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交所“七问”泉州大佬,王春芳造系六年,前路难测
财经

深交所“七问”泉州大佬,王春芳造系六年,前路难测

2019年12月13日 18:54:24
来源:野马财经

作者|郝美平 来源|野马财经

“厦门当代系”在资本市场沉浮近十年,一度颇有名气,先后拿下 3 家 A 股上市公司,涉足文化、影视、旅游等领域。

作为“当代系”的掌门人,泉州大佬王书同、王春芳父子也因此名震资本圈。

然而,从去年开始,“厦门当代系”开始出现问题,在一个月内先后转让两家公司的控制权,如今领头三驾马车的当代东方又因为股价波动一场,引来深交所的“七问”。

12 月 13 日,

“厦门当代系”的核心公司之一当代东方(000673.SZ)发布公告称,延期回复深交所的关注函。

三天前,当代东方因为连续 3 个交易日股价波动异常,收到深交所的关注函,质疑其股价波动异常是否涉嫌内幕交易。

而在股价波动之外,深交所还对当代东方发出灵魂“七问”: 当代东方是否存在实控人股权转让、资产重组等重大情况;是否涉嫌内幕交易;是否存在流动性风险等……每一个问题指向当代东方的命脉。

银行账户遭冻结,债务不容乐观

当代东方是一家主营电视剧、电影等业务的公司,前段时间因为和王力宏解约百场演唱会的新闻而引发市场关注。

而在深交所的“七问”之前,当代东方还因为涉及 5000 万元的借款纠纷 ,有两个银行账号被法院冻结

图片来源:当代东方公告

野马财经(微信公号:ymcj8686)就上述情况联系当代东方,对方未给予回复。

不过在深交所的“关注”背后,当代东方的现状不容乐观。

野马财经查阅当代东方的公告,截至目前,当代东方逾期的银行贷款达 5.7 亿元,占净资产的比例为 104.3%。

受债务逾期的影响,当代东方有 27 个银行账户被申请冻结,涉及资金为 908 万元人民币。

此外,当代东方旗下多家子公司的股权也被司法冻结,存在司法拍卖的风险。而当代东方也在公告中表示,“公司控股股东及一致行动人所持公司股份全部处于冻结、轮候冻结状态,公司存在控制权不稳定的风险。”

野马财经(微信公号:ymcj8686)查询发现,当代东方重要股东所持股份全部处于质押状态。

图片来源:东方财富 此外,当代东方的业绩也遭遇变脸,2018 年亏损,2019 年前 3 季度,接连亏损 1900 万元,

如果当代东方 2019 年继续亏损的话,有“披星戴帽”被施行退市风险警示的可能。

而在去年,当代东方曾公告表示公司控股股东厦门当代集团(下称“厦门当代”)或将股份转让给山东高速投资控股有限公司(下称“山东高速投资”),后者有可能成为当代东方新的实际控制人 。 如今,一年已过,控股权的转让还没有落实,当代东方却已经遭遇“朝来风雨晚来风”。

6 年拿下 3 家上市公司

当代东方是“厦门当代系”的领头羊。2010 年,王书同、王春芳父子以 6474.5 万元收购 *ST 大水 29.99% 股权,成为控股股东,并将其更名为当代东方。

这也是王春芳父子首次闯入资本市场。

公开信息显示,王春芳生于 1969,祖籍福建省泉州市。18 岁,参加工作,25 岁成为“石狮百业有限公司”总经理。36 岁成为房地产公司——厦门当代置业集团有限公司的董事长兼总经理。 就是以厦门当代置业为平台,王春芳控股当代东方,并以此为起点,仅用 3 年的时间,先后拿下另外两家上市公司。

2014 年,“厦门当代系”以 2.9 亿元代价成为国旅联合(600358.SH)第一大股东。2016 年 3 月,王春芳又通过股权转让获得了厦华电子(600870.SH)控制权。

图片来源:厦门当代集团官网(王春芳曾用名王春风) 至此,“厦门当代系”通过收购快速构建起自己的商业帝国。具体来看,“厦门当代系”的收购路径基本相似,以定增 - 并购 - 套现等操作手法,组建起了自己的资本羽翼。

以当代东方的收购为例,当代东方的前身是大同水泥,在山西省大同市。而厦门当代集团在厦门,两者的交集从大同水泥的亏损开始。 1997 年,大同水泥在深交所上市,不过上市并未迎来业绩的好转,反而因为主业接连亏损,几年后资不抵债不得不申请破产大同水泥也因此一再更名,从 *ST 大水到 ST 大水再回到 *ST 大水。 一番挣扎也未能自救,2007 年,银行开始拍卖 *ST 大水的部分股权。一家叫南京美强特钢的公司买了 10240 万股,不过这家公司因在获得股权后一直未完成真正的过户,2010 年,法院将其中的 4000 万转给南京美强,剩余 6240 万股转给了厦门当代集团,占总股份的 29.99%。后来更名为当代东方。

取得控股权之后,当代东方开始将自己的影视资产装入上市公司。

2014 年 4 月,当代东方抛出了一则股票定增方案。出资名单中,有着吴秀波、苏芒、唐季礼、荣信达影视等娱乐影视圈内诸多赫赫有名的个人或者机构,以及史玉柱的巨人网络。 有了一众影业大咖加持,同年 5 月,当代东方又斥资 11 亿元,以 12 倍溢价收购了盟将威影视文化有限公司(下称“盟将威”),在影视传媒领域开疆拓土。 此后盟将威成功参与了《北京遇上西雅图》、《欢乐喜剧人》、《碟中谍 5》、《军师联盟》等著名电影、电视节目、网剧等作品。

一系列操作让当代东方的业绩猛增 ,扣非净利润从 2014 年之前在亏损边缘徘徊,迅速攀升至 2015 年至 2017 年的 0.91 亿元、1.45 亿元、1.08 亿元,股价也从 2014 年之前的 5 元 / 股(前复权)一下涨至如今 20 元 / 股以上。 不过,一片大好的形势背后却也存在诸多疑团。

一方面收购盟将威,使得当代东方有近 10 亿元的商誉悬顶 。另一方面, 虽然当代东方近三年盈利似乎不错,但经营性活动产生的现金流却分别为 -4.989 亿元、-0.94 亿元、-4.685 亿元,空有账面利润。 更加重要的是,为了维持经营,当代东方大量举债。截至 2018 年末,短期借款高达 4.15 亿元,同比增长 7.1%。而截至目前,有 5.7 亿的银行贷款逾期未还。 就在去年,当代东方发布公告拟易主的前夕,其市值还高达 145 亿元,如今市值已经跌落至 33 亿元左右,一年蒸发 100 多亿元。

兄弟公司步履维艰

当代东方的现状已经今非昔比。而在当代东方之外,“当代系”另外两家上市公司的情况也不乐观。

在厦门当代接手之后,厦华电子至今已经发起过五次重组 ,前四次皆因各种缘由失败。2018 年 1 月,公司再度发起重组,对象为光学企业福光股份。但市场上已经有“溢价偏高(3 倍),对赌方案存疑等”质疑和担忧。 并且,厦华电子自身由于连续两年归属净利润为负“披星戴帽”,于 2018 年 4 月 25 日成为 *ST 厦华。

至于国旅联合,厦门当代对其的操作与当代东方如出一辙——卖资产、向文化产业转型。然而落实过程却要艰难得多。

一方面,2017 年 7 月 22 日,国旅联合试图以挂牌转让形式剥离旗下汤山温泉。2015 年、2016 年及 2017 年上半年,汤山温泉分别亏损 2816.33 万元、2583.68 万元和 1868.05 万元。然而,挂牌之后一直无人问津,不得不连续降价两次,从最初的 3.9 亿元降低至 2.99 亿元方才抛出这块资产。

另一方面,2017 年 9 月 12 日,国旅联合抛出一份重大资产重组草案,拟以 4.95 亿元的价格重组度势体育。草案显示,截至 2017 年 6 月 30 日,度势体育净资产 0.68 亿元,上述价格溢价达 6 倍。2018 年 2 月,证监会否决了此次方案。

被否之后的国旅联合并未死心,去年 2 月 28 日便发出《继续推进公司重大资产重组事项》的公告。有意思的是,6 月 29 日,在重启的重组并无进展的情况下,厦门当代将所持国旅联合 14.57% 的股份转让给了江西省国企江旅集团。后者成为新的第一大股东,厦门当代退居第二。

至今,国旅联合上述股权转让仅完成 14.57%。股权转让未完成,“当代系”又将江旅集团诉上法庭,指控其未完全履行双方此前约定的协议内容,请求法院判令江旅集团返还股份。 如今上诉还没有结果,不过一旦“当代系”胜诉,这也意味着国旅集团的控股权将重回“当代系”手中,反之,则江旅集团实现对国旅联合的控制权。如今这场“罗生门”未完待续。

与放弃国旅联合同期,去年厦门当代发布公告,拟将其持有的当代东方 29.99% 的股份转让给山东高速,如今转让计划还未披露进一步的进展,当代东方却麻烦不断。 兜兜转转近十年,王氏家族在 A 股闯出了一片天地,也曾一度风光。如今却留下一地鸡毛。

资本市场风起云涌,有新的资本系族崛起,也有旧的系族瓦解离场。

你觉得泉州大佬操盘的“厦门当代系”还能逆风翻盘吗?欢迎在评论区分享你的看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