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芝麻集团“触礁”?7亿违规关联交易曝光 业绩不振甩锅范冰冰

黑芝麻集团“触礁”?7亿违规关联交易曝光 业绩不振甩锅范冰冰

2019年12月20日 20:58:34
来源:北京时间

100亿目标如何实现?

12月20日,南方黑芝麻集团股份有限公司(下称“黑芝麻集团”)发布公告称,公司主体及董事长韦清文、董秘龙耐坚、副总裁兼财务负责人李维,于2019年12月19日收到中国证监会广西监管局作出的行政监管措施决定书。

经查,广西监管局发现黑芝麻集团存在两方面的违规行为,一方面,未按规定披露关联方非经营性占用资金的关联交易;另一方面,变更部分募集资金使用用途未履行审议程序。

事实上,早在今年7月,黑芝麻集团就因离奇支出大额预付款被媒体质疑利益输送。此后公司在对深交所的回复函中,仍极力否认与交易对象存在关联关系,并力证交易具有合理性。

官网显示,黑芝麻集团始创于1984年,公司总部设在广西南宁市,是一家以黑芝麻产业为主业、集黑芝麻健康产品研发、生产、销售为一体的大型民营企业集团,1997年4月在深圳证券交易所上市,是中国黑芝麻产业第一股。在此之前,该公司曾宣称,到2020年要实现100亿元营收、200亿元市值的目标。

时间财经多次拨打黑芝麻集团董秘办电话,始终无人接听;时间亦将采访函发送至公司董秘办邮箱,截至发稿,尚无回复。

7亿违规关联交易

公告显示,黑芝麻集团于2017年、2018年、2019年1月至10月通过直接或者间接方式多次向关联方提供非经营性资金,涉及金额分别不少于1.09亿元、3.58亿元、2.17亿元,合计6.84亿元。

广西监管局认为,2017年至2019年10月,黑芝麻集团通过超实际采购金额预付货款,然后年内陆续退回的方式,向关联方广西南方农业开发经营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南方农业”)划转资金。

扣除实际采购发生金额,2017年、2018年、2019年1至10月,黑芝麻集团分别向南方农业划转资金8879.1万元、17572万元、21700.9万元,超过对应年度公司经审议确定的关联交易审批额度。截至2019年10月末,上述与南方农业往来形成的非经营性占用资金余额为5710万元。

另外,黑芝麻集团还存在直接向关联方提供资金的行为。2018年1至4月,黑芝麻分3次向天臣新能源有限公司(下称“天臣新能源”)提供资金合计1.35亿元。天臣新能源于当年归还了1.3亿元。截至2019年10月末,黑芝麻对天臣新能源其他应收款余额500万元。

根据《上市公司信息披露管理办法》第五十八条和五十九条规定,广西监管局决定对黑芝麻集团及韦清文、龙耐坚、李维昌采取出具警示函的行政监管措施。

“大额预付款”事件

此次黑芝麻集团被查出关联方资金占用问题,也牵扯出数今年7月黑芝麻集团被广泛质疑的大额预付款支出事件。

根据公告,自2014年起,黑芝麻集团陆续与深圳同行同路广告有限公司(下称“同行同路”)签订系列广告合同,并预付大额广告款项。经查,2017年、2018年,黑芝麻集团通过预付同行同路广告款间接向控股股东广西黑五类食品集团有限责任公司等关联方划转资金分别不少于2053.77万元、4746.23万元。

今年7月,有媒体报道称,黑芝麻自2014年以来向南宁市盛代广告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南宁盛代”)、深圳同行同路广告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同行同路”)、江西脉络文化传播有限公司(以下简称“脉络文化”)等第三方支付大额广告预付款,并涉嫌隐瞒关联关系。

2019年7月17日,深交所也下发关注函,就要求黑芝麻集团结合媒体报道以及南宁盛代、同行同路、脉络文化的股权结构及相关人员的任职情况,分别说明上市公司与前述三家公司是否存在关联关系,该三家公司与黑芝麻集团及持股5%以上股东、实际控制人在产权、业务、资产、债权债务、人员等方面是否存在关联关系。

时间财经查询天眼查发现,上述三家存在几个共同点,注册资本都不高,有的仅有10万元。且三家公司刚成立不久就得到黑芝麻集团的大额预付款。三家公司分别成立于2014年5月、2014年8月、2015年12月。

以南宁盛代为例,黑芝麻集团在2014年、2015年对其预付款期末余额分别达4200万元、2150万元,而南宁盛代的时任法定代表人、高级管理人员古宇明曾在公司控股股东以及其他关联方担任董事或高管。

事实上,深交所在审查黑芝麻集团2017年、2018年年报时,就曾对黑芝麻集团预付款项大幅增长的原因、与交易对象是否存在关联关系、涉及交易的定价公允性,以及公司现金流情况、偿债能力等问题予以重点关注。

有意思的是,黑芝麻集团回复深交所关注函中表示,经核查,公司与南宁盛代、同行同路、脉络文化不存在任何关联关系,前述3家公司与上市公司及持股5%以上股东、实际控制人在产权、业务、资产、债权债务、人员等方面,不存在关联关系或可能造成公司对其利益倾斜的其他关系。

多元化不顺

10月28日晚间,黑芝麻集团发布三季报显示,今年前三季度南方黑芝麻营收为29.96亿元,同比增长31.26%;净利润为2921.08万元,同比下滑40.72%。

对于前三季度营收增长,南方黑芝麻表示,这主要是子公司上海礼多多电子商务有限公司收入增加;对于前三季度净利润减少,南方黑芝麻归结于当期预缴所得税增加。

纵观黑芝麻集团近年来的发展,从2014年-2018年,黑芝麻的营业收入虽然一直保持着增长的状态,但是该公司的净利润及扣非后的净利润却呈现“过山车”般、忽上忽下的态势。

数据显示,2014年至2018年,黑芝麻集团营业收入分别为15.54亿元、18.88亿元、23.14亿元、27.72亿元和39.64亿元,而相对应的净利润分别为5201.52万元、1.49亿元、1631.61万元、1.11亿元和5991.30万元。

对于2018年的业绩下滑,该公司还曾“甩锅”给代言人范冰冰。黑芝麻声称,黑黑轻脂饮品等饮料化产品由于受到产品代言人涉税事件的重大不利影响,产品形像受到损害,在不得已的情况下,停止代言推广议案,并对销售策略、经营计划作出调整,由此导致该系列产品远未能达成年度经营目标,因此产生较大亏损。

而近年来,黑芝麻在糊类产品业绩增长触碰“天花板”后进行多元试水,如推出植物蛋白饮料黑黑乳,收购糖果饼干企业,涉足快消品电商平台、锂离子动力电池系统业务等,但效果并不理想。

2016年,公司重金推出“黑黑乳”,同时掷重金冠名江苏卫视《减出我人生》、深圳卫视《极速前进》等节目。这是一款以芝麻为原料主打轻脂的饮品。但被寄予厚望的黑黑乳的业绩表现也不尽人意。

黑芝麻董事长韦清文2017年曾对媒体透露,2017年公司给黑黑乳的任务是收入3.5个亿,希望未来5年达到10亿元。然而财报显示,作为黑芝麻旗下黑黑乳的主营公司,滁州市南方黑芝麻食品有限公司今年上半年仍亏损2838.7万元。

中国食品产业分析师朱丹蓬告诉时间财经,黑芝麻所选择的植物蛋白领域,整体行业的竞争已经非常激烈,再要去争夺它的市场份额,就要付出比别人更高的成本,所以相应利润出现下滑。

朱丹蓬还表示,糊类产品老大黑芝麻已经遇到业绩天花板,其多元化尝试是正确之举。但应该看到,黑芝麻收购礼多多平台本意是涉足电商并销售产品,但其对电商平台的运作能力稍显不足;跨界加码锂电池业务是希望搭上政策红利,但用人、授权以及营销体系的搭建才是这一业务的关键。(北京时间财经 李洪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