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南证券投行“余病”难除 IPO承销两年“颗粒无收”

西南证券投行“余病”难除 IPO承销两年“颗粒无收”

2019年12月30日 19:26:49
来源:北京商报

北京商报讯(记者 孟凡霞 马嫡)在投行江湖“隐迹”2年,西南证券未等恢复元气近日又遭监管处罚。因投行业务异地团队未配备专职合规人员等五大问题,西南证券遭到证监会点名。投行业务要想续写昔日光彩并非易事,比起砸重金谋发展,摆在西南证券面前更重要的或许还是“修炼内功”。

12月27日,证监会公告称,西南证券存在部分资管业务、投行业务异地团队未配备专职合规人员;部分专职合规人员并非100%由合规总监考核等五大问题。由此,证监会决定对西南证券采取责令改正的行政监管措施,并要求西南证券经营管理层应切实履行合规管理职责,为合规总监、合规部门、合规人员履职提供充分的人力、物力、财力、技术支持和保障。

这也是西南证券今年传出重启投行业务消息后,再被监管点名整改。这家曾以投行业务见长,盛极一时的证券公司,在2016年收到证监会立案调查通知书以后,又因“大有能源”、“鞍重股份”问题项目重挫投行锐气,在相关处罚接连落地期间,西南证券新增投行业务也被按下暂停键。

北京商报记者注意到,今年西南证券股权承销“颗粒无收”,并且IPO承销金额已经连续两年“挂零”。在科创板业务上,目前有51家券商正在为科创板项目提供服务,但西南证券尚未成功“开张”。与此同时,西南证券投资银行线人员流动也十分明显,北京商报记者翻阅该公司年报发现,西南证券投资银行事业部从2016年底的314人已降至2018年底的212人。

今年年中,有消息称,西南证券投行业务已经重启,根据Wind数据显示,2019年9月末,西南证券终于完成了三年多来的首单并购重组项目。但想要“恢复元气”还没那么容易。在12月20日出炉的《2019年度证券公司从事上市公司并购重组财务顾问业务执业能力专业评价结果》中,西南证券2019年度评价结果继2017年之后再度掉落C级,较2018年的B级下降一个名次,而2014年-2016年该公司则连获A类评级。

值得一提的是,即便是曾经遭遇重挫,西南证券仍旧将投行业务摆在主要的战略方向。北京商报记者注意到,西南证券董事长廖庆轩今年11月曾撰文表示,投资银行业务长期以来是西南证券的优势和核心业务,也是公司实现未来发展战略、落实好金融服务实体经济要求的关键“棋子”。作为一家长期以投资银行业务作为主要战略方向的证券公司,西南证券就如何把握资本市场改革机遇、服务国家战略和实体经济进行了深入思考和全面工作部署。

而就在12月26日晚间,西南证券公布了2019年定增申请反馈意见回复。在西南证券70亿元的定增计划中,有18亿元募集资金都用于对另类投资子公司西证创新的增资,西南证券表示,西证创新积极对接西南证券投行,了解科创板储备情况。目前西南证券投行已储备新材料等领域的多个科创板项目。

关于监管重点关注的公司投行业务处罚的整改情况,西南证券也在回复中指出,公司组织相关部门对业务组织架构、制度体系以及管理机制进行了全面整改完善,建立了以项目组和业务部门、质量控制、内核和合规风控为核心的“三道防线”投资银行业务内部控制架构,最终形成了分工合理、权责明确、相互制衡、有效监督的投资银行类业务内部控制体系,有效提升了投资银行业务质量和风险管理水平,切实防范类似风险的发生。

错过的两年光景正是国内资本市场改革深化、格局巨变的关键时期,在业内人士看来,西南证券投行业务想要“满血复活”也需多做筹谋。北方一家中型券商相关负责人对记者表示,券商在经济周期相对较弱的情况下开展业务时,一定要把风控放在首位,而不是把业务拓展或业绩放在第一位,在行业强者恒强的竞争趋势下,中小券商将会面临更多的挑战,风控的重要性不言而喻。

关于公司投行业务如何真正提高合规风控水平、投行业务人员安排、未来业务发展规划等,北京商报记者试图采访西南证券,但截至发稿尚未获得回复。