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牛散”朱康军与神开股份往事

“牛散”朱康军与神开股份往事

2019年12月16日 11:31:56
来源:界面新闻

因操作股票多次被罚的朱康军,通过一系列运作实质暗中掌舵神开股份第一大股东。

图片来源:摄图网

记者 | 赵阳戈

“牛散”朱康军又因坐庄操纵市场被罚了。

近日,证监会公布朱康军利用资金、持股优势通过74个账户组对神开股份(002278.SZ)进行市场操纵,亏损约4.3亿元被罚300万元。界面新闻记者还发现,朱康军不仅仅是“牛散”在外围买卖股票那么简单,其早已通过一系列手段打入了神开股份的内部,实质暗中掌舵神开股份第一大股东。

这是“惯犯”朱康军第四次受到监管层处罚。此前,因操纵股价、参与内幕交易,朱康军已三次遭到监管层处罚,交易、操纵标的包括博元投资(600656.SH,已退市)、铁岭新城(000809.SZ)、中兴商业(000715.SZ)、超华科技(002288.SZ)。其中,因未缴清铁岭新城、中兴商业股价操纵案5.36亿元天价罚单,朱康军在2018年还被列为资本市场“老赖”。

界面新闻记者调查发现,朱康军有联动的账户组交易过的股票不止前述5只,还有ST准油、*ST天首等,在相关股票中同步出现的还有神开股份目前大股东实控人朱子孝控制的浙江朱雀投资。

“里应外合”的操纵

当朱康军聚众74个账户组成的拖拉机大军在外围大张旗鼓操纵神开股份股价之时,其“牛散”的头衔一下在市场中炸开了锅。

据悉,朱康军控制使用“鲁证期货股份有限公司-鲁证汇泉万泰利群资产管理计划”“上海爱建信托有限责任公司-爱建民生天雷1号证券投资集合资金信托计划”“上海爱建信托有限责任公司-爱建民生天雷2号证券投资集合资金信托计划”“上海爱建信托有限责任公司-爱建信托晨辉3号证券投资集合资金信托计划”“中信盈时资产管理有限公司-中信盈时君隆1号资产管理计划”及“蔡某领”等共计74个证券账户,在2016年10月14日至2017年4月19日期间,利用账户组集中资金优势、持股优势连续买卖神开股份,并在自己实际控制的账户之间进行交易,影响神开股份交易价格、交易量。该段时间里账户组买入金额高达33.78亿元,但操纵的结果却是亏了4.34亿元。

界面新闻记者进一步调查发现,之所以朱康军如此笃定大胆地动用巨资操纵股价,最关键的,是其已打入了神开股份的内部。

这要从2016年说起。2016年7月27日,神开股份发布“第一大股东权益变动的提示性公告”称,快鹿集团决定将业祥投资100%的股权转让给君隆资产,而业祥投资持有上市公司13.07%的股份,为第一大股东,转让后快鹿集团将不再持有业祥投资。上述变动已于2016年7月26日完成了工商变更登记。由于此事可能导致实控人发生变更产生重大影响,因此神开股份于2016年7月27日开市起停牌。

来源:天眼查

从天眼查看,现在君隆资产由朱子孝持股90%,朱挺持股10%,但在2016年时并非如此。

从工商变更记录里可以看到,在2016年7月22日前,君隆资产的法定代表人(负责人)就是朱康军,企业类型为“一人有限责任公司(自然人独资)”。2016年7月22日后,公司法定代表人变更为了王阿炳,股东变成了王阿炳、但海波、沈哲。

所以在2016年10月神开股份披露的详式权益变动书中,投资者才看到了君隆资产由王阿炳这三人持股的股权结构。

资料显示,王阿炳1979年生,曾任天津国际阳光资本管理有限公司(下称天津国际阳光)投资部经理;但海波1978年生,曾任重庆银都天网网络安全有限公司总经理助理、重庆爱思软件有限公司市场总监;沈哲1977年生,曾任职于福生电器行、上海华星汽车销售(集团)有限公司、上海瑞众汽车销售有限公司和英域成语言培训(上海)有限公司。

来源:天眼查

来源:公告

2016年7月23日,王阿炳、但海波和沈哲签订了《一致行动人协议》,约定各方应当在决定君隆资产日常经营管理事项时,共同行使君隆资产股东权利,特别是行使召集权、提案权、表决权时采取一致行动。为免疑义,但海波及沈哲采取相关行动前,应充分征询王阿炳的意见,并无条件与王阿炳保持一致。也就是确定王阿炳的实际控制权。

为何朱康军要在君隆资产成为神开股份第一大股东时选择“销声匿迹”,如今大白于天下的外围操纵股价案,已然揭示了真相。

当时有一个疑问,王阿炳如果不与朱康军保持一致的话,朱康军即便动用真金白银去影响股价,似乎也无法做到绝对有把握。而事实上,王阿炳也是听命于朱康军的。界面新闻记者发现,在2019年10月12日,证监会曾经对君隆资产进行过处罚,因为君隆资产存在虚假记载。证监会调查得知王阿炳持有的君隆资产40%股权系替自然人朱康军代持。朱康军在询问笔录中承认王阿炳代其持有君隆资产40%股权,且其控制君隆资产的公章和资金划转,而君隆资产却从未如实披露朱康军为实际控制人之一。

回到操纵神开股份股价一案,显然,这是一起“里应外合”有详细规划的操纵案。

这里还有个细节,王阿炳和朱康军的长期居住地都在浙江仙居。后续在2017年9月22日,君隆资产的工商资料再次发生变化,王阿炳退出,前述的朱子孝、朱挺进入,这一时点已经在证监会调查时段之后了。

来源:天眼查

操纵有前科

当时,君隆资产拿下业祥投资100%股权的收购价格为10亿元减去业祥投资对海通证券欠款2.1亿元及相应利息和罚息后的差额。

根据当时公告,收购资金来源为君隆资产的股东借款。既然朱康军实际控制着君隆资产,那么收购业祥投资的出资相信与其有关,再加上其在外围也动用了大量真金白银进行一系列的股价操纵,说明朱康军的来头不容小觑。

来源:天眼查

天眼查显示,朱康军目前持股4家公司,分别持有天津君隆资产管理有限公司(下称天津君隆)50%股权,浙江涌元投资管理有限公司8%股权,浙江省仙居县正威机械制造有限公司(下称仙居正威)60%股权,宁波市海曙隆创投资咨询有限公司(下称海曙隆创)80%股权。

来源:天眼查

天津君隆的股东除了朱康军之外,还有杭州锦亮投资控股有限公司(下称杭州锦亮)(持股48%)和天津国际阳光(持股2%)。上述王阿炳曾为天津国际阳光投资部经理,王阿炳为何成为朱康军的“马甲”,交集在这里。目前天津国际阳光已更名为天津桢和软件开发有限公司,徐国荣持股67.39%,徐兆根持股32.61%。杭州锦亮,则由祝群华(80%)和李伟芬(20%)控制。

朱康军控制的仙居正威的股东中也有李伟芬,持有另外40%股权。

海曙隆创的股东名单,除了朱康军之外,就是王玉香,其持有20%股权。

来源:天眼查

界面新闻记者将前述股东名字逐一查询后发现,祝群华的名字与神开股份有交集,分别出现在2018年一季报和半年报的十大股东名单中。

虽然前述证监会调查的是2016年10月14日至2017年4月19日这个时间段,操纵神开股份的情况,但不能排除此阶段之后,朱康军的拖拉机大军并未撤离,也不能排除祝群华是朱康军的“老搭档”,因为祝群华的名字还曾出现在铁岭新城2014年的股东名单上。

朱康军是有“前科”的人,先后多次被证监会处罚。其中证监会于2017年12月5日发布的处罚中,就明确提及朱康军构成操纵证券市场的行为,当时操纵标的就是铁岭新城和中兴商业。

证监会网站显示,朱康军通过控制陈某明等42人的49个账户在2013年9月9日至2013年12月26日、2013年1月4日至2014年5月26日分别交易“铁岭新城”“中兴商业”,分别获利1.8亿元、8802.1万元。交易期间,朱康军控制的账户组买入“铁岭新城”“中兴商业”数量多、金额大,持股数量占所交易股票无限售条件流通股的比例高,买入成交量占所交易股票当日市场成交量的比例、卖出成交量占所交易股票当日市场成交量的比例大,在自己实际控制的账户之间买入申报与卖出申报成交量占所交易股票当日市场成交量的比例高。上述行为,证监会认为违反《证券法》第七十七条第一款第(一)项、第(三)项的相关规定,构成操纵证券市场行为,依据《证券法》第二百零三条,证监会决定没收其违法所得2.68亿元,并处以2.68亿元的罚款。

在证监会的处罚决定书中可以看到,当年朱康军的账户组中,就有“杭州锦亮实业有限公司”、“祝某华”、齐鲁证券杭州求是路证券营业部“王某炳”的普通账户,浙商证券仙居环城南路证券营业部“浙江省仙居县正威机械制造有限公司”普通账户。从工商信息看,杭州锦亮在2014年8月20日曾更过名称,更名前就叫“杭州锦亮实业有限公司”。

当时的朱康军并不服气,还申请了复议,不过结果一样。更有趣的是,在后来的2018年7月,北京市西城区人们法院还出具了一份限制消费令,被申请人为朱康军,而申请人正是证监会,当中显示,朱康军并未按证监会的执行通知书指定的期间履行生效法律文书确定的给付义务。

来源:法律文书

还操纵过ST准油、*ST天首等?

前文提要,现在的君隆资产是由朱子孝持股90%,由朱挺持股10%。看朱子孝的资本版图,也不简单。

天眼查显示,朱子孝目前除了控股君隆资本外,还持有上海朱立商务咨询有限公司100%股权,浙江朱雀投资管理有限公司(下称朱雀投资)80%股权,宁波梅山保税港区昂柒股权投资合伙企业(有限合伙)4%股权,宁波梅山保税港区宜柒股权投资合伙企业(有限合伙)4%股权。其中朱雀投资的注册资本10亿元,实缴资本10亿元,为5家持股公司中最高。

来源:天眼查

来源:仓位在线

资料显示,朱雀投资成立于2014年10月30日,法定代表人朱子孝,持股80%,剩下的20%由李美芳持有。

通过梳理持仓,界面新闻记者发现,朱雀投资前前后后也参与了不少相关股票的交易,还在十大流通股东名单中亮过相。

比如ST准油(002207.SZ),朱雀投资最早于2018年年报中出现,新进ST准油就成为第二大股东,持股557.83万股,占2.33%。这之后的2019年一至三季度,朱雀投资都在减持撤退,并在2019年三季度末,彻底从十大股东名单中退出。

来源:ST准油股东信息

来源:ST准油股东信息

另外于2019年,朱雀投资还在兴业矿业(000426.SZ)一季报中出现过,于2019年3月底朱雀投资以877.21万股的持股量新进成为兴业矿业的第十大流通股东,但在半年报中朱雀投资的名字却没有出现,由于新的第十大流通股东的持股量超过了877.21万股,所以此时朱雀投资是减持退出了还是持股数不足以上榜,并不得而知。

来源:兴业矿业股东信息

在更远的2018年,朱雀投资还潜伏过天首发展(如今为*ST天首,000611.SZ)且多次出现在股东名单上,2018年一季报里,朱雀投资就以386.69万股的持股量位列第三大股东。最终,朱雀投资的名字于2019年一季报的股东名单中退出。

来源:*ST天首公告

界面新闻记者发现,在这许多涉及的股票中,很多名字同步出现。比如在证监会认定朱康军操纵神开股份股价的时段里,神开股份2017年年报披露的股东名单中,有一个股东“王乃明”,与证监会处罚中的“王某明”吻合。

记者进一步查询王乃明的持仓记录发现,该人士在2019年一至三季度均上榜ST准油的股东名单,在*ST天首的2018年三季报和年报的股东名单中,也有其身影。这一踩点节奏与朱雀投资相符。

来源:仓位在线

再比如已确认名字的祝群华,前文提及祝群华曾驻足铁岭新城和神开股份,但巧合的是,在*ST天首2018年三季报股东名单中也有祝群华的名字,在ST准油2018年年报、2019年一季报和半年报股东名单中,祝群华的名字也同样出现。

来源:仓位在线

再翻曾经出现过的杭州锦亮账户持仓记录,发现其在*ST天首的2018年年报以及ST准油半年报的股东名单中,都有出现过。

来源:仓位在线

前述与朱康军一道持股海曙隆创的王玉香,出现在ST准油的2019年一季报、半年报、三季报的股东名单中,也出现在*ST天首的2018年年报中,还出现在兴业矿业的2018年三季报和年报,以及2019年一季报和半年报中,节奏与朱雀投资高度重合。

来源:仓位在线

另外,界面新闻记者发现,有些自然人的持股节奏也与上述有吻合之处。比如齐明英的名字出现在ST准油半年报和三季报十大流通股东中,也在*ST天首2018年的4份定期报告中出现,当然也出现在神开股份的2017年年报和2018年一季报中。再比如自然人李美萍,其名字出现在ST准油2019年半年报和三季报中,也出现在兴业矿业和*ST天首的2018年年报中,同时在2018年中也有持股神开股份的记录。

来源:仓位在线

来源:仓位在线

上述种种,是否说明ST准油和*ST天首也如神开股份一般,被一批账户组同步狩猎过?

朱康军曾操控凯恩集团账户

说起来,ST准油可是中植系解直锟的阵营。

公开信息显示,2018年标的“创越能源集团有限公司和秦勇*ST准油股票代码002207股票55738278股”在阿里司法拍卖平台上公开拍卖,被中植系旗下的湖州燕润投资管理合伙企业(有限合伙)(下称燕润投资)以总价9.08亿、溢价97%拍下。由此,中植系一举拿下了准东石油23.30%的股权,在股权变更完成后,燕润投资将成为*ST准油的第一大股东。中植系的灵魂人物解直锟成为ST准油的实际控制人。

来源:通达信

中植系入驻后,多次向ST准油输血。2018年年底、2019年二季度里,ST准油向燕润投资多次借款,金额千万元级别。今年7月份ST准油还披露了一份定增方案,计划募资不超3亿元用于补充流动资金和偿还有息贷款,发行股票由燕润投资独家认购。2018年ST准油亏损3.4亿元,2019年前三季度亏损101.51万元。可以看出,中植系对ST准油还是挺上心的。

就在ST准油百废待兴之际,二级市场上朱雀投资等账户信息,也集中在一段时间里出现在该公司股东名单上,这似乎并非一种巧合。

在2017年4月27日证监会发布的处罚决定书显示,朱康军操纵“铁岭新城”“中兴商业”,是通过控制42人的49个账户进行的,这其中就包括了华西证券杭州学院路证券营业部“凯恩集团有限公司”普通账户、方正证券杭州中河中路证券营业部“凯恩集团有限公司”信用账户、中信证券上海淮海中路证券营业部“凯恩集团有限公司”普通账户和信用账户。

来源:处罚书

资料显示,凯恩集团有限公司(下称凯恩集团)为凯恩股份(002012.SZ)的控股股东,凯恩集团的最终受益人正是解直锟,所以凯恩股份的实控人也认定为解直锟。朱康军能够动用凯恩集团的账户,还另有说法。

来源:天眼查

细查工商变更后发现,凯恩集团在2013年7月30日曾做过投资人(股权)备案,杭州锦亮实业有限公司入驻其中,没过多久的2013年8月26日,凯恩集团的法定代表人甚至变更成为了朱康军。一直到2014年4月25日,朱康军才将法定代表人的位置让出,并且于2014年9月2日杭州锦亮实业有限公司也退出了凯恩集团的投资人(股权)备案中。

来源:天眼查

天眼查显示,在2017年7月18日之前,杭州锦亮的法定代表人还不是祝群华,而是朱康军。从以上时间段上看,自然也能够解释为何朱康军能够动用凯恩集团的账户,而一直到2016年4月6日,苏州恒誉六合投资合伙企业(有限合伙)才被写进投资人(股权)备案里。

来源:天眼查

来源:天眼查

来源:天眼查

来源:天眼查

不过,从朱雀投资等账户会在近年里潜伏ST准油来见,显然朱康军等人士与中植系的渊源未完,实际上,查朱雀投资的持股记录,还可以看到其曾在凯恩股份2018年年报中也出现过,交集颇多。

另外,朱康军虽明面上是在二级市场操纵神开股份,但潜伏其中的中小股东也可以对公司进行影响。2018年,神开股份曾爆发罢免风波,而在当年8月17日时及自然人股东齐明英、祝群华、王乃明提交的《关于提请增加2018年第一次临时股东大会临时议案的函》及附件材料,内容显示,股东齐明英、祝群华、王乃明合计持股3.76%,提请于2018年第一次临时股东大会中提交《关于提请增加补选柯华勇为公司第三届董事会非独立董事的议案》。

齐明英、祝群华、王乃明的情况上述都有介绍,他们推荐的柯华勇是什么来路呢?资料显示柯华勇1976年生,曾任杭州世纪联华企划部主管,现任杭州锦亮副总经理。是的,就是那个祝群华控制的杭州锦亮。另在证监会处罚书中,朱康军控制的账户中还有一个“柯某勇”普通账户,信息颇为吻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