卡拉拖欠全国10000多家商户80多亿结算款。

在回复深交所问询函的公告中,拉卡拉针对此事又做了一次说明。拉卡拉表示,公司2016年1月起为“买单宝”平台的商户提供收单服务,于2017年11月终止合作。期间拉卡拉未拖欠商户任何结算款,报道中所称的拖欠结算款,实为上海赢客承诺给商户的营销奖励和红包返还。

虽然解释合理,但似乎并不能完全取得投资者的信任。22日晚间收盘,拉卡拉的股价跌至48.10元/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