年末上市公司易主潮起 谁有望旧貌换新颜?

年末上市公司易主潮起 谁有望旧貌换新颜?

2019年12月09日 06:59:16
来源:上海证券报

原标题:年末上市公司易主潮起 谁有望旧貌换新颜?

有别于上述两家公司,ST罗顿新主尚未浮出水面。继实控人被立案调查后,ST罗顿又传来控股股东所持股份被申请司法拍卖的消息。有趣的是,这一消息反映在公司股价上,却呈现为连续5个涨停。

ST罗顿11月27日晚公告称,公司第一大股东罗衡机电持有的公司8780万股股票将被司法处置,可能导致公司实控人发生变更。截至公告披露日,罗衡机电及其一致行动人共持有ST罗顿1.07亿股,占公司总股本的比例为24.47%。

公司易主,股价涨停的景象,或与有望“脱钩”现实控人李维有关。ST罗顿此前披露,公司实控人、董事李维已被立案调查并被采取留置措施。此外,近期ST板块的整体走强,也让ST罗顿乘风而起。

面对股价异动,ST罗顿12月4日晚提示,截至当日收盘,公司动态市盈率为负,市净率2.58倍。公司主营业务盈利能力较弱,今年1月至9月,公司净利润亏损2095.93万元,经营活动产生现金流量净额为-2221万元,仍面临较大经营压力。

前路存疑 股价萎靡

易主消息下,也有公司的股价表现却急转直下。

上市4年,股权质押危机下,杨静、回全福夫妇无奈放弃乾景园林的控制权。11月24日晚,乾景园林公告称,公司实控人杨静、回全福及其一致行动人五八投资与陕西水务签署股份转让协议及表决权放弃承诺函。交易完成后,陕西水务将成为乾景园林的控股股东,公司实控人变更为陕西省国资委。

头顶“生态园林主板第一股”之名的乾景园林,2015年上市时风光无两。公司上市当年即实现归母净利9333万元,成为高峰。公司股价则在2017年中旬攀上14元的历史高点。此后,随着市场大环境的变化和公司经营状况的走弱,公司股价开始跌跌不休。大幅下滑的股价让杨静夫妇身负的股权质押危机持续发酵。目前,杨静所持股权几乎全部质押,回全福的质押率接近70%,二人控制的五八投资所持股权质押率高达100%。

在此背景下,乾景园林的易主颇有些无可奈何的意味。公告发布以来,公司股价继续走低,截至12月6日已跌去近20%。

和科达的股价“下溜”则与创始人“开溜”有关。和科达近日公告,公司控股股东、实控人覃有倘、龙小明、邹明与瑞和成于11月28日签署股份转让协议,拟向后者转让其所持公司29.99%股份。交易完成后,金文明将成为和科达新主。根据协议,此次股份转让款为6.6亿元,对应每股价格约22元。以公司11月28日的收盘价23.57元计算,折价约6.66%。

值得一提的是,接盘方瑞和成成立不到3周,系专为本次收购设立的公司,并未实际开展经营业务。新实控人金文明的背景也引发外界猜测不断。据公告,金文明旗下共有苏州格鲁曼、苏州凌志、苏州斯塔克3家公司,注册资本分别为5100万元、50万元、100万元。能否顺利掏出6.6亿元,成为围绕在瑞和成身上的最大疑问。

2016年10月才登陆深交所的和科达,仅3年就要急卖,何故?公司上市以来的业绩表现或吐露背后原因。2016年公司交出的首份年报,营收和净利同比就分别下降4.82%和23.5%。今年前三季度,和科达更是亏损2103.03万元,净利润同比降幅达415.29%。业绩持续承压,创始人着急离场,接盘方实力存疑……和科达近期股价的颓势早已写下了注脚。

易主事宜传来新进展,股价却颓靡不前的还有莱美药业。11月25日,莱美药业公告称,公司控股股东邱宇与南岸城建终止战略合作意向,转而投入中恒集团的怀抱,将所持公司22.71%股份对应的表决权等委托给后者行使。另外,中恒集团承诺将在12个月内从二级市场直接购买或受让大股东所持莱美药业股票,增持比例不低于5%。

多方觅主,主要源自大股东的债务危机。公告显示,目前邱宇持有公司的全部股份均处于司法冻结及轮候冻结状态。

据披露,中恒集团拟通过现有或另行发起设立的产业并购基金解决莱美药业股东的债务问题。相关基金总规模计划20亿元,将采用包括但不限于参与直接购买股份、参与司法拍卖、协助股份转质押借款等方式协助邱宇解决债务问题。中恒集团未来还将参与莱美药业的定增,认购金额不低于10亿元。

“白衣骑士”伸出了援手,但隐现的财务风险仍使得公司前路多艰。三季报显示,截至9月末,莱美药业的短期借款达到9.88亿元,合计流动负债达17.14亿元。而公司账上货币资金仅有3.72亿元。

上市公司年末易主潮中,谁是新瓶装旧酒,谁又有望旧貌换新颜?实际上,投资者早已给出了他们的判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