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悲催“牛散”股票操纵巨亏背后:神开股份大股东自编自导的游戏

最悲催“牛散”股票操纵巨亏背后:神开股份大股东自编自导的游戏

2019年12月14日 01:26:27
来源:叩叩财讯

导读:在这桩看似‘牛散’利用资金优势进行的并不少见于市场的股价操纵案背后,却还隐藏着性质更为恶劣的违法违规事实——这桩股价操纵案的背后主谋或为神开股份真正的大股东,也就是说这是一场由神开股份大股东利用关联账户私下操纵自家股价而自编自导的资本游戏。

证监会近日公布的一则行政处罚决定书又让一位“牛散股神”走下了神坛——现年51岁的朱康军因操纵神开股份的行为而遭遇到了监管层的重罚。

引起众人热议不仅仅是作为知名“牛散”朱康军那一手掌控74个账户勾连出的眼花缭乱的资本手段,也不仅仅是他那动辄30多亿资金投入的雄厚财力,更是其在此番拥有诸多交易优势的背景之下却最终付出了巨亏4.32亿的沉重代价。

据上述行政处罚决定书显示,2016年10月14日至2017年4月19日期间,朱康军控制使用多达74个账户,集中资金优势、持股优势连续买卖神开股份,并在自己实际控制的账户之间进行交易,影响神开股份交易价格、交易量。 在此期间,朱康军控制的账户组交易神开股份累计亏损4.33亿元。

证监会认定朱康军的有关行为违反了《证券法》第七十七条第一款第一项、第三项的规定,构成《证券法》第二百零三条所述操纵证券市场行为。 根据当事人违法行为的事实、性质、情节与社会危害程度,依据《证券法》第二百零三条的规定,决定对朱康军处以300万元的罚款。

“A股风险巨大,哪怕是信息灵通、经验丰富的‘牛散’也会失手”、“利用资金优势操纵股价也会巨亏”,随着朱康军在神开股份中的铩羽,被外界纷纷冠以最悲催“牛散”之称。

实际上,这也不是朱康军第一次因在二级市场违规交易而遭遇监管的处罚,仅仅从2016年至今短短三年时间内,其便至少三次因操纵市场和内幕交易罪遭遇到证监会行政处罚,其中更是波及博远投资、铁岭新城、中兴商业等多支股票。

然而这次朱康军在神开股份中的股价操纵案却与前几次却有着本质的区别,据叩叩财讯独家调查获悉,在这桩看似‘牛散’利用资金优势进行的并不少见于市场的股价操纵案背后,却还隐藏着性质更为恶劣的违法违规事实——这桩股价操纵案的背后主谋或为神开股份真正的大股东,也就是说这是一场由神开股份大股东利用关联账户私下操纵自家股价而自编自导的资本游戏。

1)神开股份神秘的大股东

此次“牛散”朱康军股价操纵的主体——神开股份在A股市场中也并非寂寂无名之辈。 这家已上市十年的上市公司,曾因在2016年初以“快鹿系”旗下公司身份卷入当年轰动全国的快鹿集团集资诈骗一案而身陷舆论漩涡,在与“快鹿系”好不容易划清界限之后,近两年来,包括“中曼系”在内的各色资本玩家在其中粉墨登场,又一度掀起了对其实控权的争夺。

至2019年第三季度末,上海业祥投资管理有限公司(下称“业祥投资”)依然以13.07%位列神开股份第一大股东之外。

业祥投资原为快鹿集团旗下全资公司,2016年3月底,快鹿集团百亿兑付危机正式爆发,四个月后的2016年7月24日,快鹿集团不得不断臂求存。于是,浙江君隆资产管理有限公司(下称“君隆资产”)和快鹿集团达成协议,受让业祥投资100%的股权,也借由此,君隆资产通过业祥投资间接持有神开股份13.07%的股权,成为神开股份第一大股东。

公开资料显示,君隆资产成立于2015年9月24日,自然人朱子孝与朱挺分别持有其90%和10%的股份,朱子孝还同时担任其法定代表人。

“朱子孝和朱挺都只是君隆资产的台前人物,都是替人持股的‘木偶’,君隆资产的实控人另有其人。 ”一位浙江资本圈的资深投资人士向叩叩财讯透露,这位背后掌控君隆资本的神秘人物正是被证监会认定对神开股份进行股价操纵的朱康军。

无论是从君隆资本过往的股权结构,还是朱子孝、朱挺与朱康军千丝万缕的身份关联,乃至于朱康军操纵神开股份股价的些许资本手段中,诸多细节都证明着朱康军既为神开股份第一大股东的事实。

据企查查显示,君隆资产在2015年9月成立之初,便是由朱康军个人独资3000万设立,并由其出任法定代表人。 直到2016年7月22日,朱康军才将君隆资产股份悉数转让给了但海波、沈哲、王阿炳三位自然人,并由王阿炳出任法定代表人,朱康军也自此将自身在君隆资产中的印记隐藏。

就在朱康军“划清”与君隆资产的关系的两天后,2016年7月24日,君隆资产与快鹿集团签订股权转让意向,计划通过受让快鹿集团在业祥投资中的有关持股成为了神开股份的真正大股东。

那么朱康军为何要将自身的踪迹在君隆资产入主神开股份前夕突然隐匿呢?上述 证监会于日前公布的这份最新处罚决定书中透露的部分事实则正好对其有关行为给出了注解。

因君隆资产与快鹿集团的上述股权转让可能导致神开股份实际控制人变更,神开股份于2016年7月27日开始停牌。两个多月后的2016年10月14日,神开股份复牌交易,当天股价大涨4.66%。而据上述这份公布与2019年12月2的行政处罚书显示,也就是2016年10月14日这一天,除了是神开股份正式对外宣布君隆资产上位其第一大股东后的首个交易日外,也是朱康军开始操纵神开股份股价的第一天。

据证监会认定,2016年10月14日至2017年4月19日期间,朱康军控制的70余户账户组成的账户组,以大宗交易和集中竞价交易方式买入神开股份1.96亿股,买入金额达33.78亿元,其中,以大宗交易方式买入1416.87万股,买入金额2.65亿元; 以集中竞价交易方式买入神开股份1.82亿股,买入金额31.13亿元。

在认定朱康军操控神开股份的126个交易日时间中,其控制的账户组有120个交易日中集中资金优势连续买卖拉抬神开股份股价,更有82个交易日,朱康军控制的账户间还通过对倒交易的方式来操控神开股份股价。

2017年9月22日,在朱康军一系列操控神开股份股价动作告一段落后,君隆资本的股权结构又悄然发生了变化: 但海波、沈哲、王阿炳三位自然人将从朱康军手中“受让”的君隆资本股份再次转让给了自然人朱子孝与朱挺,法定代表人则由朱子孝出任。

朱子孝与朱挺因“悄然”接盘成为神开股份的第一大股东的往事,还曾在当年引发过一段监管插曲: 因朱子孝、朱挺二人通过受让君隆资产股份而成为实际拥有神开股份已发行股份的 5%以上的股东后,并未按照《上市公司收购管理办法》第十四条、第十六条和第十七条的规定,及时向交易所提交书面报告并披露权益变动报告书,于2018年2月遭到深交所通报批评。

朱子孝和朱挺到底与朱康军有何关系?

据叩叩财讯获得的一份资料显示,朱子孝,1948年出生,现年71岁,浙江省仙居县白塔镇祝庄村人。朱挺则出生于1990年,同样也是为祝庄村人。而朱康军也是来自于仙居县白塔镇祝庄村。

朱子孝和朱康军的交集还不仅仅在君隆资产中,在浙江朱雀投资管理公司中,朱子孝为实控人兼法人代表,浙江朱雀副总经理名为祝群华,而祝群华同时也在朱康军控股的另一家公司杭州锦亮投资控股有限公司(下称“锦亮实业”)中担任副总经理。

工商资料显示,祝群华为锦亮投资大股东和法人代表,而锦亮投资控股有限公司历史股东信息显示,2013年6月3日至2017年7月18日,其法定代表人为朱康军。

此外,在2017年4月证监会曾查处的另一起朱康军操纵市场案中,朱康军曾先后控制42人的49个账户操纵铁岭新城和中兴商业股价,这一系列被证监会认定为朱康军的关联控制账户中便有祝某华”、“王某炳”等账户名,而这两个名字则正好与祝群华、王阿炳相似度极高。

此外,据叩叩财讯还获悉,早在2010年,朱康军还在天津成立了一家资产管理公司,而那家资产管理公司的名字正与君隆资产同名为“天津君隆资产管理有限公司。 ”

“朱子孝、朱挺与朱康军皆为亲属关系是可以确认的,曾有朱康军身边人提及过朱康军与朱子孝或为父子关系。 ”一位接近于朱康军的知情人士向叩叩财讯透露,虽然朱康军与朱子孝具体的亲属关系尚待确认,但朱康军那君隆资产背后真正的实控者身份早已呼之欲出。

“与其说是朱康军操纵神开股份,不如说是神开股份大股东坐庄自买自卖操纵自家股价,这其中很可能还涉及到内幕交易、信披违规等违法违规行为。”北京一家老牌券商投行人士表示。

2)“牛散”背后的“惯犯”

正如上文所述,这并不是“牛散”朱康军第一次因为违规被证监会施以行政处罚。

早在2016年4月21日,广东证监局便发布过对朱康军的行政处罚决定书,称朱康军因为存在对强制退市第一股博元投资内幕交易行为及超比例持股为披露的违法行为,被罚90万元。

悲催的是,朱康军并未因为博元投资的内幕交易而获得盈利,恰恰相反的是,在这宗违法买卖中,朱康军动用“配资”手段买入后合计亏损了1.09亿元。

上文亦有提及,在2017年4月,证监会还针对朱康军操纵铁岭新城、中兴商业股票的行为再一次公布处罚决定书: 2013年9月9日至12月26日,朱康军集中资金优势、持股优势,利用账户组,连续买卖铁岭新城,并在其控制的账户之间交易铁岭新城,影响铁岭新城交易价格和交易。 在此期间,朱康军控制的账户组通过交易铁岭新城获利1.7979亿元。 此外,在2013年1月4日至2014年5月26日,朱康军还以类似手法连续买卖中兴商业,获利8802.1万元。

因操纵铁岭新城、中兴商业股票的行为,证监会决定没收朱康军违法所得2.678亿元,并处以2.678亿元的罚款。

“朱康军目前应该已经不在国内。 ”上述接近朱康军的知情人表示,因其拖欠2017年时被证监会判罚没的5.3亿元的款项,朱康军已经被法院列为失信执行人。

值得注意的还有,虽然朱康军操纵神开股份股票案因证监会行政处罚书的发布而暂时告一段落,但除了君隆资本外,朱康军在神开股份中的“暗中”持股操控并未在证监会上述处罚书中提及的时限2017年4月19日后便悉数结束。

2018年8月19日晚间,正处于董事会改选之时的神开股份发布公告称,收到合计持有公司3.76%股份的自然人股东齐明英、祝群华、王乃明联名提交的《关于提请增加2018年第一次临时股东大会临时议案的函》,提议将《关于提请增加补选柯华勇为公司第三届董事会非独立董事的议案》以临时提案的方式提交股东大会审议并表决, 齐明英、祝群华、王乃明等神开股份小股东也由此入场参与神开股份董事会控制权争夺。

祝群华与朱康军的关系已经不言而喻,另一位被提名为董事的 柯华勇,也曾在朱康军控制下的锦亮投资中任职。

同样在2017年4月27日证监会发布的那起朱康军控制42人的49个账户操纵铁岭新城和中兴商业股价的案件中,被证监会认定为朱康军控制的关联账户中还出现的 “柯某勇”、“祝某华”、“王某明”等账户名也恰好与祝群华、柯华勇、王乃明之名皆一一对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