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务院参事、住建部原副部长仇保兴:智慧城市要有“四梁八柱”

国务院参事、住建部原副部长仇保兴:智慧城市要有“四梁八柱”

2019年12月19日 14:04:31
来源:每日经济新闻

每经记者:朱玫洁 每经编辑:刘艳美

国务院参事、住建部原副部长仇保兴 图片来源:每经记者 朱玫洁 摄

12月16日,2019第八届国际智慧城市峰会在郑州举行。本届峰会上,“生成”和“构成”这组听起来有点抽象的词汇,成为热词。

这组词汇来自于国务院参事、住建部原副部长仇保兴的演讲。仇保兴表示,智慧城市要使用第三代系统论,“把从上而下的构成、从下而上的生成进行有机组合”。继而,他也从构成和生成角度,剖析了智慧城市发展的关键点。

城市之美必须有“两张脸”

从实体城市说起,仇保兴认为,现实世界中的城市有的是构成,有的是生成。他提起四座城市:罗马、丽江古城、堪培拉以及巴西利亚。

都说“罗马并非一日建成”,作为一个历经几千年形成的世界著名城市,其肌理非常复杂。千百年来,在没有具体宏观规划的前提下,前赴后继的建筑师一步一个脚印,逐步形成当下一个非常有魅力的城市。在中国,经历千年发展的丽江古城,也是如此。

反之,堪培拉是“一次性”设计的。“我们可以看到,第一眼城市很壮观;第二眼,很疲惫,因为处处都一样;第三眼,我们还是回到悉尼、墨尔本吧,那里的生活更美好。”仇保兴打趣说。

“生成的城市跟构成的城市之间有巨大区别。”仇保兴说,我们谈论历史文化名城时,往往认为“没有规划的城市是最好的规划”。为什么?因为这种生成的肌理充满活力,甚至每一个转弯都可以给你惊喜。但构成的城市,比如巴西利亚,鸟瞰图很清晰地显示,它的城市格局像一只大鹏一样,位于两个“翅膀”的楼房格局高度同质化。

“生成的城市,其功能和景观是多样性表达,以人的尺度审美,建筑是逐步积累的,城市也是逐步演变、逐步生长而来,拥有鲜明的社区特色,居民归属感强;构成的城市,相对功能与景观单调,它以鸟瞰的角度审美,一次性规划,框架式结构,‘三通一平’(指建筑施工以前必须达到水通、电通、道路通、场地平整等条件)的成本非常高。”仇保兴指出,在两千年的城市文明史中,人类对城市有许多构想,但历史验证并未能实现,成为乌托邦式的构想。

当然,生成的城市较构成的城市也有劣势之处,例如机动车辆通行不便,预防火灾水灾能力较差等。

那么,生成和构成如何取舍?仇保兴认为,任何一个有魅力的城市,它既有构成部分,也有生成部分,一个城市之美必须有“两张脸”。

应以系统论审视智慧城市建设

目光转向智慧城市建设,同样存在构成与生成的互动。“片面依赖构成,而忽视生成,就可能存在难以相容新技术、新应用场景的不确定性。”仇保兴指出。

为何现在大家偏好构成?

仇保兴认为,首先是存在一种秩序偏好。“我们总以为从上而下的构成,好于从下而上的生成,否认了我们自己的演变轨迹”。其次,工业文明带来巨大成就的同时,也给我们加上“思想包袱”——工业文明的方法论是中心控制、流水线生产、机械化,这些都是可控的、确定性系统。第三,现代技术也给了我们挑战自然、改造自然的信心,使我们觉得似乎一切都是可知的。然而,世界其实是不可知的。

仇保兴提出,应基于第三代系统论审视智慧城市建设。“第一代与第二代系统论是构成的,只有第三代系统论涉及到‘生成’”。

第一代系统论,其系统元素是机械部件、电磁原件,这个系统是可控的;第二代系统论,其系统元素是原子、分子等等,它把系统主体看成动态、有差异性的,可以按照概率统计方法计算;而第三代系统论,以复杂生命理论为代表。它把构成系统的主体,看作是具有主动性的,能够感知环境、学习,适应性地作出反应。这些主体的主动性,造成整体系统的复杂性和不确定性。恰是这样的系统,可与世界的复杂和不确定性相匹配。

从这个角度看,如何把握智慧信息系统中生成与构成的有机结合?

仇保兴认为,越具有公共属性的信息系统,政府主动构成占比越大,因为公共品不可能生成。他强调,政府应该关注智慧城市“公共品”,并同时为充满不确定性的商务品提供平台——任何公共品,一定要基于生成机制而又善于构成,为众多企业留下绝大多数空间。

同样值得注意的是,仇保兴提出,智慧信息系统最终目的是便利民众对政治绩效的监督与评价,“让人民群众来评价,让每个部门都在这个系统里自我开展竞争,‘生成’不断优化服务的动力机制”。

完善政府职能 构建“四梁八柱”

在仇保兴看来,设计一个智慧城市,要把公共品先搞清楚。实际上,当下智慧城市建设的问题之一,在于商务品跟公共品混淆。他指出,许多ICT企业希望参与智慧城市建设,但他们对政府职能和需求还欠了解,使系统实际变成“白智慧”、“空智慧”。实际上,城市政府最重要的职能就是提供足量、优质的公共品,从而提升城市经济效益和人居环境。

那么,智慧城市公共品如何“构成”?此次大会上,仇保兴提出“四梁八柱”的想法。

“四梁”即为四类核心公平品。第一类是精细化、网格化的管理系统,它可把城市所有问题简单化。第二是政府网站——一网通办放管服的信息系统,使百姓与市场主体能够方便跟城市政府对话。第三,任何系统越复杂越需要安全,因此城市安全、网络安全、防灾减灾这些是又一类核心公共品。第四类是重要公共资源的信息化,仇保兴说,“城市政府就是人民的‘大管家’,城市最宝贵的资源:空间资源、信息数据资源都需要管家去管。”

“八柱”是什么?智慧水务、智慧交通、智慧能源、智慧公共医疗、智慧社保、智慧公共教育、智慧环保、智慧园林绿化。仇保兴认为,这“八柱”构成政府职能最重要的八个支撑。“四梁八柱”是每一个城市政府都少不了的公共品,机构再简单也必须提供,“这也是我们智慧城市最需要去做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