韦森:建议财政部发行比较大规模的10年期、30年期国债

韦森:建议财政部发行比较大规模的10年期、30年期国债

2019年12月01日 13:32:19
来源:中华网财经

11月30日、12月1日,由凤凰网、上海交通大学上海高级金融学院、东方明珠联合主办的“变革与梦想·2019凤凰网财经高峰论坛”在上海举办,复旦大学经济学院教授韦森出席论坛并发言。

复旦大学经济学院教授韦森

韦森在谈到中国经济的增速问题时表示,“我的核心观点是应该注重企业和企业家,对未来中国经济增速乐观还是不乐观,我觉得不能简单这么评价,一个乐观,一个不乐观。没必要担心经济增速掉到6以下。这个不重要。”

韦森表示,我是研究制度经济的,更多地是从制度这个角度来看待中国经济增长。我还记得2012年的时候,我就提出了中国经济增速下行。那是2012年,一个观点就是即使中国的经济增速别说现在6.6,甚至到了5.0甚至到4,在大范围里面竞争的过程里看,仍然是高速增长。没必要担心经济增速掉到6以下。这个不重要。

“更重要的是什么?我担心的是什么?现在是民营企业家的信心不足。中国的制造业在全球是占最高的比重,高于韩国,高于日本。但是从去年,民营企业大量地,一直投资在下降,利润在下降,销售额负增长,东南亚下降很厉害。这是我们担心的第一个方面。第二个是什么呢?现在大量外资在撤资,中国经济增长的动力又没了。民营在下降,外资在撤资。这就是比较麻烦的。国有企业呢?今年我们看到的数据,中国的国有企业今年大量下滑。三个企业放在一块,你就知道中国未来经济的增长状态。”

随后,韦森建议财政部发行一些比较大规模的10年期、30年期的国债。这样既可以规范央行的基础货币投资行为,也可以降低央行风险,又可以让老百姓有一个票面上的稳定投资保证。

韦森表示,现在我比较担心的中国最重要的问题不是经济增速下行,而是政府的财政赤字。今年的财政赤字增长率是10.05%,地方政府的负债又这么大。我看到很多地方政府的负债已经到了它今年财政收入的50%多到60%。明年可能会到两倍到三倍。

韦森认为,财政赤字将是制约中国经济增长和投资的最重要的因素和风险点。

“在北京的会上我提了一个具体建议,不能再增长财政赤字。中央发了3.6万亿债,但是除去国债只有三千多亿。我们的国债老实说其实是没有的,基本上都是机构。外资占16%,基本上老百姓没有国债。如果现在发一些国债,至少有四个好处。第一个好处是什么呢?可以规范央行,既然这样发国债,还要用其他来质押。如果我们要有个大规模的发一些国债,可以规范央行的基础货币投资行为也可以降低央行的风险。更重要的一个好处是什么呢?大家为什么在座的别说是老百姓,你们的资产投什么?股票基本上大家都亏。投房地产,你还敢买吗?你还敢买吗?到现在城镇居民一个人人头率套数是1.16套,一家有3.5套房。这是我一直的判断。黄金还敢买吗?比特币呢?老百姓炒不了。如果我们财政部能够发个比较大规模的一些10年期30年期的国债,至少给老百姓票面上一个稳定投资的保证。最后一点,如果发了债,它可以消灭广义货币。今年广义货币192万亿。广义货币可能会更有好处。根据这四点,有四利而无一害。不知道成立不成立?特别是要聚民储蓄国债,让老百姓买,这样利民立国,也利未来的经济发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