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酒涨价之虎猛于消费税:如果开辟白酒期货战场,你愿意吗?

白酒涨价之虎猛于消费税:如果开辟白酒期货战场,你愿意吗?

2019年12月04日 20:12:16
来源:酒界风云

消费者的理想是买到便宜的好酒,销售者的理想是酒供不应求。现实是好酒不便宜,便宜的酒毛利低。

文 | 肖九郎 ·

来源 | 酒界风云公众号(ID: jiujiefy)

“让我们忠于理想,让我们面对现实”——切格瓦拉

作为今年最火的行业,中国白酒从股价到产品提价,再到提高消费税,无一不牵动着市场的心。

消费者的理想是买到便宜的好酒,销售者的理想是酒供不应求。现实是好酒不便宜,便宜的酒毛利低。

涨价之虎猛于消费税

12月3日财政部发布《中华人民共和国消费税法(征求意见稿)》,白酒消费税维持定额税率为0.5元/斤,比例税率为20%,压在白酒行业心中的一块“石头”终于落地。

其实就算此前“白酒加税”传闻成真,最后为此买单的依旧是消费者。对比白酒消费税的调整预期,今年在原料、容器、包装没有太大价格变化的情况下,白酒加价不断,中高端酒企更是对加价乐此不彼。

涨价之虎猛于消费税,白酒行业临近年底迎来第二波涨价潮,作为茅五泸之一的泸州老窖更是近一个月内的两次提价。

泸州老窖将主打产品52度国窖1573经典装价格体系自12月10日起,计划内配额价格上调20元/瓶。

12月2日,泸州老窖将产品线单品价格多数抬升,43度国窖1573计划内配额价格上调30元/瓶,46度国窖1573价格上调50元/瓶,国宝红、曾娜大师装、红瓷瓶、典藏等差异化产品价格均上调30元/瓶。第二次调价的上述产品,从2020年1月12日开始,计划内配额价格将再次上调30元/瓶。

泸州老窖的52度国窖1573终端零售价为1099元/瓶,43度国窖1573的价格为969元/瓶,46度国窖1573的价格为1009元/瓶。

甚至传闻要求华东市场尤其江苏市场要求在10日内将消费成交价提到900元以上,如果不达标,年内可能对经历和主管进行岗位或职级调整。(你以为你是华为吗……)

不仅泸州老窖,52度水井坊典藏大师版上涨60元/瓶,水晶剑南春提价20元/瓶,酒鬼酒内参酒提价50元/瓶。

比起提价,消费税带来的消费成本增加无疑是九牛一毛。包括中国股市在内,白酒、猪肉与油价这“三驾马车”成为中国今年为数不多还在涨价的商品。

提价意味着会卖的更好吗?不是没有过失败的案例。

2012年“三公禁令”后国窖1573就曾逆势提价110元,在终端市场价格高达1500元,当时泸州老窖提出:“稳定价盘、保住形象、保证客户利润、稳定营销体系”。

随后泸州老窖公布2013年年报显示,实现营业收入104.3亿元,同比下降9.7%;净利润34.4亿元,同比下降21.7%。其中,国窖1573及其以上产品的高档酒收入28.8亿元,同比下降35%。

深深“醒悟”后的泸州老窖在2014年在传统销售旺季中秋节前宣布国窖1573大幅降价,其中52度国窖1573经典装市场零售价从1589元/瓶调整为779元/瓶,降幅超过50%,但降价后的国窖1573仍然高于当时的白酒老二——五粮液。

写到此处,不少同志会质疑那段时间正是白酒的低谷期啊,但泸州老窖也是那段时期唯一逆势提价的酒企。

所以可见提价从来都不是百分百成功,还需要参照大环境,或者说除了大环境的影响之外是不是没有一个机制能让白酒不再“肆无忌惮”的涨价?

西方期酒案例

有,白酒期货。

期货这个东西对于白酒来说不是个好事,近期刚发生了一起涉案金额高达20个亿的“白酒期货”诈骗案。

2019年11月27日,重庆网络广播电视台播报了一条新闻:某酒水经销商将4000万元货款打到重庆一家酒类销售公司高管个人账户购买高端白酒,但一直未收到货物同时对方失踪,遂向相关部门报案。

有经销商透露,该经销商只是涉案者之一,该案受害者众多,总金额估计在20亿元左右,是近年购买名酒期货爆雷的一宗大案,目前相关部门已经开始介入。

这种形式的“白酒期货”在西方其实早就出现,只是在那里更有契约精神。

西方早期的期酒是透支未来以缓解资金压力,如今财大气粗的波尔多列级酒庄们,早已不缺乏资金。

每年的期酒交易时期,大批的葡萄酒经销商、葡萄酒行业媒体、品酒师们齐聚葡萄酒产区,品尝刚刚从橡木桶中吸取出来的原酒。酒质得到认可,期酒得到热捧,价格则一路看涨,来年新酒装瓶,价格也就容易因为得到背书认可而水涨船高。

有些期酒如果赶上“世纪好年”,往往都会供不应求,例如2015年的波尔多则被称为是最伟大的年份之一。

这种机制下很容易形成酒厂与经销商、酒业媒体、品酒师相互勾结超高价格。

开辟期货战场,你愿意吗?

中国白酒经过百年的繁荣发展,现在已经形成了以茅台、五粮液、泸州老窖、汾酒、洋河等为头部酒企的行业格局,尤其这几家头部酒企的旗舰产品、飞天茅台、五粮液八代、国窖1573等更成为行业风向标。

从飞天茅台在2017年底把价格1299涨至1499开始,便打开了白酒涨价的潘多拉魔盒。而针对市场上广为流传的经销商“压货”现象,消费者也是无可奈何,尽管茅台集团屡出政策,依旧难以改变有货大部分到不了消费者手里的状态。

“理想很丰满,现实很骨感”

由于信息不透明导致消费者往往处在弱势群体之中,如果把白酒放进期货市场进行交易呢?看看消费者还有没有机会。

以头部酒企标杆产品为期货合约,例如1909意味着该合约为2019年9月批次的产品,从出厂开始消费者觉得该批次价格预期较弱,可以选择在期货市场做空。

如果现货价格果然下跌,那在合约到期交割日之前交易,消费者不仅获得做空收益,还可以在现货市场购得更为低价的产品。

是不是白酒期货的出现,将来白酒价格就会被消费者操控呢?不是。

因为如果现货价格上涨,那消费者将在期货市场亏损,甚至会出现批量爆仓现象。

其实,说白了在现货市场,是酒厂、经销商与消费者的博弈。

但到了期货市场就新增了机构投资者这个角色,尽管现在的机构投资者可以通过资本市场投资白酒上市公司。但由于缺乏做空机制,中国白酒企业与券商研究所之前长期保持较为“暧昧”的状态,而这种“温水煮青蛙”的状态并不利于行业的健康发展。

做空机制出现后,当酒企再次出现“肆无忌惮”的涨价现象,甚至超出实际购买力的时候。由于做空群体的出现,做空的预期会马上在期货市场得以体现,而不像现在需要等现货市场缓慢呈现。

当然收藏者可以选择做多自己收藏的批次,这样收藏者与普通消费者之间的窗户纸将会被捅破,直接在期货市场进行交锋。

在期货这个新战场里,其实并不一定会达到大部分消费者的心理价格预期。在期货市场高频次的交易下,市场价格最终会在合约交割前回到一个相对较为合理的价格范围内。

更何况期货市场的价格频繁、大幅波动,对酒厂的品牌可能也会造成灭顶之灾,这个事酒厂第一个不会答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