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那些失意的资本玩家:天才少年遭悬赏 商界木兰被刑拘
财经

2019那些失意的资本玩家:天才少年遭悬赏 商界木兰被刑拘

2019年12月30日 14:54:54
来源:界面新闻

他们中的许多人正在为过去几年“花式”的资本运作买单。

图片来源:海洛创意

记者 |陈祺欣

编辑 |曾福斌

2019年即将结束。

回顾这一年,不乏此前有名的资本玩家“栽倒”在了市场上:他们有的因违法事实被终身禁入,有的成为“老赖”被法院公开悬赏,有的从“首富”变为“老赖”……

界面新闻对2019年度十大失意的资本玩家进行盘点发现,他们中的许多人正为过去几年花式的资本运作买单。此前风光得意,今日自食苦果。

陆克平:隐形马甲曝光,终身市场禁入

被誉为毛纺巨子的“阳光系”掌门人陆克平,在2019年被证监会调查出其操纵19个账户实际控制上市公司四环生物(000518.SZ)长达五年,在此之前,四环生物一直坚称“公司无实际控人”。

据了解,陆克平不晚于2014年5月23日成为四环生物实际控制人。2014年起,陆克平以扩大四环生物股东大会表决权数量为目的,控制13个证券账户和2个权益工具在涉案期间交易四环生物股票,同时通过上述账户在四环生物股东大会上行使表决权。

证监会认为,陆克平违法行为持续时间长,手段特别恶劣,涉案数额特别巨大,严重扰乱市场秩序并造成严重社会影响。因此,证监会拟对陆克平处以合计2734万元的罚款,并采取终身市场禁入措施。

“阳光系”旗下另两家上市公司,海润光伏今年已在A股退市,江苏阳光债台高筑。资本玩家陆克平在其75岁高龄之际,就这样告别了资本市场。

夏建统:“天才少年”成“老赖”,法院30万公开悬赏

有着哈佛博士、天才少年等诸多光环头衔的夏建统,在资本市场上因入主莲花味精(600186.SH)一战成名,曾经一度豪气掷下7650万英镑收购了英超足球俱乐部阿斯顿维拉的100%股权。在2019年,夏建统却多次被法院列入“老赖”名单,并在10月份被北京三中院公开悬赏。

因与众融财富的股权投资纠纷,夏建统及睿康投资拒不履行法院判决,在今年2月其被北京三中院列为失信被执行人。在案件执行过程中,法院扣划夏建统公积金14万余元,经查其无其他可供执行财产,已裁定冻结夏建统及公司银行存款等。此后,法院发现夏建统“失联”,遂于10月17日贴出悬赏通告。

今年8月,由于夏建统无力支付阿斯顿维拉3000万英镑的奖励金,不得不出清其所持阿斯顿维拉的全部剩余股份。据BBC报道,夏建统在入主阿斯顿维拉的几年时间里亏损近5000万英镑。

赵锐勇:深陷债务危机,被立案调查

作为国家一级作家、知名编剧,赵锐勇本可以在自己擅长的领域风生水起,却在资本市场上“栽了跟头”。

11月9日,长城影视(002071.SZ)公告,公司实控人赵锐勇因涉嫌信息披露违法违规被证监会立案调查。据了解,赵锐勇控制的长城集团面临严重的债务危机,旗下上市公司长城影视、长城动漫(000835.SZ)、天目药业(600671.SH)均受到波及。

12月20日,杭州中院的悬赏公告在“朋友圈”里传开。赵锐勇及其儿子赵非凡因涉及债务纠纷,未执行标的金额达1.3亿元。杭州中院发动社会力量征集赵氏父子的财产线索,最高可领赏金1307.69万元,为执行标的的10%。

12月24日,长城集团表示,与陕西中投、老凤皇签订《合作框架协议》,后者将参与长城集团增资扩股及后续债务重整。这已经是长城集团第七次引入外援增资扩股,此前六次均是签订了框架协议之后没有了下文,这一次,长城集团的引资同样存在巨大的不确定性。

吴道洪:神雾系财务造假,被公开谴责

神雾环保(300156.SZ)、神雾节能(现*ST节能,000820.SZ)的实控人吴道洪,曾因发明的节能燃烧技术和节能工业炉技术,被美国《新闻周刊》列入“改变世界的企业家100人”。

5月29日,神雾环保公告收到证监会的调查通知书,公司董事长、实际控制人吴道洪因涉嫌违法违规被证监会立案调查。在公告收到调查通知书的6天前,神雾环保刚收到北京证监局出具的《行政监管措施决定书》。2015年、2017年7月-2018年1月期间,神雾环保为控股股东神雾集团及其子公司提供违规担保,累计金额约10亿元。吴道洪因此被北京监管局处于责令改正的行政监管措施决定。

9月6日,公司再度收到北京监管局的《行政监管措施决定书》。经查,神雾环保2017年一季报、半年报、三季报货币资金列报数分别虚增不少于15.75亿元、8.35亿元、12.47亿元,信息披露存在重大差错。

监管部门认为,吴道洪作为神雾环保时任董事长,未忠实、勤勉地履行职责,对神雾环保上述信息披露违规行为负有主要责任。因此北京监管局对吴道洪出具警示函。12月7日,因神雾环保2018年年报被出具非标意见,以及此前为神雾集团违规担保,公司实控人及高管未履行增持计划等违规事实,深交所对吴道洪给予公开谴责。

王春芳:债务缠身,诉讼不断

相继拿下国旅联合(600358.SH)、厦华电子(现ST厦华,600870.SH)、当代东方(000673.SZ)控股权的王春芳和王书同父子,在转让两家上市公司控股权后,又因陷入多起债务纠纷而诉讼缠身。

1月12日,当代东方公告称,公司第一大股东当代文化及其一致行动人当代集团持有的公司股份新增轮候冻结,其中原因之一系公司实际控制人王春芳涉及一起借款合同纠纷,涉及金额为人民币1538.6万元。

8月28日,当代东方公告称,公司控股股东及其一致行动人所持公司股份新增司法冻结和轮候冻结,主要系公司实控人王春芳与中瑞盛世财富(北京)投资管理有限公司借贷纠纷所致,涉及金额约2.9亿元。

此外,王春芳所持ST厦华的股份已全部质押以及被司法冻结。11月初,因为一年前国旅联合的控制权转让纠纷,当代系实名举报江旅集团,并将江旅诉至法庭,请求法院判令江旅集团返还股份。

12月14日,当代东方回复深交所关注函表示,公司及子公司作为被告(被申请人)的诉讼、仲裁事项所涉及的金额合计为9.03亿人民币,占公司最近一期经审计净资产的比例为163.3%,涉诉事由主要为借贷纠纷、业务合同纠纷。目前,当代东方涉诉的逾期贷款规模合计为3.5亿人民币,其中2亿元处于执行阶段,当代东方表示,公司存在一定的流动性风险及财务风险。

徐茂栋:掏空上市公司,被行政处罚

徐茂栋是资本市场有名的玩家之一。除了是*ST天马(002122.SZ)的实控人外,还曾涉足希努尔(002485.SZ),*ST步森(002569.SZ)。

2015年,希努尔拟通过以发行股份及支付现金为对价,向喀什星河等共20名交易对手方购买星河互联100%的股权,交易价格合计110亿元。交易完成后,希努尔控股股东希努尔集团董事长王桂波仍为上市公司实际控制人,星河互联董事长徐茂栋将通过喀什星河持有上市公司16.31%股份。资料显示,徐茂栋是喀什星河的实际控制人。后因市场和行业环境的变化,此次交易终止。

11月5日,*ST天马收到证监会《行政处罚决定书》。徐茂栋及其控制的企业与*ST天马存在关联关系,*ST天马及其控制的企业与徐茂栋控制的企业之间的交易构成关联交易。*ST天马未真实披露喀什星河收购上市公司的资金来源。2017年至2018年期间,徐茂栋及其控制的企业通过多种方式占用*ST天马的资金。*ST天马为徐茂栋控制的企业借款担保2亿元,以及成立基金以收购徐茂栋控制的资产,亦未按规定披露。

决定书认为,徐茂栋及其控制的企业非经营性占用*ST天马的资金金额巨大,2017年年报被出具无法表示意见后公司股票连续多日跌停,严重损害投资者利益,且《告知书》认定了多项信息披露违法违规事项。对此,证监会对徐茂栋给予警告,并处以90万元罚款,其中作为直接负责的主管人员罚款30万元,作为实际控制人罚款60万元。

赵兴龙:公司破产重整,首富成“老赖”

凭借80%的赌石成功率为人熟知的“赌石大王”赵兴龙,在2007、2017两度问鼎云南首富。2004年,赵兴龙将上市公司多佳股份收入囊中,随后借壳上市改名东方金钰(600086.SH),转型为经营翡翠玉石、黄金、铂金、钻石等珠宝。

东方金钰的债务危机始于2018年7月其资管产品被曝出兑付逾期。根据当时公告,东方金钰及子公司到期未清偿的债务共计9.16亿元。截至2018年10月29日,东方金钰及子公司到期未清偿的债务本金共计21.89亿元,占其2017年度经审计净资产的67.76%。

今年4月份,东方金钰公告称,截至2019年4月18日,公司到期未清偿债务已经达到40.61亿元。因担保的债务未能及时偿还,东方金钰实控人赵宁(赵兴龙之子)被列为被执行人14次、失信被执行人1次,并被限制消费、限制乘坐飞机。东方金钰因卷入徐翔案,被股民调侃为“东方不败”。

7月29日,东方金钰发布公告表示,公司及子公司被债权人申请破产重整。2016年-2018年,东方金钰的净利润分别为2.55亿元、1.27亿元和-10亿元,负债却达63.2亿元、92.9亿元和99亿元。

朱文臣:6000万分红爽约,引发“血案”

辅仁药业(现ST辅仁,600781.SH)实控人朱文臣,曾以河南首富的身份被外界熟知。2005年,朱文臣家族以近9亿元的财富登上福布斯中国富豪榜;2012年,朱文臣凭借76亿元身家位列胡润富豪榜第166位,成为河南首富;2013年,朱文臣蝉联河南首富,家族财富上涨至85亿;而据2018年胡润富豪榜,朱文臣身家已达120亿元。然而今年7月26日,辅仁药业被证监会立案调查。

2019年一季报显示,ST辅仁账上有18亿的货币资金,7月份却难以兑现6000万的分红,震惊资本市场。被上交所接连问询后,ST辅仁才曝出,公司未受限金额只剩下377.87万。今年以来,由于未履行法律义务,ST辅仁被强制执行5次、朱文臣被强制执行9次,被限制高消费11次。

12月26日,上交所公布的纪律处分决定书显示,ST辅仁控股股东及其关联方非经营性占用公司巨额资金,为关联方提供借款余额16.36亿元,为控股股东及其关联方违规提供担保金额累计达1.4亿元,信息披露不真实、不及时。公司未及时披露多起重大诉讼以及重大债务到期未清偿事项。上交所对公司时任董事长朱文臣予以公开谴责,并认定朱文臣10年内不适合担任上市公司董事、监事和高级管理人员。

阙文彬:陷债务黑洞,公司股权被轮候冻结

阙文彬于2009年胡润百富榜单中,以48亿元的财富成为甘肃省首富,2015年连续第八年蝉联甘肃省首富时,其个人财富已经增至200亿元。2017年,阙文彬个人财富虽有所下降至140亿元,但仍是甘肃省首富。

今年4月,恒康医疗(002219.SZ)发布2018年年报称,公司控股股东、实际控制人阙文彬因债权债务纠纷,其所持有的本公司全部股份共计7.94亿股(占公司总股本42.57%),已先后被多家法院冻结或轮候冻结。阙文彬将积极与相关债权人进行协商,并将尽快确定战略合作者,但如未及时得到妥善处理,则其所持的股份可能被司法处置,导致公司实际控制权发生变化。

因陷入债务纠纷,阙文彬所控制的另一家上市公司西部资源(600139.SH)也面临窘境。因与中国民生信托有限公司的债务纠纷,恒康发展持有的西部资源4500万股(占总股本的6.8%),被北京市第一中级人民法院公开拍卖,但以流拍告终。

11月7日,西部资源公告称,公司向金融机构申请的融资已出现逾期,由于公司自身的经营状况,加之控股股东四川恒康持有的公司股份被先后冻结(轮候冻结),且面临被司法拍卖,导致公司融资能力受限,若公司无法按时归还上述借款,存在抵押物维西凯龙矿业有限责任公司100%股权被处置的风险。

罗静:高杠杆收购危机爆发,被刑事拘留

“财技过人”的罗静在新加坡股市、港股玩的风生水起,却在A股栽了跟头。

罗静的资本游戏始于2015,终于2019。短短四年时间,她在三地资本市场长袖善舞,一时风头无俩,但最终却被资本吞噬。罗静的“承兴系”资本运作的逻辑在于,以应收账款为抵押举债收购三家上市公司,这一高杠杆游戏最终因诺亚财富34亿踩雷事件曝光而终止。

2015年11月18日,罗静通过其在英属维京群岛注册的Creative Elite Holdings Ltd顺利收购新加坡知名保健品牌Nature’s Farm的上市公司Jacks International,并将其改名为Camsing Healthcare Limited。罗静买下这只壳只花了大约1.2亿元人民币。

搭建上市平台的同时,承兴也开始频繁借助信托公司、第三方理财公司、券商机构、网贷平台以应收账款为担保质押融资。新加坡借壳完成后的第六天,罗静火速与港股上市公司奕达国际签订了收购协议,拟以5.35亿港元收购奕达国际74.35%的股权。这一次,罗静以同样注册在英属维京群岛的China Base Group Limited为名义进行收购,但前期只支付了2000万港元的定金,剩余的钱来自中信建投证券贷款融资拨付。

已控制两家海外上市公司的罗静把目光转向了A股,并于2017年底拿下博信股份(600083.SH)控制权。半年后,资金紧张的罗静如法炮制,以质押博信股份股权和应收账款合同担保筹措资金,其中包括借道诺亚财富等机构的融资。罗静入主后,博信股份的业绩并没有改善,2018年经营活动现金净流量更是遭遇断崖式暴跌,为-1.6亿元。

最终,承兴系资金链危机爆发,2019年6月20日,有着“商界木兰”之称的罗静,被上海市公安局刑事拘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